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文資訊環境將烏克蘭「納粹化」的分析

Jerry Yu/台灣民主實驗室分析師 | English
感謝 Sinopsis 翻譯烏克蘭語俄語版本

Photo credit: spoilt.exile (CC BY-SA 2.0)

關鍵發現

  • 綜觀中國官媒與具影響力的微博帳號,將烏克蘭與納粹之間做連結的說法絕大多數為引用俄羅斯的新聞來源。
  • 2019 年俄羅斯媒體擷取一名烏克蘭退伍軍人參與香港反送中遊行的照片,捏造為「新納粹份子亞速營受西方資助參與香港暴亂」,並被中國媒體接續報導。
  • 俄羅斯正式出兵前,烏克蘭納粹相關議題並未在中文資訊環境引起討論。
  • 2 月 26 日起,俄羅斯受西方經濟制裁,包含觀察者網在內等微博帳號重新張貼 2019 年的假新聞,「烏克蘭納粹」的輿論迅速在中國的網路社群內擴散。
  • 2 月 27 日,台灣親中人士侯漢廷、黃智賢等人分別發表與烏克蘭的納粹勢力興起有關的內容,部分被大量轉發到如中華微視、兩岸頭條等親中社群。
  • 微博上關鍵字「亞速營」的熱度卻大幅高於「納粹」,與臉書和推特的中文內容趨完全相反。
  • 目前有關的討論集中在開戰前後十天左右,關鍵字「納粹」在臉書的討論 3 月 2 日為最高峰,微博上則是 3 月 3 日關鍵字「亞速營」來到最點。
  • 儘管官媒和愛國網友熱烈討論,截至開戰三週,中國外交部系統並未公開談及此議題。
  • 2022 年 2 月 22 日,普丁發佈全國電視演說,以「西方國家分裂俄烏兩國於蘇聯時期所建立的歷史情感」為主軸,揭開本次烏俄戰爭的序曲,並強調「烏克蘭去納粹化」為發動軍事行動的主要理由之一。

將敵人非人化,是一個國家動員士兵、發動戰爭的重要手段。俄羅斯在入侵初期的資訊作戰的目標,主要著重於建構合理化其入侵的論述,特別是透過指控烏克蘭與新納粹主義之間的連結。

俄羅斯官方納粹敘事有關的論述包含兩點:

一、烏克蘭與其政府才是加害者:

  • 烏克蘭政治圈是由蘇聯時期政治鬥爭下壯大的極端民族主義者、納粹份子與寡頭財團所控制。
  • 該政治集團受西方影響,充滿貪腐,並透過全民皆兵的政策口號系統性地來將平民化為肉盾。

二、逼不得已出兵:

  • 貪腐的烏克蘭納粹份子迫害烏國境內的親俄人士,現在更進一步的想要加入北約,威脅俄羅斯的國家安全。
  • 烏克蘭執法機構嚴厲鎮壓言論自由、迫害反對派,甚至暗殺記者並關閉異議媒體。
  • 最高議會不斷發布新的歧視性反俄政策,使得烏東與頓巴斯地區「同血同源」的俄羅斯同胞受迫害。
  • 俄羅斯為了區域安定與進行人道救援才不得不發動特殊軍事行動。

俄羅斯正式開戰前,「烏克蘭納粹」與上述這些論述對使用中文的社群相當陌生,中國的媒體環境中也並沒有值得注意的討論聲量。直至開戰後,中國媒體大量引述俄羅斯媒體與官員的發言,將俄羅斯的政治宣傳在中國擴散,並質疑西方國家支持烏克蘭的正當性。各種談論烏克蘭納粹主義的內容以文章、影音的形式才開始在中文的社群媒體平台受到關注。

然而,一個在俄羅斯已鋪陳數年之久的惡意不實訊息,是如何在脈絡尚未普遍被中國大眾理解的情況下,迅速轉進中文媒體環境並大量擴散?

