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血咖啡師是如何練成的?

做了三年咖啡
我開始感到迷茫
不知未來的路如何走下去
決定離開咖啡業界
轉行跟我舅父做水電
以為日後拿了水電牌後
每月收入有幾萬蚊會不錯
但跟了幾個月之後
我發現跟其他師傅相處不來
他們喜歡食煙、飲酒、賭波、睇馬
這些活動又不太適合我自己
只好死死地氣走回咖啡行業

當時碰頭有一個以前在上環工作認識的客人找我
邀請我到他在科學園的cafe幫手
去那間cafe看完之後
我即時拒絕了他
原因是四千呎的cafe
講的是200幾個位
如何去做?

平時做三、四百呎的cafe已好叻仔
再大少少一千呎
有三、四十個位
做到都好巴閉
四千呎的場都不知如何做

他之後又再打電話遊說我
我就嘗試倒轉去想
我一直只在天后、灣仔、上環沖咖啡
是不是也可以去到九龍、新界沖出好咖啡呢
如果我可以在新界營造一個咖啡氣氛
客人就不用只在中、上環的地方才飲到好咖啡
在科學園這個地方也可飲到好啡

我在科學園工作的首兩年很辛苦
經過四年的努力
我做到科學園租務處的大佬都說:「要飲咖啡就落去找飛龍。」
收工後我也開了很多咖啡工作坊
有拉花班、tasting
把自己讀完書學到的東西教授給其他人

我後來再參加香港咖啡師大賽
自我訓練取得第二 (多年前第一次參加只取得尾二)
震撼啡界
一個沒有backup的人
只靠自己做咖啡的熱誠
就一條龍闖了入初賽、半準決賽、決賽
我都很開心

去年
我在觀塘開了一間教室
專門教人煮咖啡和拉花
做了咖啡都十年八載
只欠一個前夢想未完成
就是開一間實體店
碰巧早兩個月
我在太子找到這個舖位
感覺地點很方便
又可放長吧檯
讓我跟客人近距離互相交流
就決定開店

開一間cafe
不一定要提供All Day Breakfast
客人也不一定要食個意粉
可以單純入來喝杯咖啡
看著我沖咖啡
又或隨意玩電話
就是大家都有一個空間去做自己喜歡的事
我相信這個經營模式在香港比較少
但日本就有很多

我當然明白香港有舖租的壓力
但我又很想跟自己意願去做
所以人家都說我很夠彊
我在啡界那麼多年
一直都不埋咖啡老闆堆
很多老闆都有邀請我一起開咖啡店
但我知道我不是這類人
因為一在那些地區開店
你就要玩計數
要做幾多杯去交租
各方面的人手如何去節省
有很多很多的計算
我真的不喜歡這樣去做
所以我寧可用自己的方式去開現在的店

開這間店
真的很辛苦
做了兩個月只放了一天假
而那天假我還是走去上堂
其他時間我都在咖啡店
由早上11點都晚上10點
附近的街坊和店舖都讚我厲害
問我 :「是不是鐵人?不用睡?」
當然不是
只是這些事是我喜歡做的

多年以來
我的理念都是:「我是站在前線沖咖啡的那個。」
不會因為我拿了什麼獎項
我就掛個名出來
再開其他分店
這是我一廂情願的想法
其他人可能說我傻
但是客人來找我
其實都是想我沖給他們喝
他們不會是想來到飛龍咖啡
然後不知是誰沖給他們

我從世界各地訂咖啡豆回來
希望有很多不同類型的豆給客人去試
把大家的味蕾拉闊一些
雖然運費和成本都很高
但我覺得一試無妨
畢竟大家都會想每次喝咖啡都有些驚喜

#EatersInHK @ 飛龍咖啡
地址:太子界限街23號地下A1號舖
電話:3571 9208
營業時間:星期一至日 11:00–22:00
Facebook: https://www.facebook.com/%E9%A3%9B%E9%BE%8D%E5%92%96%E5%95%A1-1705774392997011

如果您喜歡這篇搵食故事,請多按幾下「拍手」給我們鼓勵。

按”follow”可以追看更多香港人的飲食故事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FoodEaters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