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參觀一下」

2017年1月15日,旅行的最後一天。當晚凌晨我就要從加爾各答機場搭上回台灣的班機。去年8月15日開始的旅行,整整五個月,我終究迎來了結束的這一天,也在這最後一天,終於,我終於站到了修女會(Mother Teresa’s Missionaries of Charity)的門口。

上週日回雲門參與流浪者分享的初次排練,在回溯旅途濛濛渺渺了一個小時之後(當然濛濛渺渺早遠不只這一個小時),儘管仍然不知道如何用6分鐘解釋究竟在哪個時間點轉的彎和究竟哪些勾引我的意外的彎道,主持人倒是已經決定了對我的介紹詞:「可是不知道為什麼」。

修女會的窄木門內,正對著門端坐著一個修女。本來想偷偷溜進去看一眼那在當時該已是充滿回憶的空間,然後跟那個空間裡本該發生但終究被我在緣生之前即斷滅的遭逢打一個比嘆息還輕的招呼,只有自己聽得見。迴避不掉修女親切探問的眼神,還是只好說出了:「我想參觀一下。」

「我想參觀一下。」的話聲瞬間就像一顆沈甸堅實的石頭,拋擲進了世界,撲通一響水花四濺,潑濺自己心頭滿臉。不能再只是輕嘆回眸不著痕跡,而得抬手擦拭現蹤的心虛痕漬(或許額角確實冒了汗),有些狼狽。畢竟,在我本來的印度旅行計畫裡,早一個半月我就該踏入這個窄木門;對著前來接待的修女,說出口的話語則該是「我要做志工。」

到底為什麼岔成如今平行的旅程,別說旅途中每個得決定是否離開或留下的時間岔口了,直到這個週日的雲門排練,直到書寫的現在,我都還是「不知道為什麼」啊…不知道為什麼,只是想這麼做。開始想寫或許就是想釐清自己這趟到底為什麼。這莫名其妙的驅力來自過去關切的核心而事物間的連結深藏教我尚未能懂?根本誤打誤撞?還是難不成,如達賴喇嘛談西藏史時教誨的,世間確有回頭影響今日的未來因緣,佈給我一道註定的謎題?

Show your support

Clapping shows how much you appreciated Tsungyi Chiu’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