中俄大外宣聯手,行之有年

俄羅斯官媒今日俄羅斯(Russia Today)最早自 2015 年起,便與中國中央電視台簽訂合作協議,建立直接聯繫的管道與合作。2018 年後中央廣播電視總台也與官方報紙俄羅斯報合作,雙方共同製作中俄頭條新聞。包含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在內的俄羅斯重要官媒,也會以中文向中國讀者發布新聞並經營微博帳號。

烏俄戰爭初期,中國官媒快速引用俄羅斯官媒的報導,將烏克蘭政府與納粹政府劃上等號後,某些具有響力的帳號與媒體,在開戰後第三天 2/26,翻出 2019 年一篇舊的假訊息,更進一步將烏克蘭內一支極少數極右派國民警衛隊「亞速營」,與 2019 年香港的反送中雨傘運動連結。背景與中國官方有連結的觀察者網,也在 2/27 轉發(圖1)。

圖1 觀察者網重炒舊文(2022/2/27)

於是,「納粹」的負面意義,加上「外國勢力干預中國內政」的論述,在戰爭初期便成功主導了中國輿論環境,引發中國網民對烏克蘭政府和其軍隊的反感,進一步支持俄國的軍事入侵。

同時 2/27,台灣親中立場顯明的政治人物與粉專,也快速呼應俄、中的資訊操作,以「台灣人不知道的事實」為題,稱烏克蘭政府為納粹政府,背後是受西方國家操控,分裂烏與俄的歷史情感。

透過烏克蘭納粹與香港反送中,「亞速營」恰好完美地將中國與俄羅斯官方政治宣傳融為一體。

烏克蘭真的有納粹嗎?亞速營是什麼?

烏克蘭在歷史上戰禍連連,且曾在蘇聯的統治底下發生大飢荒、車諾比核電廠等死傷無數的事件,除了堅定烏克蘭人團結獨立建國的意志外,同時孕育了少數思想極端、懷抱著烏克蘭人至上主義、且不擇手段的激進分子。例如二戰時不惜與納粹德國合作也要讓烏克蘭獨立建國的班傑拉、以及奉行新納粹主義、爭議極大的亞速營。

班傑拉曾在 2010 年受時任烏克蘭總統尤申科追頒為「烏克蘭英雄」,在國內與國際上受到極大的譴責與抗議,此獎項已在 2011 年被繼任總統以及烏克蘭法院確認撤銷。而經常公開讚揚班傑拉的極右翼武裝團體「亞速營」,則是因在 2014 年的馬立波戰役中,協助政府從頓內次克親俄武裝團體手中奪回馬立波城,被納入烏克蘭國民警衛隊,駐紮在亞速海沿岸烏爾祖夫,開始協助控制烏東地區的情勢。

亞速營的極端思想與行為,讓大多數的烏克蘭國民感到不安,卻又因為烏東地區的紛擾,難以真的拒絕他們的協助。為了制衡國內少數的極右翼思想,目前烏克蘭政府已經加重了處罰反猶太主義與種族歧視的相關法條。而以國民支持度來說,亞速營創辦人比列茨基所領導的極右翼政黨聯合,在 2019 年的全國國會大選中得票率約 2.15%,並沒有得到在國會中的任何席次;相較之下,猶太裔的澤倫斯基在同年的總統大選中,獲得了 73.22% 的選票。

普丁整套出兵劇本的基礎,是一支人數不超過 2,000 人的極右翼志願軍。俄羅斯刻意忽略了這支志願軍正是因俄羅斯對克里米亞的侵略而誕生。烏克蘭內部的確面對少數極端右翼與種族主義的問題,但納粹、法西斯在現今民主轉型的烏克蘭是非常邊緣的少數,並不受主流政治與多數民眾支持。

2% 的極端右翼組織「亞速營」,如何在中國成為烏克蘭的代名詞?

