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散》(4K版,2003/2019)

蔡明亮的電影視角,基本上可說是現象學式的體現(phenomenological embodiment)。

換句話說,觀看者不能只是帶著肉眼(eyeball)看電影,而是必須帶著自己的肉身(flesh)進入電影裡去,因為蔡的電影通常講究的是完全浸潤的情境(fully immersed situation),而不是講究敘事固定起落的三幕劇。蔡每每選擇的視角本身就是一種情節,他的創作形式與內容不是傳統身心二元的分割,而是合為一體。

角色的身體全付交給這偌大無比的福和戲院,而福和戲院本身就是電影最巨大無比的身體,讓《龍門客棧》的膠卷說話,聲音在廳院裡隆隆作響,身體裡的共鳴此起彼落。

所以蔡明亮的片子不用太多實質上的言語(verbal language)表達,反之,使用過多的對話反而會讓情節功能化,而無法復返至生活世界之中,因為生活世界並不僅僅只是個完全只為「功能」服務的空間,角色的肉身、電影物質化的身體、劇院的空間性已有他們各自的發聲位置。

電影與現象學發展迄今都「只有」一百多年的歷史,後者現今被常人視為一門十分晦澀、甚至被視作奧妙無比的神秘哲學,而前者歷經視覺物質上發展的演變,從黑白默片、彩色膠卷、好萊塢的崛起,資本主義市場與人類感官的拆分(特別是視覺與聽覺)一起將電影推到了顛峰。

蔡明亮知道生活是怎麼一回事,所以把電影創作跟現象學整合在一起(他應該不會發現這件事),他讓兩個本來就是活生生的經驗(lived experience)復返成為大銀幕上的場景,銀幕所示就是生活自身,這是現代世界步入 21 世紀後便難以做到的事,因為當代人如我們活在現實世界裡未必領會如何生活(how to live)。

--

--

寫字、電影、創作、時事、媒介觀察及其他。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
C Yo Lin

C Yo Lin

268 Followers

以 CY 行走數位江湖,貓空大學廣告系、傳播碩士。寫字的人、喜歡用手寫字跟人溝通聊性別與時事、同時也是媒體工作者。cy.handwrites@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