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ate/Alice 03 — Caster 3

1862年6月15日

自從接受魔術協會的討伐委託至今已經過了2星期,成功跟目標對像瑪莉.皮爾斯接觸,在試探後便全力撕殺,差點就要死在她的劍下,與最初計劃要打的安全的消耗戰策略偏離甚遠,幸好還是讓她受了不輕的傷害。

剛收到協會的消息,她已經逃了去法國。

離開英國的追擊並不在協議的範圍內,故此任務完結,現正著手執行另一項目標 - 攻略她的工房。

作為當代降靈術大師的她,到底在進行什麼樣的研究呢?我很好奇。

1862年6月22日

花了一星期時間,總算把所有陷阱拆除,跟想像中一樣,貴重的物件及研究不是被帶走,就是已經遭到破壞,但遺下的東西仍有可觀的價值,足以讓我一窺她的研究。

最後抵達了這行的終點 - 執行儀式的地窖,裹面一如想像的充拆著屍體的臭味,但佈局卻出乎意料。

牆壁及地板被朱紅色的顏料畫上了不同的圖案,材料是人血,這在降靈中術並不罕見,但問題出自於圖案,沒有任何魔術的意義,不會帶來超自然的力量,只是單純的塗鴉,而且是有如小孩般粗糙幼劣之作。

不,大概真的是小孩畫的,在不遠處就躺著一俱兒童的屍體。大概死了2天,估計是被皮爾斯關在這裹,然後在她逃跑時遭到遺棄,就這樣餓死了,證據是現在這副皮包骨的樣子。

如果當初加把勁早2天完成攻略的話,或許便能救得了她。

(白奕棋:這裹的筆跡有點搖擺不定,他當時的內心相當動搖吧?)

在旁邊有一把刀子及儀式用的筆,上面施加了讓血液不會凝固的魔術,在屍體的左手手臂上有許多的刀傷,難道說是她用自身的血液畫出這些塗鴉嗎?

在暗昏的地窖,孩子用刀畫破皮膚,讓鮮血倒入筆桿,再蹲在地下畫畫…….

當腦海裹想像出那番景像時,竟讓熟知各類邪惡儀式的我也感到一陣惡寒。

到底是出於什麼原因才讓她不惜傷害自己來作畫呢?

環望四圍,在前方有著估計是兔子的東西,畫得太爛所以很難識辦,旁邊應該是一個懷錶,遠一點有堆長出了四肢的撲克牌正跳著奇怪的舞蹈,地板上有一隻沒有身體的貓,像是要吞食途人般拼命掙開嘴巴,還有許多奇奇怪怪似是而非的動物,以及茶杯椅子這類傢俱﹏

這是一場茶會嗎?真的場瘋狂的茶會(Mad Tea Party)。

Chaos Child — 遊戲截圖

1862年7月4日

這天應達克華斯先生的邀請跟三名美麗的女士一同暢遊泰晤士河,她們都是享利.喬治.李德爾的女兒,二女的名字叫愛麗絲,是位楚楚可憐的動人女性,有一雙明眼的眼晴,總是用好奇的眼神望向四週,毫不吝嗇笑容,那清翠的聲線彷能洗滌心靈,把我內心的陰霾一掃而空。

不過大女就有點壞心眼,看見我這副模樣後突然出了一題目,要求即場創作一個故事,內容越荒誕越好。

愛麗絲小姐立即拍手叫好,騎虎難下,只好硬著頭皮上吧。

這時想起了那個血色的瘋狂茶會,要不要向大女報復說一個血腥的故事呢?想必會讓她嚇破膽。

但在愛麗絲小姐熱情的注視下,殘酷的部份的自然地消失不見,餘下荒誔的妄想。

「有一位叫做愛麗絲的頑皮女孩,一個人走進森林,忽然間見到一隻拿著懷錶的兔子走過,嗯,這兔子喊著”要遲到了”,”要遲到了”,愛麗絲好奇地追著那兔子爬進樹洞,跌進了一個地窖⋯⋯,不,一個地底的世界。」

「她被長出手腳的撲克牌領著,來到了一個花園,那裹有⋯⋯一位女皇,那些撲克牌是她的士兵,一場瘋狂的茶會要開始了!」

「當她醒來的時候,發現自己枕在姊姊的腿上,她把剛才發生的告訢姊姊,但姊姊不相信,告訢她一切都是夢。」

好不容易終於說完這個故事,面頰傳來炙燒般的熱度,原因有一半來自於尷尬的心情,自己竟然說出了那麼荒唐的故事;另一半則為愛麗絲小姐那興奮及熱烈的掌聲感到害羞。

「查爾斯先生,剛才的故事真的很精彩,是我聽過最好的故事,要不要考慮出版讓更多的人讀到呢?」在太陽下山前,我們送了她們回家,在離別前愛麗絲小姐忽然說道。

1864年11月26日

一直埋首於研究之中,2年的時間匆匆流逝,無論是解析瑪莉.皮爾斯的儀式,還是創造自己的術式都有顯注的成果,要寫下的故事也都完成了,書名決定了叫做愛麗絲夢遊仙境(Adventures in Wonderland),預計會在明年出版。

這是一份禮物,分別送給二位愛麗絲,首先是活著的那位,給予了她手稿以及親手繪畫的插圖。

然後是已經死去,連名字都沒有的女孩,她將得到愛麗絲這個名字,孤獨地死於地窖的命運將被改變,世人只會知曉她那活躍的冒險,並一直活在讀者的心中,這是一場儀式,是我送給她的一場鎮魂及轉生的儀式。

…..

……..

…..

….

1884年6月20日

今天是離開倫敦,前往日本的日子

…..

………..

1888年9月9日

確認瑪莉.皮爾斯再次回到了倫敦,最近發生的事件都是她的所作所為,這搞到魔術協會焦頭爛額,事態正朝向協會無法解決的局面。

協會再次委託我進行她的抹殺工作,這是第三次跟她交手了。

⋯⋯

1888年11月10日

再見了,瑪莉.皮爾斯。

這是我們最後一次交手,她死了,她成功了。

目錄 下一回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鏡奔流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