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媽媽,亦是社區義工;
深水埗Maymay的生活。

北河街市政大樓五樓
被訪者MayMay

星期日的下午,北河街市政大樓聚集了不少小孩及他們的父母親,小孩們固之然以忘我的玩樂方式,盡情地表現歡愉;而家長們則圍在一起,暢談生活瑣事。當我看見今天故事主人翁Maymay的時候,她獨自坐在場館的一旁,手持文件及電話,忙著的樣子。在她面前是一輛手推嬰兒車,承載兩歳的獨生女兒。

MayMay來港8年,與丈夫及女兒居住深水埗桂林街的私人大廈。MayMay是一位全識家庭主婦,照顧家裏的大大小小,包括各人的飲食、家務教育等。平日多與小女兒到深水埗的公園或週日到北河街市政大樓玩樂。

自我充權(empowerment)的婦女,積極生活
MayMay為人樂觀開朗,忙於照顧家庭之餘,亦積整參與社區活動-她正在參與協助來港新移民家庭組織-〈新家園〉的義工。深信MayMay的人際關係不俗,「好多時都係同深水埗的朋友玩。」一位積極向上的內地母親,離鄉別井,來到陌生的地方,面對著新的人際關係與生活方式,甚至是香港社會對新移民的攰視,不但沒有逃避與憂愁,而且還勇敢努力地面對自己的生活,參與社區義工,替別人消愁。這令我感到佩服且欣慰,皆因Maymay正正活演了充權(empowerment)。

生活的憂慮
問及Maymay對生活的煩憂,她說:「住屋囉!」始終,就算是深水埗,私人樓宇的租金仍然佔家庭收入的三分之一,而且單位細小,極度壓迫感。假如一家人能夠上樓(公共屋村),便能減輕家庭開支負擔,解放金錢上的壓力。其次是女兒的教育問題。雖然女兒不過是兩歳,仍未開始上學,但對於未來,Maymay需承擔女兒的教育費用或學童之間的競爭,構成Maymay的擔憂。

女人的偉大特性:體諒與忍耐
最後,問及MayMay與丈夫的關係如何,「多唔多同老公一齊出街或家庭聚會?」她回應道:「老公唔駛返工,有時都會出去,但都是附近地區。以前都會全家人參加一些社區組織或區議會舉辦的親子活動,如一家人到海洋公園玩,但而家少啲喇。」她透露:「有時老公會埋怨她家頭細務做得唔夠好;亦會為了教育問題而發生爭吵。」丈夫亦會對她說:「成日做義工,咁有愛心咩?」所以,Maymay會盡力遷就,「咪等佢返工先至做義工囉!」不過,似乎並不是所有家庭糾紛都能以避重就輕的方法解決,當面對無法解決爭執或丈夫發脾氣時,她說:「忍啦!都無計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