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 1–2 困超市🛒

Photo by Ali Yahya on Unsplash

在距離不到800公尺的社區另一邊,與公寓大樓共構的一家全民超市裡,舊有秩序已經崩潰…

阿芬靠著超市拉下的鐵門,坐在角落,眼前有點發黑,在暈眩中,她伸手摸頭頂不久前被打中的地方,髮間黏黏濕濕的,幸好傷口不算深,血也沒有流很多。

阿芬有點恍惚,搞不清楚這是怎麼發生的,旁邊拿拐杖的的阿婆遞過面紙:「流血啊,緊拿這按著。」

阿芬眼眶微濕,這時還有好心人,真難得:「多謝,我拿幾張,剩的還阿嬤。」

阿婆搖頭:「啊,免啦,內底那麼多衛生紙,嘛沒人要搶。」

阿芬用紙巾按住頭頂,這才回神想起,自己在停電第二天跑來搶購物資,結果莫名其妙被關在這超市裡,已經超過兩天了。

停電第一天,跟外面所有便利超商或連鎖餐廳一樣,超市裡電腦網路連線結帳系統開始不能運作。

第二天阿芬跟隔壁的張太太起了個大早,跑來搶購物資,剛開店第一個小時,超市值班幹部還收現金交易。

第二個小時,超市店長帶了幾個臉色陰沉的壯漢幹部,大叫不賣了,開始趕人。

人群立刻陷入混亂,開始互相推擠、罵髒話,最後就開始互相攻擊、亂打一通。

張太太膽子小,把裝滿罐頭的籃子一扔,叫道:「阿芬!快走!」,就往外跑。

阿芬本來想跟著張太太逃走,忽然想到兒子,低頭到購物籃裡,把兒子愛吃的巧克力瑞士捲拿著藏到包裡,卻不知被誰推了一把,往出口跌了幾步。

這時,聽到後面有人大叫:「把鐵捲門拉下!」。

失去電力控制的鐵捲門本來動也不動,有個壯碩店員拿了根鐵鉤,上前勾了一下,鏈條發出金屬快速摩擦的聲音,沉重的鐵捲門轟的一聲撞到地上。

接著,店長驚慌地帶著兩個店員跑過來,試圖把鐵捲門抬起來,卻怎麼都抬不動。

人群開始往店裡推擠,因為店後還有一個較小的鐵門,對著小巷,門邊被不知名青少年用噴漆噴上了令人望而生畏的塗鴉,平常只有冷凍貨車停靠。

阿芬心想,不要緊,只要出去、趕快回家就好,就算只搶到一條蛋糕,至少兒子會開心。

店長控制不住脾氣,開始臭罵用鐵鉤拉下鐵捲門的幹部:「他X的!早上誰准你開店收現金?誰叫你把鐵捲門拉下?沒有電,這麼重的鐵捲門拉不開你知不知道?」。

那個比店長還壯的壯漢幹部斜眼瞪著店長,臉脹得通紅。

店長大喝一聲:「把後門連冷凍櫃的鑰匙拿來!」。

那壯漢臉脹得更紅,突然一聲不響地往後面跑去。店長轉身去抓沒抓到他,反而跌了一跤。

阿芬吞了口水,接著的事像做惡夢一樣,一聲轟然巨響,冷凍庫傳來爆炸,整個超市都瀰漫著詭異的煙味。

阿芬身旁有個斯文的年輕人,把搶來的一袋礦泉水跟罐頭交給阿芬:「妳拿著!我先幫他們救火,等下回來找妳。」

年輕人取下牆上的滅火器,就往裡面跑。

他沒回來。

阿芬把年輕人留給她的袋子抓得緊緊的,縮起身子躲在鐵捲門邊。

一個晚上過去,接著是被關眾人開始吃搶來食物的白天,除了門旁的廁所,到處聽見罵髒話的聲音,要不然就是打鬥聲。爆炸後的煙慢慢散去,但還是瀰漫著怪味。

兩個晚上阿芬都不敢睡,只是把搶來的食物放在背後,靠著鐵門閉上眼睛休息。

好不容易,等到第三天早上,陽光從鐵捲門上的孔洞透進來時,阿芬張開眼,就看到滿眼血絲的店長站在眼前,拿著一支掃把桿子,上面用鐵絲綁著水果刀,指著她叫道:「把那包東西還來!妳們這些小偷!」

阿芬也不知哪來的勇氣,回罵道:「還敢兇客人!都是你們這些超市的人害所有人出不去!」

店長二話不說,立刻舉起他用掃把改裝的武器,朝阿芬頭上刺來,阿芬閃了幾下,一面尖叫:「殺人啦!救命!救命!」

緊接著,像重播慢動作般,阿芬模糊中看到身邊的阿婆舉起柺杖,朝店長的腳脛骨打去。

店長唉呦一聲向後就倒,連武器都不敢撿,就回頭朝仍有煙味的店裡逃跑。

阿婆伸手撿起地上的武器,把水果刀從掃把桿子上拿下來:「真夭壽!拿這店內賣的東西來害人!」,說著把水果刀放進身上的背包裡。

阿芬受了點小傷,心裡卻焦急起來:「兩夜沒回家,不知兒子會不會慌張?電也沒有,手機訊號也沒有,不知老公是不是被困在哪裡?」。

待續

To be continued

(版權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