2019 年 12 月 2 日,俄羅斯媒體俄羅斯之春使用一名烏克蘭退伍軍人的臉書照片(圖2),並指其為烏克蘭納粹主義份子,受西方資助參與香港暴亂(圖3)。2019 年 12 月 3 日,另一俄羅斯媒體 News-Front 也使用該名烏克蘭退伍軍人的臉書照片,指涉其為烏克蘭的納粹主義份子亞速營的成員,為外國勢力干預中國內政(圖4)。

圖2 烏克蘭退伍軍人於臉書發佈參與香港遊行的照片
圖3 俄羅斯之春報導為美國將烏克蘭納粹份子出口到世界各地(2019/12/2)
圖4 俄羅斯媒體 News-Front 報導為烏克蘭干預中國內政(2019/12/3)

同日,2019 年 12 月 3 日,環球時報觀察者網隨即引用俄羅斯媒體的報導,發佈「烏克蘭亞速營的新納粹份子參與香港暴亂」的中文虛假資訊(圖5和圖6)。

圖5 環球時報稱烏克蘭的新納粹分子為香港暴徒的援軍(2019/12/3)
圖6 觀察者網稱香港暴徒勾搭烏克蘭右翼納粹份子(2019/12/3)

然而,歐盟對外事務部(EEAS)旗下的歐盟對抗不實訊息工作小組(EU vs Disinfo)的查核報告指出,並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美國在支付這些烏克蘭極右翼的成員旅費,這是俄羅斯反復出現的幾種不同虛假資訊敘述的一部份:稱美國和西方支持極端主義、將烏克蘭描述成納粹國家,以及將香港抗議活動描述成非法行為。

俄羅斯媒體與中國的輿論合作並不是第一次,如國營電視台 RT 曾推出紀錄片「Hong Kong Unmasked」,指控美國中情局、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與國家民主基金會(NED),在香港反送中扮演幕後的角色。

分析:在牆內成為中國公敵的「亞速營」

圖7 重要事件時間軸

整理與納粹論述有關的中文訊息焦點,可以集中為開戰前後十天左右(圖7)。首先是開戰前 2 月 22 日,俄羅斯官媒的中文微博今日俄羅斯報導普丁的演說內容,發佈抨擊烏克蘭政府為納粹主義的文章(圖8),以及 2/24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導稱北約支持烏克蘭政府的納粹份子(圖9)。

圖8 今日俄羅斯抨擊烏克蘭的納粹主義(2022/2/22)
圖9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稱北約支持烏克蘭納粹份子(2022/2/24)

普丁正式發佈特殊軍事行動之前,中共仍在觀察烏俄之間的發展局勢,並未看到中國官媒和官方,對烏俄之間發表支持雙邊立場的言論。當 2 月 24 日普丁正式宣戰後,包括:中國新聞網環球網頭條新聞觀察者網環球時報央廣軍事新華社參考消息解放軍報中國外交部等,皆於微博大規模宣傳不斷提及中國外長與俄羅斯外長的電話內容,認同俄羅斯是基於安全所採取的必要措施,以回應美國及北約向東擴張且拒絕執行明斯克協定(圖10)等,附和部分俄羅斯官方開戰的理由。

圖10 中國各大官媒與外交部於微博宣傳中、俄外長電話內容

有了中國政府與官媒開始為親俄訊息聯合宣傳定調後,自 25 日開始,於微博陸續出現指控烏克蘭政府為納粹政府,以及應和以去納粹化為由,合理化俄羅斯的軍事行動。當西方媒體鎖定討論各對俄羅斯的聯合制裁升級、俄國銀行是否會被逐出 SWIFT 時,CGTN 記者團引用俄外長的說詞,稱烏克蘭政府為納粹政府(圖11),以及 26、27 日微博上具影響力的帳號如:小凡好攝上帝之鷹_5zn文匯報觀察者網等,指稱烏克蘭部隊新納粹份子「亞速營」曾參與 2019 年的香港反送中遊行,並受美方資助(圖12和圖13)。參考消息觀察者網則引用俄常駐聯合國代表的說詞,稱俄對烏的去軍事化與去納粹化軍事行動,是為了保護遭受基輔政權欺凌的人民(圖14),自此將俄羅斯的政治宣傳散播至中文世界。

觀察者網更於 3 月 1 日,以「給子彈圖豬油的烏克蘭亞宿營是什麼組織」為題,指控烏克蘭種族主義,並指控亞速營不僅曾參與香港反送中運動,與 2019 年紐西蘭清真寺恐攻也有關聯(圖15)。

