郭康先生

那請問您父親跟母親是在大陸認識的還是台灣?

在大陸,在大陸,那個,我母親是四川人,我父親捏是軍校學生,我父親的哥哥我的二伯父,在四川做地方法院的院長,我母親捏,師範畢業,小姑娘,在法院裡面作文員,這個小姑娘可能不錯吧,就介紹給他的弟弟就是我的父親,然後呢他們就認識了,認識了以後咧,這個交往,交往後來因為捏,國共內戰開內戰開始了,這兵荒馬亂了,我母親就坐著坐著船,就來到無錫(?00:46),上海的附近,然後咧家人勸過他們趕快逃吧(撥手),那為了方便逃,於是結婚,結婚才方便逃嘛,因為我父親是,那個時候是一個等於中級軍官,不大不小的軍官,老共給抓了是要槍斃的,所以了這就就(十指交扣)結了婚以後就開始,上海坐船逃到廈門,廈門逃逃逃就逃到台灣來(手勢來回)(手掌拍膝蓋),那時候很流 破 很顛 沛 流 離 呀。

所以那時候您父親算跟軍隊走散了但是,跟您母親兩個人是沒有走散的?

兩個人結了婚一起逃啊,但我母親本來還想回四川,那時已經,回去已經無路了,嗯,你到那邊從哪裡什麼什麼,還什麼回去,回去已經歸鄉無路了嘛,就逃了嘛(揮手),很多人都是這樣子逃了ㄇ,逃了,有共匪打過來呢。

嗯所以請問您有幾個兄弟姊妹?

三個兄弟一個妹妹

三個兄弟,您排行?

我是老大

哦喔,那所以您是在台灣出生的?

我母親在路上懷孕,懷胎,十月,真的我是十月四號,其實我是十月二十二十五號啦,生日是寫著十月二十五號,我在高雄出生的,摁,這個~(身體前傾)共匪是十月痾四月五號渡江渡長江(身體回正),所以我母親理論上懷我的時候呢是在路上逃難的時候。

所以就是~她到台灣落地你也剛好在台灣落地

喔對對,所以我父親蔣中正那時候逃難那時候麻煩,背了個大肚子,真正的,馬英九也是啊(抓頭),馬英九他母母親逃難逃到香港啊(手勢揮比),所以說馬英九叫香港腳嘛,因為他還沒逃到台灣在香港就出來了(手勢來回揮比),嗯嘖就那時候,馬英九年紀比我小 小幾個月嘛,他三十九年次的

那其他兄弟姐妹就是在黃埔出生的嘛

其他的都在台灣出,都都都都是都是對,都都都是都是都在,我印象中是,我妹妹是在這個地方出生的(手勢來回),至於我兩個弟弟是不是在黃埔,我我我沒有印象,因為我妹妹我妹妹生的時候生的時候就在那個地方生的(手揮比房屋一角),我我我還記得我還從下面那個窗子看著他(手比房屋一角)還在看著他,那時候就是(手畫四方形)一個竹床嘛,然後我的舅媽,媽媽也沒有送醫院就在那地方生我妹妹,所以我印相中我妹妹在這邊生的,所以老二跟老三在哪裡生的說實在我還真不曉得,我也沒什麼印象,是不是在這邊生的?也許是在這邊生的我不太清楚

那您和妹妹差幾歲?

我妹妹,我我跟我弟弟,各差兩歲,三十八、四十、四十二、四十四,我妹妹四十四年十二月十五號,就剛剛打電話才來的那個,那那恰北北的那個(笑)(再大笑扶眼鏡框)

所以照您剛這樣講,就是您等到小學五年級才回到誠正國小唸?

對,我在,一年級時岡山崇德國小(舉手指遠方),就現在的月世界,二三四年級是大寮鄉潮寮國小,五年級,我母親調調,我母親調到這個這個這個調回來了,我來就回到這邊讀,誠正國小(手指後方國小的方向),六年級就讀大東大東國小,所以說等於小學跑了四個學校(手比四),就就跟著母親在跑

那,聽說這裡以前是叫誠正新村,就跟誠正國小是一樣的?

對對ㄉㄉㄉ對,誠正國小誠正新村,對,因!為!這個,孫立人在這個,在在這個村子嘛,那叫誠正國小,嗯,我們叫誠正新村,後來,改,在民國三四四四三三三三三三四四三三四四,四十多年吧,我想,我記不起來是哪一年(微微搖頭)你問那個曹原理(?04:23)比較清楚的,改成黃埔新村

為什麼要改名字啊?

