拼裝火柴的誕生

yi-zheng zhou
Jun 1, 2019 · 4 min read

製作《人情咖啡店》贈品的回憶

在行人文化實驗室的眾多古怪行徑中,我覺得在贈品製作上,我們經常有過人近乎變態的意志。某個年代,幾乎每家出版社,整天都在思考什麼樣的贈品可以拿來搭配某一本書,讓那本書變得更有吸引力。是的,我其實就是在說自己。

當初出版Hally的人情咖啡店的時候,無論從書中或者跟著Hally到處跑咖啡店的時候,都知道火柴盒是這些老派咖啡店的門面之一。所以當時預計出版之後,我們就打定主意要跟著新書出版、製作一組火柴。

Hally的人情咖啡店火柴組合

這個想法出來以後,我們如同著魔一般,在這過程已經沒有任何事情可以阻止我們了(但偏偏阻止我們的事情排山倒海而來)。

當初一開始,我們當然希望台灣還能找到一家統包的公司能幫忙製作火柴盒,我們實際上也在台北果菜市場附近找到這種專門做大飯店相關周邊的廠商(各種紙巾、房間裡的便條紙、火柴等等)。剛問到的時候(行人同事以打電話不手軟聞名天下),我們真是歡欣鼓舞,如同賣火柴的小女孩發現自己的火柴可以當柴燒,而且燒個五六天都沒有問題,但後來發現兩個問題:1.廠商對於我們的量很不滿意,不時露出晚娘面孔。2.全程是在大陸製作,期程很久,應該趕不上人情咖啡店的發行時間。好的,我們決定跟大陸晚娘說再見之後,立刻必須提出方案B。

我們將六矅社的火柴盒放在辦公室桌上拆解,分析其構成:1.火柴外盒(包括印刷、設計以及那時候我們還不知道叫做紅磷的摩擦點火部分)2.火柴內部(包括火柴木棒與火柴頭部分)。我們逐條討論,必須儘速知道哪些部分我們可以在期程內完成,不然應該馬上放棄。

1.火柴外盒:

印刷:沒在怕,我們認識的印刷廠比吃過的豬肉還多。

設計:Hally正好在書中畫了好幾個台灣人情咖啡店的特殊設備,加上傳統文字標語,就是超有味道的設計了。

紅磷:這什麼鬼啊?我們打過一輪台灣的化學材料行之後,發現掏寶上面有賣一張一張的紅磷紙。

火柴棒的部分,我們各方聯繫,知道最後一家位於台南的火柴工廠在當年已經關廠了。但不斷追問下,發現他們廠內還有最後一批包裝好未發出去的火柴。所以我們馬上決定全數買下,然後將火柴棒取出(這時不手軟的「電話手」馬上變成「家庭代工手」,放入上面我們自行製作的火柴盒。

圖解如下:

圖的左邊就是來自掏寶的紅磷紙,右下就是來自台南最後一批完全台製的火柴,右上則是以Hally的設計所印刷出來、尚未包裝紙盒。

「拼裝」火柴一覽圖

在所有材料到齊(紅磷紙在新書上市前兩天才送到台灣)之後,我們正在揮汗喘口氣的時候,合作的網路書店突然來電表示,火柴作為贈品對於貨運快遞業者似乎有些疑義,希望我們想想辦法讓通路覺得安全一點。

所有同事於是聚起來研究之後做了一個很不科學的決定。雖然我們調查紅磷本身不是可燃物(可燃物是火柴頭),但為了讓謹慎小心而無腦的貨運業者安心,我們只好在紅磷紙上面再貼上一張透明可撕的隔離紙,如此,我們的自製火柴盒終於能準時跟著人情咖啡店上市。大家因此可以一邊燒火柴、一邊流淚讀新書。

最近在行人囤貨區看到當初剩餘的人情(血淚)火柴盒,很可惜邊上的隔離紙,沒能像當初業者所說會像3M便利貼一般隨時可以撕下,現在隔了幾年之後,隔離紙要嘛會把紅磷一起撕下,要嘛會留下一堆膠,可以擦火柴的地方只剩下一小塊。即便如此,我用它點起火來,還是有覺得自己青春(明明是老年)燃燒得很火熱哈哈哈。

局部特寫
yi-zheng zhou

Written by

Editor in Chief of Flaneur Culture Lab, Founder of Fork.work, 文化編輯者, and a patient of brain cancer./行人文化實驗室總編輯、支流文化創辦人以及步行愛好者、嚴格生酮飲食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