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的弔詭

章濤
章濤
Aug 27 · 3 min read

智能燈柱在香港的出現,令社會大眾開始意識到,面對科技,除了不斷的開發和改良,其實還需要有說「不」的空間。然而,只要大家放眼生活,類似這些「拒絕科技」的例子,俯拾皆是。

例如新款智能身份證推出後,身邊朋友都向我推介不同種類的「RFID防盜卡套」,簡單而言,就是利用金屬作阻隔,令RFID傳輸功能失效,以防被隔空讀取證件內的個人資料;又或是購入了一部有前置鏡頭的手提電腦,卻要加配「鏡頭蓋」,避免自己的私隱被偷拍和竊聽;還有各款能支援面容識別、指紋認證的交易工具,最後都會加上「雙重密碼認證」這一功能,希望在方便得連密碼也不用輸入的時候,能夠加以阻攔。以上這些,相信大家絕不陌生,但這些科技之所以出現,無非就是要提高效率,現在卻要外加不同方法來減低、剔走其方便,難道不是件相當弔詭的事?

這種弔詭背後其實反映了兩件事。其一就是,現今的科技發展已經遠遠超越了人類的需要,但我們不能拒絕,就唯有另覓辦法,以自己的方法向拒絕的科技說「不」;另外,任何事情皆有正反兩面︰過份向方便靠攏,意味著會犧牲私隱和安全,結果,為了令事情回復至一個較安全的狀態,唯有額外再多做一些事、多加一些工具,矯枉過正,就是如此。以上兩個因素,正是這個資訊共融大時代中,大家卻在做著各種「反科技」、「減科技」的事的主因,但假如再追溯下去,就必然是信任問題 — — 我們不相信有機會接觸和利用我們個人資料的人會保持克制;也不相信那些長如論文一樣的條款真能保障我們,事關這些條款的目的,不是授權科技提供者使用我們的個人資料,就是他們用來保障自己的免責聲明,用家的權益根本不被看重;而最不相信的,就是在大數據年代會有百分百的資訊安全。

可以預視,科技越向前發展,類似的矛盾與弔詭只會越來越多,人性與科技之間的角力也會越來越明顯;而作為科技使用者的我們,假如不想落後於時代,卻又不能擁有說「不」的權利的話,未來的日子定必更加無所適從。

然而,當科技的發展之快和複雜,已非一般人可以駕馭的話,需要這些科技的人,究竟又是誰?這問題,值得大家深思。


本文8月20日刊登於《明報》專欄「財科暗戰」;上為加長版
專欄連結︰https://bit.ly/2TLhIZD


cowriting space

科技人的共筆空間

章濤

Written by

章濤

cowriting space

科技人的共筆空間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