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hoto by Hardik Pandya on Unsplash

矽谷獨產嘅世界級枯枝

上文提到《Bad Blood》一書,講醫療科技公司Theranos由神枱跌到落地底被人告行騙嘅故事,我相信曾被捧為明日之星嘅創辦人Elizabeth Holmes唔係一開始就有心佈個騙局,而係見步行步越呃越大嘅結果,源於錯誤將科研問題當成執行問題處理。硬件世界有種種物理上嘅限制,唔係用意志就一定解決得到。就連Holmes嘅偶像Steve Jobs都唔會未做到就吹住先話下一部iPod會細一半但又裝到十倍嘅歌。

Holmes到後期越呃越過份,直頭落街買人哋Siemens部機嘗試塞落個細些少嘅盒,又試過夾硬溝稀客人嘅血,結果錯漏百出,仲夠膽推銷畀軍隊在前線使用,已經係上晒魔道,不惜一切到罔顧人命,而後期籌嘅錢,已經唔可以用「吹大咗」來形容,而係呃。問題係,咁多人想呃人,點解Holmes可以呃得特別大,落叠人士包括政要到傳媒大亨,而中間一路都冇俾人踢爆?
最基礎,係Holmes嘅學歷,Stanford高材生,教授嘅愛徒。其實教授鼓勵佢創業,最初嘅題材,無後來嘅咁高難度,但唔好理,有教授口頭加持,令好多唔係呢門子嘅人信咗以後嘅所有計劃,科學上有根有據。

下一步,第一個上船坐board嘅,係有「令蘇聯冧檔嘅幕後主腦」之稱嘅前國務卿George Shultz,佢同老友Kissinger一齊撐Holmes,令後來好多人,包括高級將領同議員,都信咗Theranos。另一批,係天使及風投。有趣嘅係,參與嘅風投,都唔係不嬲投開醫療科技公司嘅基金,而不嬲投開嘅,全部都冇投,其實已經好大嘅一個警號。晚期嘅個人投資者,則包括傳媒大亨梅鐸。再另一批,係合作夥伴公司,包括巨型超市Safeway,同埋最大連鎖藥房Walgreens,呢批支持者好重要,Holmes就係攞住呢幾單大刁嘅意向書,令一眾投資者覺得好實在。

之後就喺傳媒吹風,一眾傳媒爭相捧佢,話呢個日日着黑色樽領加牛仔褲嘅後生女係女版Steve Jobs,有時你會諗,刻意到好似參加Steve Jobs模仿大賽嘅打扮,都呃到人?事實證明,又真係得。

於是乎,前高官信教授,軍佬信高官,投資者信前高官同合作夥伴,傳媒又信晒呢幾批人,就算記者周圍打聽,收到嘅料都係來自呢群人,零星嘅來自科學界嘅質疑聲音,唔足以蓋過讚美聲。呢個你信我,我信佢,佢又信番佢嘅網絡,瓜藤互纏咁,從外面根本解唔開。而對內,Theranos以極端資訊分割嘅方法營運,令到公司無人可以知道成個畫面,進一步拖延爆煲嘅一日。

其實Theranos員工以外,最有機會踢爆件事嘅,係合作夥伴公司,因為佢哋最清楚Theranos嘅進度。但係Safeway嘅CEO,不嬲出名嚴格,竟然不斷企喺Holmes嗰面,就算Theranos遲遲交唔到嘢,都反而叫自己同事唔好催得咁緊,最後因為呢個失敗嘅合作,黯然下台。有人話,佢咁信,係因為從Holmes身上,見到自己從來冇機會有嘅女兒。而Walgreens個腦就不斷諗住同死對頭CVS嘅鬥爭,絕對唔想錯過任何打贏佢嘅機會。

最後爆煲,投資者其實唔係好傷,事關風投從來投十間只求中兩間,其餘八間,都同樣屬於無回報,係呃定唔係呃,根本唔重要。梅鐸甚至用少少財技,就用呢筆投資變成扣稅,輸唔晒。最放唔低嘅,係最開初就信嘅Shultz,最後件事爆煲,關鍵吹哨人係佢個喺Theranos打工嘅孫,個孫驚阿爺臨老衰收尾,發現公司有問題之後,係咁叫阿爺注意,但阿爺不單止唔信佢,仲嫌佢阻頭阻勢,去到最後,都仲係死攬Holmes,寧願斷絕同個孫來往。

如此這般,簡單而言,每個人都將自己嘅恐懼、或希望、或遺憾、或未了願,投射到Holmes身上,包括渴望矽谷終於有女創辦人抬頭,同埋渴望Steve Jobs靈童轉世嘅大眾。最終故事嘅教訓係乜?其實冇乜好教訓,Theranos嘅唔呃人方面嘅操作同背後嘅配套環境,造就咗好多好多其他環境出唔到嘅成功公司,樹大有枯枝,冇理由倒盆水順手倒埋個B。有咁大嘅樹先可以有咁大嘅枯枝,出到間Theranos級嘅枯枝,可能係每個成日諗住點樣變成另一個矽谷嘅城市,最應該暗地希望見到嘅畫面。

原刊於蘋果日報 2018年07月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