順便試試 a16z A 輪產品

Maxine Maz
Aug 2 · 6 min read
(來源:Siora Photography

大約一個多月前,因應工作需求大量訂閱電子報,在經營週報快腦死之際,突發奇想,想自己發行電子報並寄給自己。靈感來自於 Facebook Memories,回顧自己幾年前的動態時,都有無限驚恐。於是我想,如瘋子般寄信給自己,也許未來不是驚恐到死,就是拯救了未來的自己。

這份因無聊而生的電子報,其中一個內容環節是「新歡」,就是紀錄自己最近又在好奇、感興趣什麼事物。由於我很容易養出各種興趣,每隔幾週可能就養一個出來,所以開始給了暱稱,稱呼為「新歡」,而舊的則稱為「舊歡」。為什麼不是舊愛?沒什麼原因,叫起來順口。同時,新歡舊歡有如後宮,舊愛寥寥可数,但地位不凡。

寫信給自己,篇幅可長可短,內容可深可淺,格式可嚴謹也可隨性。以下就是第一封寫給自己信時聊到的「新歡」,結果一下又不小心碎念太多,索性貼到 Medium。


最近感到好奇的迷你新歡是 Substack。起先是在 Stoop 這款電子報管理應用程式裡看到不少由 Substack 所發出電子報,頻率不亞於 Revue。同時間注意到的亦有 MailChimp 的 TinyLetter。

儘管當時已有發行自己信件的念頭,當時想的依然是 Revue。直到前陣子 Google Venture 創投 M.G Siegler 宣佈結束在 Revue 平台上的 3 年電子報實驗,轉戰 2019 年 7 月甫獲得 a16z 創投 A 輪資金挹注 Substack,出於好奇,終於動手找了相關資料。

創辦人之一的 Hamish McKenzie 原是科技記者,曾因報導 Tesla 而受延攬進入該公司擔任 Lead writer,爾後於 2018 年 11 月 27 日出版《Insane Mode: How Elon Musk’s Tesla Sparked an Electric Revolution to End 》(也許是近期讀物新選擇?)。

現在的我對「科技記者」有著複雜情感。第一當然是不少科技人總認為媒體的報導盡是落井下石與刻意刁難,卻根本不懂科技業,而我不認同。這類視角涉及資格論,批判媒體的「不懂」之際,本身展現的亦是對媒體產業寫報導的目與價值的「不懂」。第二,儘管如此,我也矛盾地同意科技記者雖說投入青春年華深耕此產業線,基於上述屬媒體的目的與價值,他們依然永遠是該產業的「局外人」。

也因此,McKenzie 從寫科技報導,晉身成為 Tesla — — 科技公司內負責生產內容的一份子,產製的視角跟理念勢必經歷大幅度適應,而再進擊到成為真正產業內的實作者、創業者、產品人,想必是個非常值得觀察的心境與專業轉折。

McKenzie 記者的背景也為 Substack 的商模及理念 — — 訂閱制,上了層別具意義的真誠感。訂閱制是 Substack 的重點,每一願意付費的訂閱者 Substack 會抽 10%。採訪中,McKenzie 提及媒體業近年的痛,內容人的載浮載沉。在廣告的另一端,訂閱制是一絲希望,但內容付費在網路時代,又是對免費內容現況的「直接開戰」。曾經打開的如今要收斂回來,國外固然有成功故事,例如《紐時》,中文市場看到的就算不是苦戰(《端傳媒》),也還是在實驗初期(《蘋果日報》),不然就是《東森新聞》毫不客氣在北捷買廣告嘲諷《蘋果》(是說,有這麼多錢不提升報導品質,花時間在捷運廣告,水準可見一斑)。

總之,McKenzie 似乎也抱著內容人的一絲掙扎跟放手一博,投入創立 Substack。有別於市面上常見的電子報派報系統,Substack 跟 Revue 一樣主打 editorial letter,意即重視長篇書寫,而非普遍的商務用的 Email 行銷(廣告信、活動宣傳、轉換率)。想當然耳,服務的對象不是企業,多半是個人 — — 內容創作者。這類著重簡約文字書寫的 Email 服務並非新需求,被 MailChimp 收購的 TinyLetter,問世的時間比 Substack(2017) 跟 Revue(2015)早上好幾年(2010) 。只是一兩年前有了風聲,傳 MailChimp 可能砍掉 TinyLetter。

功能

發送本期電子報給自己之前,分別註冊了 Revue, Substack 跟 TinyLetter。三者皆可免費註冊,Revue 50 以上的訂閱者才需收費,Substack 是除了抽成付費訂閱之外,永不收費。

註冊三者,心中在意的不是功能多寡,畢竟多數需求應該已是各平台的基本功能,例如嵌入 Tweet, 影片、圖片;而後台是否支援數據分析,暫時,暫時,暫時,也非必要需求。三者在功能上沒有太多差異,皆支援不同程度的客製化,細節不贅述,但 Revue 提供許多 integration,其中可以直接將存於 Pocket 的文章拖曳進信件,這讓我有點不忍不選 Revue;然而,Substack 支援 Podcast(上傳音檔後顯示播放器),確實擄獲了正在做 Podcast 的我。

Do you solemnly swear…Substack 也太可愛。

撇開功能,心中真正在意的,終究是打字環境的順暢感與舒適感。不支援 drag and drop 的 Substack,介面就像主打 minimalist writing 的文字編輯器一樣,乾淨與俐落程度自然勝過 Revue。TinyLetter 的問題在於打字的匡太小,限制性與壓迫感較強,讓人有著無法施展的壓抑感受(雖然通常打字時是在 Bear 或 Drafts 上進行,但 Substack 的簡約倒讓人覺得直接在瀏覽器上書寫也是種享受)。

Email 閱讀體驗

書寫之外,在 Email 上閱讀文章,算是這幾年意外的小確幸。曾經鄙視 Email,將之視為過時的產物,卻因為 2018 年訂閱《科技島讀》後,初嚐在 Email 上不受干擾閱讀長文的安靜。爾後,因工作需求大量訂閱電子報,科技記者 Jessica Lessin 創辦的 The Information 習慣以 Email 完整交代近期的報導,再次讓我感受到有別於一般視覺分心的廣告信件,也多了願意訂閱的小花花。接下來的,大概就是 M.G. Siegler 的落落長文字讓我甘願讀完。

在部落格、網站、社群媒體上講話,儘管不想承認,依然是社交與外界眼光上的負擔。但 Email,有著先是 Email 地址本身的過濾,以及 Email 服務系統(如 Gamil)的隔離(內容出現在信箱的私人的封閉場域,而非公共公開場域),加上不受 SEO 搜尋上陌生人的闖入干擾,總是多了許多自在與自由。(延伸補充,Substack 的信件內容可以變成 public posts,同時亦提供 reader discussion thread)。

走筆至此,用一篇超出我預期長度的「文章」(?),開啟自己給自己的第一份電子報…

End Here

A collection of essays, notes and murmurs by Maxine Maz Chiao on books, history, discovery, technology, observing self.

Maxine Maz

Written by

喬編分身。我喜歡冷門的想法、喜好批判、喜好自省,所以多數人不理解或沒共鳴。可是沒關係,人生不過這麼長,只寫別人愛看的滿足了行銷,但委屈了自己不好。

End Here

End Here

A collection of essays, notes and murmurs by Maxine Maz Chiao on books, history, discovery, technology, observing self.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