圖11 CGTN記者團引俄外長說詞稱烏克蘭為納粹政府(2022/2/25)
圖12 小凡好攝上帝之鷹_5zn稱亞速營曾參與港亂(2022/2/26)
圖13 文匯報觀察者網將烏克蘭納粹與香港反送中運動連結(2022/2/27)
圖14 觀察者網參考消息引俄新社報導稱俄去納粹化是為結束戰爭(2022/2/26)
圖15 觀察者網參考消息引俄新社報導稱俄去納粹化是為結束戰爭(2022/2/26)

台灣方面,較早出現烏克蘭與納粹有關的貼文,是在親中立場鮮明的政治人物王炳忠臉書。附上亞速營與一些未註明出處的照片,王炳忠指涉烏克蘭政府縱容極右派的納粹部隊,對烏東地區的俄羅斯裔進行殘忍屠殺(圖16)。

圖16 王炳忠臉書指烏克蘭納粹部隊亞速營殘忍屠殺(2022/2/22)

臉書上具有聲量的親中帳號、政治人物與媒體人士,則接續於 2 月 26、27 日隨著微博話題,在臉書發佈烏克蘭政府與納粹有關的論述。如黑夜奇俠稱俄入侵為消滅烏新納粹,避免在烏俄人遭迫害(圖17),以及台北市議員侯漢廷與名嘴黃智賢分別在 YouTube 與 Facebook ,將俄羅斯出兵合理化為解決烏克蘭境內納粹勢力興起的問題,以及不要一昧聽信美國挑撥烏俄關係的說法(圖18和圖19)。其中侯漢廷的影片被大量轉發到臉書粉專與社團,如中華微視兩岸頭條等,將俄羅斯的政治宣傳也散播至台灣的社群平台上(圖20)。

圖17 黑夜奇俠稱俄入侵為消滅烏新納粹(2022/2/26)
圖18 黃智賢談烏新納粹與貪腐(2022/2/27)
圖19 侯漢廷談烏納粹勢力興起(2022/2/27)
圖20 侯漢廷的影片被轉發到中華微視兩岸頭條等臉書粉專(2/27)

關鍵字趨勢分析

綜觀中文資訊環境,相關指控烏克蘭為納粹、報導連結亞速營與香港運動的內容,散佈在各種社群媒體與內容農場,也包含以影音為主的抖音、西瓜、YouTube 等平台。

台灣民主實驗室先針對文字內容,蒐集 2 月 22 日至 3 月 8 日微博、臉書與推特,包含「亞速營」或「納粹」的關鍵字搜尋趨勢(包含簡體與繁體)。以下三個平台的X軸皆為日期,微博的 Y 軸為相對熱度,表示關鍵字在區間內,熱門程度的變化,100 為最高點,0 為最低點;臉書的 Y 軸為總互動量(按讚、分享、留言的加總,請參考 Crowdtangle 的說明);推特的 Y 軸則為推文(Tweet)的總數。

圖21 跨平台熱度、總互動量與推文數趨勢圖
圖22 微博相對熱度與重要貼文趨勢圖
圖23 臉書總互動量與重要貼文趨勢圖

在微博的熱度趨勢上,「亞速營」的相對熱度高出納粹許多,包含 3/1 觀察者網製作介紹亞速營的影片,以及 3 月 3 日共青團中央以納粹介紹亞速營並與香港反送中連結(圖24)等,站上討論趨勢的高峰。當時俄軍裝甲車逼近基輔,即將展開包圍攻擊,也佔領烏克蘭南方重要都市赫爾松。同一天,俄羅斯衛星通訊社指控烏克蘭納粹份子槍擊中國公民,也引起網友強烈的關注與回應(圖25)。「納粹」討論熱度的高點則集中在為 2 月 28 日,主要是俄駐華大使館中國各大媒體聯合指控俄方遭烏克蘭的納粹政府摧殘(圖26和圖27)。

