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法老先烈在前,王振民說錯了什麼?

近日,「中共護法」中聯辦法律部部長王振民大放厥詞,稱凡是《基本法》沒有規定的問題,憲法的有關規定都會自動適用於香港(註一),在本地引起軒然大波。

但究竟中國憲法與基本法的關係如何?有沒有所謂原意與初衷?還是可以給一位法盲小部長任意詮釋?我們可以嘗試追溯到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有關設立特別行政區的條文(註二)。我們翻查1980年代有關《基本法》的英國解密檔案,發現英方記錄當時中國「法學泰斗」張友漁和不同中共領導人,都有著意論述過憲法第三十一條原意,似乎是今日王振民在談論中港憲政關係時的時令讀本。

1982年,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將三十一條「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寫入憲法當中。有份參與制定「八二憲法」、新中國法制建設重要奠基者張友漁在1984年12月3日,即《中英聯合聲明》簽署前兩周,在大陸報章撰文回應中國內部對「一國兩制」合憲性的質疑。

張友漁指出,中國憲法規定中國是社會主義國家,而《中英聯合聲明》規定香港的社會、經濟制度和生活方式皆保持不變。張友漁指「我國是社會主義國家,在全國必須實行社會主義制度,但不排斥在個別地區保存資本主義制度,如香港、台灣,在修改憲法時就已考慮到了,作了第三十一條規定。這條所說『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當然是指不同於全國實行的社會主義制度的另一種制度,否則就不必作這條規定。」(“The system practised in the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refers, of course, to another system which is different from that implemented throughout the country. Otherwise it would not be necessary to make such a stipulation) 張友漁強調這不會製造「一中一港」的情況,而是認為成立與大陸不同的制度有必要性,亦即是說,憲法第三十一條的原意,正是為了將香港的資本主義制度與中國憲法中列明的社會主義制度區隔而訂立的。

到1985年6月中,時任全國人大常委會秘書長、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起草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王漢斌接受《鏡報》月刊訪問時,《鏡報》主編問及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是否與中國憲法有矛盾。王漢斌指出憲法第三十一條的意思是「將來香港實行的制度不受中國憲法序言關於四項基本原則的約束」,即「必須堅持社會主義道路;必須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必須堅持中國共產黨的領導;必須堅持馬克思列寧主義、毛澤東思想」。王指「香港人想不開,以為(憲法)序言一定要遵守。其實,第三十一條就是例外條款。」可見王漢斌的言論進一步確認憲法第三十一條將香港與中國社會主義制度區隔的特性。

除此以外,檔案亦記載了中共八大元老之一、人大常委委員長彭真在1985年的演講內容,當中清楚交代中國憲法與香港的關係。這份文件前前後後皆被英國外交部引用《資訊自由法》規定的例外情況而封存,不予公眾查閱(註三)。但唯一保留的一頁,記錄了彭真表述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的內容。

彭真強調,所有憲法條文均在中國適用,但只有憲法第三十一條適用於香港 (all the Articles of the Constitution are implemented in China, but for you, only Article 31 is applicable)。彭真這段「一錘定音」的文字得到英國外交部官員劃線強調,並在旁以「important」標註,充份顯示出英國亦認為這一段文字清晰有力。

從這些檔案看到,北京原本構想的「一國兩制」之於中國憲法具有不能約化的特別性,憲法的內容只有第三十一條在香港落實,並以《基本法》規定香港的社會制度,與中國的社會制度區隔,在中共法老先烈面前是清清楚楚的,並非如今日王振民所講的「基本法沒有規定的,中國憲法自動適用香港」。在他們眼中,「特別行政區」之所以「特別」,不單是社經制度安排上的「特別」,更是在中國憲法之下具有特別性。王振民之言無視中國憲法第三十一條的原意,將憲法其他條文強加於香港,陷中國憲法於邏輯矛盾之境地,不僅是純粹的法盲,更是「違法違憲」,愧對中共革命先烈。

— — — — — — — — — — — — — — 
註一:立場新聞(2018.7.14):【一制】王振民:基本法沒有規定的,中國憲法有關規定自動適用香港,處理港問題非按港法律,http://bit.ly/2L1KwMr

註二:憲法第三十一條列明,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

註三:根據英國《資訊自由法》第27條(1),假如檔案內容會損害:(a) 英國與其他任何國家的關係;(b) 英國與任何國際組織和國際法庭的關係;© 英國在海外的利益,或;(d) 促進或保護英國在海外的利益,英國政府可將該檔案封存。惟任何人都可以循《資訊自由法》上訴相關封存決定。
 — — — — — — — — — — — — — — 
參考資料:
FCO 40/1859 Future of Hong Kong: 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 (Part A)
FCO 40/1868 Future of Hong Kong: Basic Law (Part A)
FCO 40/1869 Future of Hong Kong: Basic Law (Part B)
張友漁(1984.12.3):實施憲法的偉大成就,中國法制報。
 — — — — — — — — — — — — — — 
█ 解密過去🔓重掌未來 █
💰捐款支持:http://bit.ly/2IVW56L
📖研究成果:https://medium.com/@decodinghkshistory
🗂計劃詳情:https://researchforfuture.hk
📧聯絡 #香港前途研究計劃: m.me/decodinghkhi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