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人平時好少講技術,唯獨是區塊鏈就經常被大企業同政府吹捧,但係佢地係咪真係知道自己講緊乜?

一雲
一雲
May 1 · 7 min read

經過了 2018 年的加密貨幣大跌市之後,人們對 Bitcoin 等加密貨幣的興趣不再,不過,這無損大企業和媒體繼續吹捧區塊鏈,好像 J.P. Morgan 最近就宣佈推出基於區塊鏈的 JPM Coin,而本地企業也相繼發表區塊鏈項目,例如新世界發展和應科院(ASTRI)合作推出的「首個置業區塊鏈跨界平台」、中原地產與 Microsoft 香港的另一個「首個置業區塊鏈跨界平台」[sic]、金管局和銀行開發的區塊鏈「貿易聯動」、香港保險業聯會區塊鏈車保認證系統「車保 e-Check」等。一時之間,人人都講區塊鏈,網絡上也湧現大量關於區塊鏈的文章和影片。問題是,似乎沒有人知道區塊鏈是什麼,不是他們不知道正確的定義,而是因為區塊鏈根本就沒有定義。

新世界發展和應科院(ASTRI)合作推出「首個置業區塊鏈跨界平台」

大家都說 Bitcoin 就是區塊鏈技術的第一個應用,我們先談一談這個。Bitcoin 是一種電子貨幣,在 2008 年發佈。電子貨幣不是新事物,早在九十年代初就已經有出現,香港的八達通也是一個早期的電子貨幣例子。一般的電子貨幣會由單一機構發行,在單一平台上使用或交易。而 Bitcoin 的特別之處,在於它是第一個不需要中央發行、不依賴任何單位、可以通過網絡點對點使用的去中心化電子貨幣。

建立去中心化貨幣必須要解決一個技術難題。貨幣的首要條件是稀缺性,它必須要限定流通量,才有交換的價值。鈔票的稀缺性在於它難以複製。可是,在電腦上,再複雜的數據都只是數據,可複製是電子數據的本質,而可複製的電子化的鈔票意味著可以多次使用和花費。這問題稱為一幣多付問題(double spending problem)。一般的電子貨幣,依靠一個中央帳本去決定記錄的真確性,任何交易都必需要經過中央系統進行,而這個系統就擔起確認交易和防止一幣多付的責任。

可是,Bitcoin 是公開的,而且容許使何人自由加入,在這樣的去中心化系統,沒有誰可以信任,那麼要怎樣確認交易呢?Bitcoin 就提出了一個創新的方法,運用密碼學(cryptography),把資料塊串連起來(chain of blocks),組成總帳本,記錄系統從頭到尾的每一筆交易。密碼學使網絡上任何一個人也能夠驗證這些紀錄,亦難以竄改。因為要去中心化,Bitcoin 在設計上亦作了相當大的取捨:它要耗費極大量電力運算以確保系統的一致性,而且因為總帳本並不在特定伺服器上,每一個網絡節點上都要有完整的數據副本,因而大大限制了它的交易容量。

Bitcoin 出現的背景,是在 08 年金融海嘯之後,駭客們對經濟不公義的一個回應。它是一個用演算法取代國家貨幣政策的實驗,是不滿集中化的貨幣受政府和利益集團所操縱而提出的替代方案,背後承襲著 90 年代密碼龐克(cypherpunk)文化,強調私隱、匿名性(anonymity)和反審查(anti-censorship)。因為是開源軟件,Bitcoin 之後亦衍生出其他的去中心化系統,例如分散式運算平台 Ethereum。

只不過,今天企業和政府談論的「區塊鏈」和 Bitcoin 的技術有著本質上的差異。

一個區塊鏈,各自表述

雖說區塊鏈起源自 Bitcoin,但是在 Bitcoin 的論文裡,其實從來沒有提及區塊鏈(blockchain)一詞,有的只是串連資料塊(chain of blocks),以哈希鏈時間戳(hash-linked time-stamping)來確保資料完整性。而且,它對這個方法也沒有大篇幅說明,因為它並非 Bitcoin 首創的,在 Bitcoin 論文中也只是引用早在 1991 年發表的研究。我們經常說的區塊鏈,只是後來的人自行表述而已。

