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 1–6 破綻一💥

小胖與K所在大樓社區,離主要道路隔著一條巷子,巷口是未都更的老舊磚瓦房,有靠小社區消費維生的商家,也有倚賴車流經濟的店家。

K在巷口張望,令他起疑的,不是空無一車的馬路,而是毫無人氣的氛圍。

連預期中會看到的車禍殘骸都很少,只有一部大砂石卡車轉倒橫躺在路中,像隻巨大的怪獸骸骨,有部白色小轎車撞毀在砂石車底,車頭撞得稀爛,兩部車的車門都敞開,駕駛座空無一人。

小胖站在路邊一台倒下的機車上,像站在蹺蹺板一樣上下彈躍著,催促著K:「看甚麼?走吧。」

K搖搖頭,比了個禁聲的手勢,壓低聲量:「小聲點,你膽子突然變大了啦?」

小胖嘟囔著:「人家只怕大樓裡的鬼怪。」

K把小胖從機車上拉下來:「不要站在倒著的機車上,腳跌傷了就不能找你媽了。」

在主要道路與巷口交接處,第一家小店是早餐店,很乾脆地拉下鐵門,K從鐵門送信孔張望了一下,顯然這家生意不錯的早餐店家早就逃難去了。

第二家店面早先租給一個排名第五的電信商做據點,經過手機經濟崩盤風暴後,改開起一家彩券行,K看也不看,快步繞過彩券行門前散落倒下的腳踏車。

彩券行裡,原本上架的是窮人致富的希望,但當災禍降臨,裡面毫無值得搜刮的民生物資。

第三家小店是賣檳榔的,敞開著大門,K記得停電第一天時,趁其他電腦連線店家無法結帳,跟這裡的檳榔西施買了一箱瓶裝礦泉水,那時很瘦、染著金髮的白淨女孩還笑他:「在我們這買水卡貴喔,你太緊張,電來後,你會後悔沒去超市買。」。

探頭往檳榔店裡一看,K看到地上有雙白皙小腿,左腳穿著鑲滿亮片的粉紅高跟鞋,沒穿鞋的右腳踝內側有個圓形的刺青。

K把小胖往外一拉:「你在外面等一下。」

小胖忽然發起脾氣:「走了啦,你每家店都看幹嘛,去超市找我媽了啦。」

K轉頭瞪著小胖:「聽著,我陪你去,照我的規矩,況且你想想,找到可以吃喝的,你跟你媽也可以用,懂了嗎?」

小胖撇撇嘴,呆呆看著路上。

K從腰間抽出警棍式手電筒,試探性地去戳女孩赤裸的右腳,那纖細小巧的腳底被觸了幾下,毫無反應,K心裡有譜,把手電筒按開,走進檳榔店裡。

女孩後腦有攤血跡,在地上展開一片詭異的黑色,散亂的金髮露出她蒼白的側臉,眼珠露出灰敗的顏色。

K為了保險起見,還是蹲下,把手指輕搭在她的頸動脈上,確定沒有任何跳動,這才起身拿手電筒把檳榔店裡照過一遍。

檳榔店混亂的痕跡,看得出經過一番劫掠,原本堆放罐裝咖啡與礦泉水箱子的屋角,只剩幾個破紙箱,面外的展示冰箱裡只剩幾盒畫著裸女相片的檳榔紙盒。

六包菸整整齊齊排好,放在玻璃櫃裏。

K想,大概洗劫這家店的傢伙不抽煙吧。

兩小瓶玻璃瓶裝的提神飲料滾倒在女孩的血跡旁,奇蹟似地沒有破損。

K撿起這兩瓶提神飲料放入背包,看著一隻蟑螂爬到女孩蒼白的臉頰上揚起觸鬚,K嘆了口氣,伸手去抓椅子下的塑膠布,想蓋住這女孩的頭臉。

沒想到,一伸手扯開塑膠布,一團黑影撲面而來,K嚇得坐倒在地,門外的小胖也尖叫一聲。

「是小黑士官。」K看著這團黑影變成一隻清楚的狗影,站在檳榔店門口,炯炯有神地看著這一切。

小胖被嚇得跌跌撞撞地跑進店裡,看到地上女孩灰敗失去生機的眼珠,又驚叫一聲,對著牆壁蹲在地下。

K定神看著被飼主穿上可愛軍服的黑狗,他記得這狗是附近菜販養的,很聰明也很乖,為什麼跑到這裡來呢?

黑狗一聲不吭,炯炯有神地看著檳榔店裡,然後像忽然聽到了哪裡傳來的召喚,轉頭輕巧跑開。

聽著黑狗頸圈的鈴鐺聲漸漸遠去,K把塑膠布蓋住那可憐女孩的上半身,轉頭看小胖,小胖還蹲在店門邊,對著牆壁發抖。

K溫和地說:「只是小黑士官,你媽帶你出門時應該看過牠的,這狗對鄰居很溫和,沒甚麼好怕的。」

小胖抬起哭得脹紅的臉:「都是你,亂看人家店裡,那個姐姐死掉了,對不對?」

K點點頭,伸手從背包裡把一瓶提神飲料遞給小胖:「嗯,你看我們還是有收穫,見到你媽時,你可以把這瓶提神飲料給你媽,你媽一定累了,需要這個。」

小胖一下子抓住那一小瓶提神飲料放進背包,跳起來跑出陰暗的小店。

K站起身,回頭望著塑膠布下露出的白皙小腿,這才發現,女孩右腳腳踝內側那個圓形刺青好像跟記憶裡不一樣。

K記得每次經過檳榔店,女孩都穿著短裙交叉雙腿坐在高腳凳上,K不止一次看過她那個刺在纖細腳踝上方一點點的圓形刺青。

是個「美國隊長」盾牌,內藍外紅,中間有個美國星形。

七月底一個高溫超過39度的熱天,K到這家檳榔店買結冰水,當時還笑著問女孩:「美國隊長喔?」,

女孩笑著回答:「嘿啊,我前男友幫我刺的,別人沒有。」

此時,從塑膠布下伸出的蒼白腳踝上,卻是一個「惡靈古堡」裡「保護傘」組織的標誌。

K覺得不太對勁。
合理的解釋是,女孩花大錢動雷射手術除去原本的刺青,然後再刺上一個「保護傘」組織的標誌。
但是他總記得在這場大停電前,他每天經過時,那纖細小巧的腳踝上,是「美國隊長」盾牌。
這時去想一個死去女孩腳上的刺青,無疑是浪費精神,宛如腦海裡被阿宅電玩動漫片段回憶擠出的惡質玩笑。
但陪著小胖走向超市的路上,K不斷地想著那個女孩腳踝刺青跟原來不一樣。
這件事,應該是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但這件小事,最後變成一個沉重的疙瘩,卡在K心裡,揮之不去。

待續

To be continued

all rights reserved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