輕輕放下一路上的所有期待

kyo
Code and Me
Feb 10, 2018

--

今天把去年考試的參考書全打包了,準備回收

上課已經過去三週,時光飛逝。當初開學前一天,還感到相當緊張,除了要認識新的人、學新的東西以外,已經當無業遊民獨來獨往太久的我,要重新融入人群回到社會的一部分,無疑是一項挑戰。

這三週的心情總結,或許可以歸為一句話:放棄也不錯。

放棄的當然是指法律而言。上週末和考上司法官正在受訓的朋友吃飯,他說,如果他是我:「應該會選擇再準備一年。」是啊,學了這麼久的法律,說斷就斷,絕非易事。而且除了法律,什麼也不會,年過三十,又該何去何從?

雖然我最終選擇了離開,但我仍然很明白他說的一字一句,不然我就不會在律師考試第一天最後一堂最後 15 分鐘,因為考題變動(題數大減、鑑別度下降)造成的絕望,無助到落下淚來。考試的任何一科,基本上都是寫不完的戰鬥,而我在那 15 分鐘裡,一字也沒動,除了發呆,就是哭。

我並不是真的只有發呆,而是在想著未來,並問自己:「這樣的題目,縱使再給我一年準備,我也沒把握可以拿到比別人更高的分數」,如果是這樣子,如果今年落榜了,我還能耐著性子、忍著絕望再準備一年嗎?

我想我不能。

哭是因為無助,無助不僅是對於考試本身,更在於考試一旦落榜,我幾乎難以想像自己還有什麼價值可言,要以何種身分立足?就只是一隻沒有身分的孤魂。未經歷過司律考試的人,或許覺得可笑,人生還有很多選擇呀!沒錯,但考試就是這麼扭曲的東西,可以讓你的世界無盡地限縮,直到僅剩眼前這分寸之地,等到上了榜,又感覺自己重新擁有一切。

我想說的是,哪怕十分可笑,這些感受對考生而言都是非常真實的。律師前一週的司法官考題一出來,大家才知道今年的考題有著巨大的變動,人心惶惶。而我已經遠不止此,簡直到了憤怒的程度。如果我是司法官考生,在拿到第一份考題的當下,應該會先問候考選部官員們袓宗十八代。

把一大科 4–5 大題的題目精簡到只剩 2 題(一題 100 分,狂),並且題目沒有比較複雜,這樣的變動極為巨大,但考選部在事前竟隻字未提!只在考試前不久通知:「答案卷從一科一卷十頁改為一題一卷十頁。」大家心想,哇,那一科考下來就 4、5「本」答案卷了耶…原來事情不是憨人想得那麼簡單。

這樣改變為何說巨大?這要從大多數人通過考試的模式說起,以往因為題目多、爭點多,基本上只要熟讀爭點(爭點指有 2 種以上法律見解的法律事實,也就是法律適用有爭執的情狀),考題一下來就盡可能每個爭點都點到為止,以打廣為要,不得眷戀一二,大概就可以安全過關。這對於沒有足夠時間準備的人來說,非常困難,因為要背的爭點實在太多了。

而新制,題數減少但每題的爭點數並沒有變多,而且出題者還有意將考題「扁平化、冷門化」不講求太高深的爭點記憶。這聽起來像是好事,但對於想用前述方式拉開差距取勝的人來說則是一場惡夢,因為這樣的「好事」是適用於全體考生的,而準備不足的人反倒容易魚目混珠,因為痛處(時間有限、爭點準備不足)並不會被放大。

你可能會覺得我吃不到葡萄就說它酸,我可以舉個例子。某學妹,已先考取台大法研刑法組,可見她對刑事法學習著墨最多,在考律師刑事法時(就是讓我哭的那堂辣 XD),看完題目,直接閃人。

我聽聞此事,雖然吃驚,但只是對於她的行為吃驚,畢竟律師一年才考一次,誰不想早一年解脫,以逃離這巨大的怨靈,閉著眼咬著牙都要亂寫完啊!對於她想直接閃人的心情則一點也不吃驚 XD。那 2 道題目,在我看來,不管你花了 500 小時準備刑事法,還是只花了 50 小時隨便讀一下,寫出來的分數,恐怕都不會差太多。

另一個例子是,一試是各科考選擇題,雖然是選擇題,但有一半以上的題目都是要看完後先分析該題的法律關係,再一個個選項套進去判斷,並不好寫,時間也不寬裕,幾乎每堂我都是壓底線才寫完。

但這就是典型爭點眾多且分布均勻的考法,對於我這種投入大量時間記憶爭點的人來說,十分有利,所以我一試的排名還在全體 1 萬餘人考生的前 3% 左右(名次 326),雖然不算特別頂尖,但一試那時距離我認真準備的起點也不過 3 個多月。一試到二試的 11 週間,我的認真程度只增不減,最終卻仍事與願違。

放榜那天,我和每個考生一樣,始終期待著在榜單上看到自己的名字,哪怕被放在最後一位,都是新人生的開始。

前一天感冒緣故,當天早上 10 點多去診所就醫,11 點榜示之際,正在捷運站滑著手機,克難地用著小小的螢幕看著智財組榜單的 PDF 檔。滑上來又滑下去,不會吧,怎麼真的沒有我的名字啊?FUxK!

走出捷運站,前往早餐店吃午餐,雖然不確定是否還有胃口。點了份蛋餅,難掩失落之情,靜靜地呆坐了 20 分鐘。有時候,你的堅定,正來自於過去的付出與失落,自願也好,被迫也罷,這個時候,已經可以緩緩轉身離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