銀行、金融機構和政府談論「區塊鏈」時,都會極力地把區塊鏈和 Bitcoin 等加密貨幣區分開來。無他,因為沒有中央控制,加密貨幣容易令人關想到欺詐、清洗黑錢、犯罪等問題,而且企業對它們不能控制的系統本來就沒有什麼興趣。有些企業就提出了私有化的區塊鏈(private blockchain)的概念,和 Bitcoin 的開放網絡相反,只有獲授權的人能夠存取這個私人區塊鏈。有些人索性把它叫作「分散式賬本技術」(distributed ledger technology),以作區分。

把技術延申到不同的應用場合,例如把去中心化技術應用在集中式系統,本身並無不妥,但問題是,在私有化系統中,Bitcoin 耗費大量電力的運算變成毫無意義。Bitcoin 創新的地方,在於它能夠去中心化網絡上確保交易的一致性,而一個不需要去中心化的區塊鏈,實際上就和一個分散式共享資料庫沒有多大分別。很多人稱區塊鏈的優點,例如分散式共識、不可竄改,其實在 Bitcoin 或者區塊鏈出現之前早已是普遍使用的技術。正如普林斯頓大學的計算機科學教授 Arvind Narayanan 說:「私有區塊鏈只是換了個名字的共享資料庫」。著名密碼學家 Bruce Schneier 更直接,認為私有區塊鏈純屬炒作

我們可以從一些例子看到區塊鏈的意義有多大彈性。在網上可以找到很多有關愛沙尼亞政府使用區塊鏈的文章,以此作為私有區塊鏈的應用實例,例如《哈佛商業評論》和《經濟學人》分別報導稱愛沙尼亞的國民數位身份認證系統自 2007 年就應用了區塊鏈技術。而有趣的是,Bitcoin 要到 2008 年才面世,愛沙尼亞的系統比 Bitcoin 還早很多年啟用。科技評網員 Dave Birch 調查後發現,它被人稱為區塊鏈,只是因為它使用和 Bitcoin 類似的哈希鏈時間戳方法去確保資料的完整性,除此以外它和區塊鏈就沒有其他關係。

Uber 不會宣傳自己使用 MySQL

見諸媒體的企業文案裡,區塊鏈被想像成能解決夠糧食不足、醫療、到身分認證等上百種應用的創新技術,可是在技術和學術圈子裡面,這些所謂的區塊鏈應用往往受到不少質疑。在龐大的資本投入、大企業以至政府支持下,我們看到的區塊鏈應用,大都只是停留在示範可行性的試作原型(proof of concept)階段,在實際場景應用(更不要說大規模使用)的例子依然少之又少。

我並不是說加密貨幣和區塊鏈技術沒有用處,技術本來就應該是不論新舊,只求合用,而加密貨幣在開放性、小額支付和跨境交易等地方中確有獨特優勢,亦是一場有趣的技術和社會實驗,哈希鏈本身更是確保資料完整性的重要技術。這些技術都有它們的用途。

但很多私有區塊鏈項目最後沒有得到大規模應用的原因,是因為它們並非以解決實際問題為前題而存在。很多時候,它們是為了「區塊鏈」才存在,我們經常可以看到企業在發佈會上大談區塊鏈,卻連最簡單的操作示範也欠奉。技術的價值在於它能解決問題,好像 Uber 不會宣傳自己使用 MySQL(一個開源資料庫軟件),不是因為背後的技術不重要,而是要用那個技術應該由實際需要決定,一個應用解決什麼問題、如何解決才是重點。開發軟件產品,都是在大量的可行的設計和辦法當中,衡量各種利弊,作出取捨,找出最合適的方法。倘若企業能夠利用區塊鏈概念為契機,推行流程電子化,增進效益,或者也是一件好事,但是如果只停留在為了區塊鏈而區塊鏈,沒有以用戶為本思考要解決什麼問題,等到熱潮冷卻,區塊鏈不再有市場營銷效果時,我們就會發現資源一直浪費在錯誤的地方,本應一早改善的問題反而沒有人理。

(原文刊於2019年4月23日《明報》)

cowriting space

科技人的共筆空間

一雲

Written by

一雲

開發者,新創公司創辦人,香港互聯網協會執委,前Apple Inc軟件工程師。

cowriting space

科技人的共筆空間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