所以這一點呢也是很內個,要詳細情形我不太清楚的,我只曉得原來叫誠正新村,所以叫誠正國民小學(手指方位),那這個學校也是也是孫立人成立的

歐所以當時的誠正的名字是孫立人

誠正國小是從,好像是從從從從貴州吧(高舉手指遠方),從他從大陸從上海就叫誠正誠正誠正(手勢揮指)這樣子(手放下),嗯後來,噢~是不是因為發生了這個孫立人這這個喔,這個這個匪諜案,匪諜案什麼的(:郭廷亮匪諜案?),嗯郭廷亮匪諜案什麼的,是不是這個原因我我不太清楚因為我父親不是新移軍人(?05:01),我父親是國,是是是陸總部的,這個村子裡邊是路總部的人跟新移軍(?05:07)的人比較多,嗯是這樣子的,那他是不是有沒有關係,你要先問那一個,曹原里(?05:15),他清楚很多因為他父親好像,反正他清楚很多啦,或者你要問其他的村村村子裡面其他人,就可以把這個故事啊(手勢雙手聚集)給兜起來,我知道是是片面的

那您,有印象您小時候在這邊的,在黃埔跟現在的黃埔有什麼差別嗎?

小的時候呢在這邊的黃埔也沒什麼東西玩也沒電視啊,對不對,沒有電視咧,噎以前以前沒有電視欸(手指遠方以前),最早的時候有電視的時候都是那個父親台(?05:43)啊,就是外就是外面那個父親台呀,一個長個跟這個一樣大的電視在那邊(手勢比擬)擺在那邊黑白,然後全村都馬跑去那邊看(燦笑),哇那個電視(呵呵呵),在這之前呢我們的娛樂就是,大不了就是隔一段時間,在二巷口,就是你們那個巷子口,那個芒果樹上,啊砍一塊開一塊布啊(很多手勢)然後拿兩個繩子啊,然後那個那個放影隊那個演電影,我們就拿小板凳小板凳(左右看假裝尋找小板凳)然後就:「噢~看電影嘍~」這樣跑去看(樂~),就是,大家共同的記憶(手勢強調),此外呢我們就玩什麼東西咯,就玩那個鹽煙(?6:14)啊,還有那個那個冰棒啊,冰棒那個棍子啊(小棍子手勢)那個chuling啊(橡皮筋),然後是彈珠啊,就就玩這些東西嘛,摁嗯,玩這些東西然後,然什麼官兵刀槍然後那時候村子巷子裡面(手勢揮比)還有,這個,防空洞啊,就是日本時代防這個,內個防這個這個這個飛機炸的防空洞,防躲防空洞裡面玩啊,玩官兵抓強盜啊,都玩這些東西

所以現在防空洞都拆掉了喔?

防空洞現在都存都不在了,了這相片你們沒看到,有(點頭),現那你看台灣現那個那個你看那個老照片,我我有看到,在那個,「黃埔眷村我的家」裡面,我有看到那個相片(點頭)(推眼鏡),就在那個曹原理(?06:52)啊那個在外面,他坐在那個防空洞上面那個相片我看到,就是防 空 洞,防空洞就是防空襲(飛機投炸彈手勢),人家是躲那個洞裡面(鑽地洞手勢),

所以說防空洞沒了那還有什麼是以前有,現在已經看不到的建築物?

防空洞沒有啦,那以前每一個家每一個家前前面都有都有一個一格這個(方筐手勢)這個叫做除砂儲水的,的的那個儲槽,他那個是消防用的(拿消防栓手勢),另外我們還有那個拉機桶,垃圾桶啦,不是垃圾桶,每一家都有這個叫垃圾坑吶,然後那個垃圾坑就是讓嗯那些雜物嘛齁,拉機就往那裡面丟嘛(丟垃圾手勢),然後咧,那個估掐啊(牛車)ㄍ隔一段時間那個牛車啊(趣味表情),就來了然後專門呢在那個掏那個掏那個那個那個,垃圾,那個時候垃圾還沒有垃圾不落地,不像現在那垃圾車唱唱歌了丟垃圾以前沒有啊,以前前丟內個垃圾坑裡面,(重複扔垃圾動作)然後然後那個那個啊

那麼就家門口每個人前門都有一個洞?

對,家門口就是在我們這邊左邊進來的那個地方(手比位置),也是一個坑,ㄇ啊,他們也挖坑(挖的動作),狗咧,也去內邊找東西吃(樂),所以很髒,欸欸嗯很髒,會會會蒼蠅啊趕走什麼,以後就就垃圾不落地,這東西就消滅掉了

就把坑填起來了?

