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i-zheng zhou
Apr 2 · 3 min read

最早認識川口葉子這個作家應該是在開始迷上日本咖啡店,也同時開始製作Hally的書《遙遠的冰果室》的時候,那時候,可以感覺到川口葉子非常細緻地了解每一個咖啡店細緻的故事、擺設與心意。

為了更瞭解她,當時把她所有的書籍都買回來看(無論中文或者日文),在其中,後來最喜歡的是一本跟咖啡並不直接相關的書《不思議的樓頂》

帶杯咖啡或者一本書、一把椅子,

到樓頂,做什麼事情都好。

站在樓頂,就是一種生活方式。

放下手邊的事吧!

有時,人就是需要一個能夠眺望遠處的地方。

這本書其實就是替我們找到一個觀看城市的另一種方式,最基底的內容是:日本(東京)有哪些位於屋頂的咖啡店或者餐廳,然後搭配適合在屋頂的菜單跟咖啡煮法(其實就是太陽下適合的活動)。對我來說,這本書更吸引我的地方的是形式本身:

A、書的一開始,以略為粗糙(手感)帶領大家走上某個東京的屋頂:

不知為何,我就超級喜歡那兩筆簡單畫出方向的線條,如同有一個朋友就在我眼前用手指出一條開心的路,然後說:在那門之後,會看到這個城市全然不同的景色。

B、川口葉子另外還這種愛上屋頂的行為與一種價值觀結合在一起:注意有沒有樓頂可以上去的行為叫做R-hunting,站在街角感覺某個屋頂很棒的感覺叫做R-直覺,喜歡這些行為的人叫做屋頂客。

C、川口還提到(偽造)了一本傳說在屋頂客之間流傳的書《屋頂客心得》,這本書很難找到,可能每半年才會在二手書市出現一次,書中說,屋頂客才不會錯把別人的慾望當成自己的。

其實,照理說,像我們這種不斷離開家鄉,去異地讀書、工作的人應該是不會對屋頂有太多感情的,因為打開591網頁,我們經常能夠住得起的房子,就是頂樓加蓋,所以提到屋頂應該就是想到自己悲慘貧窮的命運。再加上台灣老公寓有一種「屋頂就是屬於最高樓層住戶」的神奇不成文規定,所以我們連哄帶騙走入一般公寓一樓、大概突破萬難(各種堆積物與鞋子)、走到樓上,經常又會遇到另一個無法打開的門鎖,將屋頂的神奇景緻擋在門外。

總之,這是一本我很愛的書,無論是形式,還是一個偷看人家屋頂(或者從屋頂偷看的)背後加上的生活哲學。

去年「城南有意思」活動的時候,我在與擺攤空擋,偷偷爬上書展旁邊廢棄(?)建築的樓頂,然後拍下了幾張照片,算是我作為屋頂客的戰績之一吧。

FLANEUR 行人文化實驗室內容發展部

a content provider at Taiwan.

yi-zheng zhou

Written by

Editor in Chief of Flaneur Culture Lab, Founder of Fork.work, 文化編輯者, and a patient of brain cancer./行人文化實驗室總編輯、支流文化創辦人以及。

FLANEUR 行人文化實驗室內容發展部

a content provider at Taiwan.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