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減稅方案的經濟邏輯

白宮新經濟顧問Casey Mulligan專訪

Econ記者
· 8 min read

芝加哥大學經濟教授Casey Mulligan今個月開始,加入美國白宮經濟委員會(CEA)出任首席經濟師之位。好友徐家健教授是Mulligan教授的入室弟子,在他穿針引綫下Mulligan答允在出任白宮經濟師前,接受Econ記者專訪!

如果各位想知Mulligan教授係邊位?他有甚麼學術專長? 可以先睇一睇徐教授以下的簡介:


回說Mulligan同本網的專訪,訪問其中一個主題就是Donald Trump 政府去年底推出的減稅政策,其中一個重點是將美國企業稅率由35%,大幅下調至21%。這個政策在經濟學界廣受爭議,更在去年底經濟學術網絡界出現過一輪「減稅大辯論」。

知名學者分成支持及反對減稅兩派,反對一方有諾貝爾獎得主Paul Krugman、美國前財長Larry Summers及奧巴馬任內的CEA主席Jason Furman;支持的則有Gregory Mankiw、John Cochrane及本文主角Casey Mulligan。


「減稅大辯論」的起源,是CEA去年10月公佈減稅方案效益估算 ,之後Mankiw在其網誌刊出一條教科書式題目以作解說

假設一個開放型經濟,其產量與資本(Capital)有正向關係,工資與邊際勞力回報一致,而實質利率與稅後邊際資本回報一致;以這個簡單模型推算的話,降低(企業/ 資本)稅率會令工資增長多少?

Mulligan教授是最早回應Mankiw的學者之一,他與Mankiw都同意減稅會令工資上升1/(1 — t),即是工資會隨減稅而上升;而將美國原企業稅率套入數式,就會得出每減稅一元可令工資上升1.5元的推論。

這教科書式推論可謂一石激起千重浪,先有奧巴馬的CEA主席Furman指Mankiw及Mulligan採用的Ramsey模型,不少假設與現實不乎,用作推算Trump的減稅政策會出現遇到不少困難。

其後KrugmanBrad DelongSummers 先後和應Furman的說法,指Mankiw的簡化模型有大量不足之處,會誤導讀者高估減稅對工人的好處。

這場學術與政治共冶一爐的大辯論,斷斷續續至減稅方案順利在去年底通過仍未完全止息。親民主黨一方的頂級學者仍強調減企業稅只會令富人得益,貧富差距擴大,而勞工階層的得益有限。

經過近半年的觀察,主張較近保守共和黨思想的Mulligan教授對這場辯論的看法又有否改變呢?


作為這場大辯論一位似懂不懂的旁觀者,我有興趣知道如果整個辯論推倒重來,Mulligan教授會否繼續用Mankiw那個爭議不斷的Ramsey模型作討論基礎?或是他有一個更簡單易懂,且爭議較少的經濟模型可以更好解釋減稅邏輯呢?

「Furman指我採用Ramsey 模型作分析,但其實那只是簡單的供求模型。正因為大眾對供求模型的理解較多,而且供求模型可以用在幾乎所有情況,因此再來一次我仍會用資本供求模型向讀者解釋。」

資本供求模型可以簡化成以下的一幅圖表:

右向下斜的藍綫是邊際資本回報(MPK),亦為資本需求曲綫;綠綫則為資本供應曲綫。抽企業稅(亦可視為資本稅)會令資本供應減少至圖中k的一點,亦因此圖中紅格為政府稅收總額,綠色三角,則為稅收令資本投資及生產減少下,工人及企業共同承受的損失。

「減稅會令薪酬上升,正是因為減稅會令資本供應量上升。」以上圖來解讀,即是綠三角會縮細;任何在藍綫以下,MPK以上的都為工人所得回報(圖中最高的白色三角),減稅後這個白色三角將會增大。

Mulligan進一步解釋:「資本來自儲蓄,而資本成本等於稅前儲蓄(Saving)回報加上政府的稅務收益,這只是簡單的算術邏輯,沒有辯論的空間。」

「實證研究顯示,儲蓄回報在過去100年都大致不變;這個情況不單在美國發生,在其他OECD國家都一樣。因此,打算利用企業稅收來抽走部份儲蓄回報,往往只在短期內有效;換言之,企業稅長綫令資本成本上升,亦會令資本供應量減少,這對勞工及實體經濟增長來說都並非好消息。」

