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末日 3–9 水幻襲 🗯🌊

Photo by Ian Espinosa on Unsplash

槍聲跟慘叫,在地下掩體房間與通道中,陸續傳來,領導X並不擔心,在他心裡,軍委辦公廳老秦那幾個三流角色,根本沒有政變成功的能耐。

詳見前情:

曾讓他提心吊膽、食不知味的兩個陰謀家,在他掌權初期,一度還想動用法政系統警力把他軟禁,最後都被他搶先鏟除。

後來想殺他、奪權、軟禁他的勢力先後試了十幾次,全都被他一一弭平,有幾次刺殺行動幾乎得手,有兩次傷重到讓他不得不在醫院裡躺了兩週,還有一次他中毒幾乎當場休克。

最後這些敵人都被他關到牢裡。

「任你本事再大,最後還不是都爛在 『秦城監獄』裡…」領導X用幾乎聽不到的聲音自言自語,然後露出了微笑。

領導X已完全習慣了這個房間,所有受黴菌影響物品混合的複雜氣味,發霉的軍毯、發霉的枕頭、發霉的衣物、發霉的乾糧…都讓他情緒高亢不已。

在刺鼻發霉味裡,透出一股擋不住的淡淡血腥味,鬥爭勝利的滋味。

領導X得意起來,舉起那柄劍鞘上寫著「日月江山一氣連」跟「止戈共水不爭田」的劍,在大腿上輕輕拍打起來。

「止戈共水不爭田?難怪陳永華這麼有能力的人,最後還是被貪腐的奸臣所害,不鬥爭,任你本事通天也肯定要埋沒!」

詳見前情:

領導X連劍帶鞘輕揮幾下,緩步在小房間走了一圈,突然感到腳下一濕。

「水…這些水是從哪裡冒出來的?」領導X驚疑地開始在房間裡搜查漏水的來源。

然而,水在領導X毫無防備情況下,立刻漲高到他頸部,領導X大驚呼喊:「衛兵!來人啊!這…」

水在剎那間淹過了領導X的頭部,他用力踢著水,想要往上呼吸幾口空氣,但在這無預警瘋狂旋轉的浪濤中,還是猛地喝進幾口水。

一陣混亂中,領導X頭部終於浮出水面,他嗆吐出嘴裡喝進的水,「鹹水…這些水是海水!?」,正當領導X驚疑不定中,一個黝黑的龐然大物撞了他腳底一下。

領導X本能地連忙縮腳,往水裡下看去,竟是一艘潛艇!

領導X慌亂地大叫:「衛兵!來人啊!」

但在任何衛哨兵回應之前,領導X最大的惡夢再度現身,之前在他夢中曾痛咬他下體的黑狗,竟出現在水面,朝他快速游來!

詳見前情:

領導X不敢再戀棧,深吸一口氣就往水裡躲去,只見那水底潛艇的一個玻璃窗後,有個金髮外國人正把一個東西套上手指。

這時,領導X心中靈光一閃:台灣那陳副領導人掛在嘴邊的『聖殿騎士指環』!就是那個東西。

正當他想靠近那潛艇小窗,看清楚那外國人手上的戒指,那外國人突然抬起頭,用即使隔著海水、潛艇窗,依舊閃亮的銳利眼神回瞪他。

詳見前情:

領導X一驚,同時身邊的水開始瘋狂旋轉,等他在房間地上爬起身來,海水已完全消失,

呆呆望著依舊散發著霉味的房間,周遭完全沒有水的痕跡,只有領導X全身溼透,而那柄陳永華的佩劍已不知去向。

領導X沈默了一會兒,沈住氣,打開門吩咐門外衛兵幫他取一套全新的軍服來換。

衛兵見到渾身濕漉漉的領導X,大氣也不敢吭一句,立刻去幫他拿了一套新軍服。

在房間一個人默默地換濕衣服的過程中,
領導X覺得這一輩子不曾感覺這麼孤單過,
即便在這場停電災難開始後,
他也不曾有過這種空虛、無助、需要有個真心待他的人陪伴的感覺。

但時勢不由得他去深究自己的感覺,因為銜命去弭平叛變的吳少尉,這時開始敲門。

「報告!吳少尉求見!」

「進來吧!吳少尉!」領導X勉強整理心情,瞇起他的雙眼,戴上他往日的面具,聽取這場早已勝負底定的鬥爭結果。

「報告領導!領導英明!我方大獲全勝!秦主任跟叛軍已全被消滅!」

領導X緩緩說:「幹得好!吳少尉!兄弟們都拿到老秦那幫人手上囤積的物資了嗎?」

「報告領導!拿到了!領導要怎麼分配,請示下!」

領導X冷笑一下:「給兄弟們分了吧!」

吳少尉大喜:「謝謝領導!眼下還有一件事要稟報!」

領導X:「何事?」

吳少尉恭敬遞上一個小盒:「這是秦主任死前緊握在手中的東西,屬下想可能至關緊要,特別拿來給領導。」

領導X伸手接過那黝黑小盒,盒中擺著一個銀戒指,上面有個古樸的紅色十字架。

領導X心知這就是『聖殿騎士指環』,嘴角,忍不住慢慢上揚…

待續

To be continued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