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走北歐(二)

從莫斯科到聖彼得堡,我們為了節省趕路的時間,採用了較原始的交通方式──綠皮火車隔夜去往這座城市。列車上能看的風光不多,倒是有些習俗上的體驗。我們按「約定俗成」給了列車員一些小費以拜託關照,又用金屬的門閂把車廂門緊緊頂住,因為到了夜晚,是小偷的狂歡。


聖彼得堡

這是一座港口城市,俄國曾經的首都。冬宮夏宮、眾多大教堂、涅瓦河以及涅瓦大街,都給人留下繁華熱鬧的印象,跟莫斯科是兩種不一樣的風格。

涅瓦河孕育了聖彼得堡。走在涅瓦河畔,名列世界四大美院之一的列賓美院就在這裡,而俄國沙皇曾經的皇宮──冬宮也坐落對岸。但這裡並不嚴肅,有老人在河邊釣魚,有集市和甜筒車,還有停靠在岸邊的輪船特色餐廳以及博物館。八九月份的聖彼得堡,太陽在夜晚九點才會落下來。我們在晚餐后走在河邊,遇到散步的騎車的踩滑板的,這裡的生活節奏同樣緩慢而自然。涅瓦河,是每個聖彼得堡人的涅瓦河。

或許正是因為河水,因為海上的運輸和貿易,讓這里人顯得更加熱情和善良。好比問個路,即使當地人對英語并不熟絡,但他們的熱心會一直到幫你解決問題為止。分小隊行動的時候,我們沒有搞懂接下來想要去的景點方向,我們跟一位女生問路,她一下子也沒有記起來該往哪兒走,於是馬上打電話問她的朋友,並繼續替我們問其他路人。在異國他鄉受到這種禮待真是讓人動容。

涅瓦河畔
冬宮門外,亞歷山大紀念柱

說說冬宮,地位就如同中國故宮。以世界四大之一博物館著稱,冬宮裡面藏有很多珍貴雕塑與珠寶。而相對於故宮,冬宮卻沒有那麼多的室外空間,它的宏偉是體現在室內空間上的,每個房間都很寬闊、有著很高的層高,是另一種的奢華。

如果說冬宮以珠寶雕塑油畫聞名,那夏宮讓人留下印象的就是海景和噴泉。海景是因為這裡依靠著波羅的海,噴泉則在夏宮每個角落都有循跡。圓明園被稱作是「東方夏宮」,這裡的「夏宮」正是指聖彼得堡的彼得夏宮,俄國沙皇也將這兒打造成他們的避暑宮殿。古往今來的帝國宮殿,都集了當時候建築藝術之大成,相信是不會褪色的罷。

夏宫
伊萨基普大教堂
夜晚的涅瓦大街

由於鬆軟的沼澤地質,聖彼得堡建不了很高的建築。雖然樓宇普遍偏矮,但整體卻要更漂亮幾分。街道也不是很寬,即便最繁華的涅瓦大街,也只有五六條車道。沒有那麼多遠觀就把人震撼到的土木,削弱了距離感,或許也是聖彼得堡倍感親切的原因之一。城市由磚石和人們的勞力一點點地搭建起來,在這裡,天主,以及人們本身,才最尊崇。


芬蘭是直接驅車去的,主戲要開始了。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