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約遊記】 特拉維夫的印象碎片

深夜在特拉維夫的 Ben Gurion 機場降落,機場的保安不似網上其他遊記盛傳般嚴密,縱然以往也到過其他伊斯蘭國家旅遊,一直半期待的入境質詢,也只是問了幾句:名字、逗留多久和入境的目的便放行。機場最讓人深刻的建築,是入境與出境兩方向交接的大堂,交叉形一上一下對接客運大樓和航天樓,側邊展出以色列本土的重要成就,緩緩引領來客認識這片國土。

與兩小時車程相隔的耶路撒冷相比,特拉維夫可謂歷史長流中的一個初生嬰兒。歷史記載耶路撒冷的第一座寺廟,建於公元前950年,是古代以色列王國的所羅門時代。相隔近三千年,特拉維夫才建城,六十個家庭呼應錫安主義重建猶太國,抽籤於雅法古城 (Jaffa) 以北的沙丘推土建城,取名為 Tel-Aviv,是泉水之山的意思。

雅法古城 (Jaffa) 位於特拉維夫的西南邊,已是週末到海邊嬉戲、休息的旅遊區
圖左:特拉維夫的表演藝術中心,建築入口別幟一格 圖右:市上街道的路牌也是由希伯來文、阿拉伯文和英文所組成。

週六是安息日,在城內最古舊的大街 Rothschild Boulevard 漫步,卻稱不上半點迫挾。最吵鬧的倒是四海而來的遊客,捧著 Lonely Planet Israel 推薦的免費「白城」導賞團。我們兩人也是其中之一,一行三十多人坐在銀行大廈下的公共空間,媚媚道聽導賞員講述特拉維夫的城市發展,加上連日來的所見所聞,漸漸形成我們對特拉維夫的印象碎片。

一行三十多人的導賞團已站滿整個安全島

觸覺 — 先是城內拂來的微風:從城市的商業中心走到海邊,若略要半小時,但走在最密集的高樓大廈之間,不時也迎來微風,與香港焗促的感覺截然不同,導賞員解析道,特拉維夫的城市規劃受當代田園城市的理論影響,對樓寓高度、密度、綠色空間的多寡有詳細的要求,才能使荒漠一帶在炎炎夏日也能保持涼快。

視覺 — 微風伴隨的是「白城」的城市景觀:「白城」之譽,是因為三十年代德裔猶太人受逼害移居至英治巴勒斯坦,同時把包浩斯建築風格帶到特拉維夫,完整保存的建築群於2003年聯合國文教組織列入世界文化遺產 。在 “Form Follows Functions” 的設計教條下,建築師按地中海的地理及環境有所調整,以散熱、通風的功能著手設計。建築物紛紛塗上白色,反射熾熱的陽光;窄長的露台設計,在陽光下拉長陰影,讓每屋的露台也能乘陰。四方平頂的天台設計,為住客提供公共空間。與一般旅遊景點不同,「白城」並非古跡或一個區域,而是對特拉維夫整個建築風格的統稱,要找城內包浩斯的建築,除了著名的幾座而外,其他也是隱抹於城內新舊建築之間。偶然,你可能在走過牆上豎起的一塊牌,列出大樓的獨有建築風格和建築師的生平。但實際上大部分包浩斯建築物已經歷過私營支助的整修翻新 ,由寓所改建成酒店、辦公室等等。導賞員說在特拉維夫,是透過發展去進行保育,每建的一棟高樓大廈也要兼負起受保護建築的保育工作,只有這樣才能可持續地發展下去。

牆上豎起的一塊牌,列出大樓的獨有建築風格和建築師的生平。

聽覺 — 這個年輕城市,走在街上總是聽到叫喊聲,我不是指吵鬧賣貨的叫喊,而是嬰兒呱呱大叫的聲音。每個街角,總會看到有人推著嬰兒車的。看看數據,特拉維夫人口只有40萬,香港人口直逼734萬,整個以色列的人口密度差不多比香港少17倍。難怪以色列政府一直努力吸納年輕夫婦定居,因為城市實在太空曠,唯一擠逼的地方,只有沿岸的沙灘。

沿著海濱走,不知不覺已經日落,很多人也有海灘嬉戲玩樂。待街燈亮起,路面交通再次繁忙起來。縱然特拉維夫已世俗化,不少商戶仍然遵守安息日要停止營業的法例,連麥當勞也不例外(本來想參考麥當勞生活指數卻碰門釘了),倒是本地的餐廳、酒吧及超市繼續營業。特拉維夫的單軌鐵路系統至今仍在興建中,但安息日日間是沒有巴士和火車服務的,所以人們都到了步程以內的海灘渡過休息的一天,對依海岸而建的特拉維夫來說,步行或單車才是最適合觀賞這個城市的方法。

// 白城裡的包浩斯大夢

每天在特拉維夫的海傍,也可以見到不同形態的夕陽。
Dizengoff Square,右方是特拉維夫最早的戲院 Esther Cinema,是標誌性的包浩斯建築,現時已改裝成酒店。
特拉維夫的海濱不只有沙灘,還有單車及步行徑、休憩和嬉戲的空間。
居住的旅舍位於 Florentine,說是最 “Hip” 的社區,仕紳化緊隨,連新建的住宅也是那麼有品味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