相對於微博上關鍵字「亞速營」大幅高於「納粹」的趨勢,在臉書與推特上則完全相反。臉書與推特都在中國被禁止使用,中文使用者較多為台灣、港澳,以及東南亞與海外的華人社群。然而,並沒有證據顯示「納粹」一詞有受到微博的審查屏蔽。一種可能的原因是,微博在官方的輿論控制下,對於亞速營假新聞中「西方背後資助」、「介入香港暴亂」等元素容易產生共鳴,相對其餘地區的中文使用者不同。

圖24 共親團中央以納粹介紹介紹亞速營並與香港反送中連結(2022/3/3)
圖25 俄羅斯衛星通訊社稱烏新納粹槍擊中國公民(2022/3/3)
圖26 俄駐華大使館稱烏新納粹政權對頓巴斯俄人種族滅絕(2022/2/28)
圖27 中國官媒集體報導被俘俄軍遭納粹般折磨(2022/2/28)

以臉書的總互動量來看,有關納粹討論的第一波高點為 2 月 25 日,也就是開戰後隔一天,較熱門的貼文為敏迪選讀,發文科普烏俄戰爭與普丁發動軍事行動的演說。第二波的高點則為 2 月 27 日,較熱門的貼文為黑夜奇俠侯漢廷黃智賢等親中帳號,因發表烏克蘭納粹化的貼文,帶起另一波討論。第三波高點則為 3 月 2 日,最熱門的貼文則以台北市議員邱威傑(呱吉)發表個人對烏克蘭是否納粹化的觀點,認為烏克蘭過去的小部分右翼團體,不足以代表現在整體烏克蘭,將討論熱度帶到最高峰。第四波高點為 3 月 7 日,較熱門的貼文為親中政治人物蔡正元邱毅發表一些親俄反烏的言論(圖28)。

圖28 蔡正元發表親俄反烏的貼文(2022/3/7)

結論

早在 2/22 普丁電視演說前,在中國的內部輿論環境就以經常引用俄羅斯新聞來源,將烏克蘭與納粹之間做連結,微博甚至可追溯到 2014 年,延續至今。而最終俄羅斯也以打擊此極少數的右翼為重要理由之一,出兵攻打烏克蘭。

雖然此次開戰前後,局勢尚未明朗期間,除了一些內容農場以外,中國官方並未定調其對戰爭的態度。然而在中國官媒發佈中、俄外長間的談話後,具有影響力的微博帳號開始發佈包含先前已經鋪陳許久的亞速營陰謀論,帶動討論熱度。儘管官媒和愛國網友熱烈討論,截至開戰前三週,中國外交部系統並未公開談及此議題。

這種混淆式的訊息傳遞,在 2019 年反送中事件亦有出現。當時俄羅斯媒體以移花接木的方式,報導稱西方國家資助亞速營成員,援助香港反送中運動,是境外勢力干涉中國內政。中國立即引述俄羅斯說法,在中文資訊環境擴大有利中國的論述。亦即,兩個國家之間,互相以一方製造、一方擴大的方式,創造有利兩國的混淆論。

台灣作為另一個使用中文的國家,也有具有聲量的粉專開始剖析普丁演說,環繞納粹帶動一定的討論熱度。但作為言論自由的台灣市場,正反意見皆有,即使有親中論述有系統地散佈特定訊息,但未見其異常。

相反地,中國的輿論世界中,納粹與亞速營的討論皆出現異常狀況。由於中文世界的受眾並不限於中國,也因此微博此等的論述外溢效應不宜小覷。尤其當前俄羅斯官方受到各國網路平台限制之際,中國的論述透過微博,甚至抖音、YouTube 等平台繼續散佈俄羅斯的政治宣傳,已加深烏克蘭在中文使用者中的負面形象。

--

--

台灣民主實驗室是⼀個關注網路數位時代中,開放政府、公⺠社會與數位⼈權等相關議題的非營利組織。主要以研究、開發以及國際交流等⾏動,探索新的⽅法,回應當前的⺠主挑戰。 我們目前專注於理解與追蹤線上資訊操作的機制,並觀察監控技術和數位威權擴張的發展。

Get the Medium app

A button that says 'Download on the App Store',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iOS App store
A button that says 'Get it on, Google Play', and if clicked it will lead you to the Google Play st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