區塊鏈的思考藝術

「物件」是無常的、可毀滅的 ,但「事件」則是恆常而不可能毀滅的。

有位年紀遠比我小但傳媒資歷上的前輩把我描述為「技術理想主義者」,我其實搞不清那是褒是貶,反正我認了,我相信科技興邦,創業興邦,深信技術可以改善世界。儘管如此,我不相信技術萬能萬善,它有鞭長莫及的範疇,一如其他強大的工具,可以被利用來作惡,造成極大破壞。這也是我對區塊鏈的基本立場,無論我多看好它,我不會笨得以為它可以把一切撥亂反正。

區塊鏈的最大特質是不能篡改,我們上月討論過北大性侵事件,介紹如何實際操作,把一段說話寫入以太坊區塊鏈,既讓任何人都能看到,卻又防止任何人刪除和修改。與此同時,稍為看過區塊鏈介紹的都知道,它又是份公共帳本,不只一個朋友提出合理疑問:要是不能修改,又怎能記帳?比如說,陳大文的帳上原有100元,現在還有99元,假如無法把100改為99,這盤帳要怎麼記錄?

事實上,區塊鏈上的記錄不是不能「修改」,而是不能「篡改」;即是說沒有任何一個人、一間機構、一個政權可以隨心所欲地修改,要修改,必須經過一個共識機制,也就是另一個區塊鏈最廣為談論的特質,所謂的分權管理(decentralization,通常譯作 「去中心化」)。

另外,即便是在記錄不能更改的前提下,數值還是可以更改。承上例,「陳大文的帳=100元」這個記錄儲存在一個區塊,在其後的某個區塊,可在共識下寫入另一筆記錄「陳大文的帳=99元」;前面一個記錄沒被更改,後面一個記錄也不能更改,但「陳大文的帳」這個數值更改了。

朋友聽了我的解釋後說:「那豈非好像做人?」我釋然,其實我也很想說「區塊鏈就像人生」,但要是出自我口,未免顯得故弄玄虛又老土,但說話出自友人口中,我自覺成功把概念傳達:曾經有過的「事件」,永遠不能被抹殺。就像那則關於憤怒的寓言,父親讓容易生氣的孩子每次憤怒時把釘子打進一顆樹,消氣後把釘子拔除,後來孩子學會了管理情緒,而樹上的釘孔卻也不會消失。

很多人說區塊鏈可以解決信任問題,正是立足於這個基礎。商業上,這也趨生了很多防偽項目,比如食品安全方面有個名字有點逗,號稱全球首款「區塊鏈雞」的步步雞,把每只雞的養殖數據都儲存在區塊鏈,讓養殖場沒法修改,公眾購買前得以查閱。

然而,區塊鏈不是靈丹妙藥,它能做到牢牢記錄不容篡改,卻不能確保寫進去的都是事實。要是公眾沒弄清楚這點,區塊鏈不但無法防偽,甚至會為謊言背書 — 也許,陳大文的帳從來就沒有100元,而區塊鏈讓謊言不能篡改。你可以把「太陽從西邊升起」寫到區塊鏈,他也可以把「廣場沒死過一個人」記錄到區塊鏈史書,歸根究柢,前提還是話語權。

當聽到有政府說要大力發展區塊鏈,建立社會信任體系,即使你跟我一樣是「技術理想主義者」,也請勿高興得太早。


「物件」是無常的、可毀滅的 ,但「事件」則是恆常而不可能毀滅的。
如果你們曾經相愛,曾共同度過一段最快樂的時光,那麼就連上帝也無法「抹掉」這些事實。
— 《李天命的思考藝術

#刊於《明報﹣星期日生活》 2018.06.10 “chungkin Express” 專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