在去年10月,Mulligan又引述一篇權威經濟學研究指出,資本供應曲綫長綫而言是平的,而非上圖的斜向上。這樣下來,即是任何企業稅收只會由勞工負擔起來。反過來說,如果削減企業稅就可以將稅收「歸還」予勞工。因此,Mulligan深信減企業稅可以令勞工得益。

值得一提的是,Mulligan援引的權威經濟學研究,正是Larry Summers在1981年撰寫的論文

Larry Summers去年在《Washington Post》專欄就回應過Mulligan的講法,指他誤解了研究的含意,並重申該研究的推論顯示,減企業稅初期的影響將是令企業稅後盈利及股市上升,換言之主要由富人得益。Mulligan在網誌回應則指,Summers沒有直接回應研究的長綫推論,亦即減稅長綫會令工人得益一項。

在這場減稅大辯論爭論得最熱的一點,就是Mulligan的資本供求模型是否太過簡單,難以解釋「複雜」的現實世界?例如,簡化模型假設美國是細小開放型經濟、模型欠缺資源分配的分析、供求模型忽視美國經濟現實是大量壟斷及租值,這些都是反對者的指控。(Krugman這篇網誌是其中一例

Mulligan指:「Krugman及Summers等人的指控,基本上都是指現實世界遠較我採用的簡單供求分析來得複雜。這「指控」雖對但不重要,因為加入複雜因素後的推論結果,與簡化版本仍大致一致。值得留意是Krugman、Summers及Furman等人,其實並無就他們口中的『現實世界複雜因素』作經濟模型推論。通過較「複雜」的分析,可以看到他們的推論的誤差,遠較簡單供求模型所顯示更嚴重。」

其中一個Mulligan詳細回應的指控,是Summers及Krugman指工人得益與否要視乎有幾多資本資產(Capital Stock)會受企業稅影響;在這篇網誌中,Mulligan就以電腦驗證他們的講法並不成立,並附有詳細驗證推論供讀者參考。在另一篇網誌Mulligan亦提供了經濟推論 ,用以否定壟斷會令工人難從減企業稅得益之說。

對於減稅會令貧富分配更趨不均之說,Mugllian就有這個回應:「資本主要由有錢人持有,因此在短期內減稅會令貧富不均上升;但長綫而言,貧富不均反而會減少,因為減稅會令薪酬上升,即是主要是資產較少的人獲得薪酬增長。到底我們應不應該因為仇富,而不理窮人利益都要對有錢人作出短暫的傷害?我就不會這樣做啦!」

眼見多位頂級經濟學者的反減稅立場強硬,但經濟推論有欠完整,Mulligan有以下看法:「要記得,其實奧巴馬的經濟團隊亦曾討論削減企業稅 ,真正改變了的是Donald Trump取而代之成為總統,而非減稅背後的供求邏輯。 不少教授對於Trump當選感到憤慨,這令他們失去持平分析政策的能力 。這亦是我近年提倡以電腦作經濟邏輯分析的主因,因為目前為止電腦仍不會被情緒影響到它們的分析推論能力。」


到底這場減稅大辯論誰是誰非,筆者只是小小記者難當評判,只能詳列雙方證據供大家參考。我亦藉著這次訪問,請Mulligan向讀者解述一些可觀察的減稅成效量度指標,立字為據之餘亦令讀者可作更中立的觀察。

我問,失業率會否其中一個減稅成效量度指標?「失業率不是個好的衡量指標,就算就業率亦不是。企業稅會壓低薪酬,但不會減少就業,這與就業在過去一百年沒有太顯著增長,但薪酬增長顯著的道理一樣;薪酬增長提高生活水平,而非就業。」

「生活水平才是最好的量度準則,要看減稅的成效就應該觀察3至5年後的薪酬及經濟規模水平。短期的指標則是企業稅收。稅率下調應該會令稅收減少,但企業的應課稅收入會不會同時錄得增長呢?這是美國稅務局可以今年底就量度得到的指標。另一個短綫指標是投資的總額及分類佔比。到底企業有否增加投資呢?相對如住屋投資,企業投資的增長會否較非企業投資更快呢?」Mulligan教授總結說。

經濟學習誌

經濟學術討論與經濟學者專訪

Econ記者

Written by

專注寫經濟學同國際經濟嘅獨立記者 | 我個網站係 http://econreporter.com

經濟學習誌

經濟學術討論與經濟學者專訪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