嗯誒ㄥ,坑就沒有了,這是了這是小的時候有的,現在沒有的東西

所以那時候就是整條巷子都是臭的然後蒼蠅

整條巷子每一家嘛,像我這一複(一戶),嗯就一個坑嘛(樂比一個坑),然後那邊一複(一戶)那邊就一個坑嗎(樂比另一個坑),(搔頭)那個坑,不叫坑哪,就差不多這麼大個格子(手筐範圍比擬),啊我東西往這裡面倒,倒了以後咧然後他那邊一個板子,柵欄打開這邊套東西嘛,以前以前那個那個(抓頭)也也有坑嘛也有亂丟東西的嘛對不對啊,你小的時候有沒有?你們小的時候就有垃圾不落地了啊?

沒有我們就是用垃圾,就是垃圾,垃圾打包好

你們你們那這是幸福的年代啊,我們早期的那時候沒有啊,那ㄘ那拉機不落地是後來的事情啊,剛開始的時候嘛就是,就是往那坑裡面丟啊

那多久收一次垃圾

好像一個禮拜喔幹什麼的反正就牛車來了,就是就是牛車,沒有沒有開汽車的啊(樂),都是古掐啦(牛車),那個牛ㄥㄚㄥㄚ(身體左搖右晃樂笑著模仿),這個頭了往這裡面丟(很開心左右丟垃圾動作),摁早上,以前那個牛車來很有意思,米啊,發米發油啊,都是都都是都是牛車在拉的,農會的牛車來了,來了以後「ㄟ~今天,領米嘍~領油嘍~」然後我們小朋友就拿那個領米領油的那個票啊(雙手搓票手勢),哎那個糧票不是拿給你們去去掃描了嗎,嗯誒,這個這個去去去領米領油的ㄚ,這個這樣,領米領哈,米就這樣(鏟子撈米的動作)大口(倒米動作)挖挖秤一秤,領油的就「庚」(垂直手勢上下來回模仿機器聲)那,有一個有一個有個機桶喔,把油打一打一打,裡面看不到東西,機桶(樂歡笑加手勢打油機器),放進去「格~」(抽油聲音加手勢)那油上來啦喔,好醬就就就就就就,丟下來,這問你媽媽他肯定曉得,就這樣(打油動作)

然後每戶都一樣?

每戶都一樣啊,就是就是一里了嗎大概一喊了以後,那就就你就拿那個糧糧票嗎,米票、郵票(趣味臉),就就就就就就就去就去領了,一條巷一條巷子

然後每一戶都是公家發的?

對啊ㄥㄥ我們軍人都是啊,軍人券補證啊,你加四個小孩有大口中口小口(樂),對不對,那就就就就就就是醬子,(齁哈齁齁齁齁推眼鏡)知道這個誒這個(你講得有趣)嘿糧票(點頭),大翁山(?10:31)不是也糧票嗎?嗯嗯這是管制時期,這樣子,

那您那個時候玩了時候是只跟黃埔新村的玩伴玩還是會會跟

小的時候就跟,就全部通通就都村子裡面的人自己玩啦,

不會跟其他旁邊村子的小孩嗎

說外面的村子啊?

對啊

那村子外面那(手勢比遠處)這個這個那個,那個那個那個那個台灣喔,台台台,台那個那個那個台灣的嗚加囡仔(死小孩的台語),ㄇ了了初中的時候都ㄇ拿了那個木劍拿那個武士刀,啊跟我們打來打去的

所以你們還是會跟,不是眷村的孩子玩嘛?

我們,基本上是跟自己村子裡面的人玩,或跟別的眷村的人玩,那結成幫派,然後跟那個,台灣的小孩子,然後啾啾啾就對打(摳耳笑),嗨跑到街上去,落單了就被他們追,他吼哩吼哩系啊幹什麼的(揍人手勢),然後咧然然他們跑到我們村子裡來,我們呢我們摸出去然後呢就打他,所所以這這搞這個眷村的不太好(搖頭),容易產生這種這種這種區域,區域的劃分啦(雙手左右拉繩手勢)打來打去的,就醬,竹聯幫就這樣子嘛,竹聯幫就是因為,大家不,大大家,台灣台灣,大陸小孩子少,台灣小孩子多,被欺負嘛,被欺負以後呢這個陳啟禮啊,就,阿就阿就讓我我們去結成幫派,我們團結,竹聯幫就這麼起來,就陳啟禮自己自己操控的,你知道陳啟禮嘛?

知道知道

嗯誒就醬,竹聯幫的精神領袖(抬頭挺胸)已經已經過世了

聽起來也是挺有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