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以約遊記】那夜,華地倫沙漠見到的星空

相機攝下的星星,只是肉眼所見的十分之一

雙腿休息不夠八個小時,一大清早便收拾行李,在旅館門口等巴士到華地倫 Wadi Rum。每天只有一班巴士往來,醒來的老闆娘發現我們還在門口等候,便知道不妙,打電話到巴士公司方知道巴士已經駛過。猶豫會不會多一天探索佩特拉之際,巴士駛回來接走我們。駛離 Wadi Musa ,臨別佩特拉,我們最後一次駐望那玫瑰紅色的山谷,心裡想著多少年後我們才會再來這勝地。

司機兼導遊也成為了模特兒

Wadi 在阿拉伯文的意思是山谷,所以 Wadi Musa 和 Wadi Rum 也是不同山谷之名。Wadi Rum 的中文譯名為華地倫,見盡天地日月精華,這句話並非空談。華地倫是約旦受保護的地區,不單是限制遊客對環境的破壞,也是小心保護著當地的旅遊業。因為一定要參加當地旅行社的行程,才可以進入區域。巴士駛到訪客中心,便有職員將遊客按旅行社分流,每人也叫著自己導遊的名字,沒有導遊的便被邀請下車再作打算。抵達旅行社的辦公室,也是兼用的接待室,那時才早上十點有多,老闆 Attallah 努力推銷著其他額外行程,出發前已預約好的半天團要待中午才起行。

沙漠裡有不同旅行社的營地,大多旅行團也是日間有不同體驗活動(騎駱駝、滑沙、導賞等等),晚上返回營地用餐,然後在沙漠渡過一晚。上車時,宣傳時的 “Jeep Tour”,換來了一架加上簾篷的 Pickup Truck,吉普車也不見所蹤?幸好,名義上的半天團原來沒有其他旅客,變相包車和導遊。司機和導遊也是一人身兼多職,唯一要投訴是,車上幾乎沒有任何避震,駛在泥頭沙石之上,沒有其他場合比這裡,更加適合測試相機電話的防震功能。

英國軍官 T.E. Laurence,或許是華地倫與西方世界最緊密的連繫。他在阿拉伯起義的事跡於1962年拍成電影 Laurence of Arabia ,同樣也是於華地倫取景。遊覽過他的不同「景點」,每一處也沒有文字解說,任由導遊口頭發揮。荒漠之中,沒有道路,每輛載著遊客的觀光車各自走著自己的路,輪軚在沙上留下一條條的足跡。到了崎嶇的路段,大家倒會緩緩列起隊來,駛在較深輪跡的一邊,是多年來觀光客的印記。

沙漠裡留下觀光客的印記

到達峽谷之下的營區,十多幢小屋整齊排列,設施比想像的更齊全,可以充電,也有微微發光的LED燈,只是炎炎夏日關上門便會十分焗促。我們走上山丘,到晚上用膳的另一屋子。換上拖鞋,腳下的紅沙也是挺細軟,尚有日照的餘溫,暖暖的。工作人員在一邊地下挖了個洞生火,古法悶烤不同食物。天色漸黑,沒有光源,整個沙漠的景緻不再,夜空卻成為最美的景色。

晚飯後所有導遊也聚首一堂又唱又跳

難得的是,沙漠裏吃過的這頓晚餐,味道和份量也約旦裡數一數二的。早上見過的老闆 Attallah 再次出現,介紹著樂師將彈奏的傳統音樂。活在大城市裡,很少肉眼見到那麼多的星星,細心觀看,每粒星背後也有著更多更遙遠的星球。穹蒼之下,好像一切也沒有所謂,也忘記旅程即將告終。

星空下的營區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