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Lam
Oct 17, 2018 · 3 min read
“man and woman standing at the right side of the street” by Igor Son on Unsplash

我在社交網絡差不多都只說區塊鏈及創業,其實我對歷史、政治及哲學亦非常有興趣。我不認為初創要迴避政治,因為有人的地方就有政治,而對我們這些搞區塊鏈的人來說,政治是個大題目,因為我們用區塊鏈是希望構建去中心化的應用,但去中心化又應要如何管治呢?這不是政治是甚麽?

香港近期大大小小的事都有好幾筆,每一個處理都只是魚與熊掌的取捨,就算 51% 的人同意某個取態,難道你可以不理另外 49%?在我們在做的區塊鏈上,我亦在思考一點。古典的拜占庭容錯 (Byzantine-fault tolerance) 理論說,只要惡意的節點 (malicious nodes) 少於總節點的三分之一,風險就可控 (大概是這樣吧,我是斷章取義的,說太深入就超出本文主題啦),但最好是少於 25%,因為一旦惡意節點接近三分之一,其餘 (即稍高於三分之二) 的正常節點會有機會出現不穩定,以至整個系統都不穩定。

若有接近 (但不多於) 三分之一的節點不同意某個更新,這更新是可以繼續進行,毋須理會反對的節點 (噢!不同意與反對是否一樣?不同意及反對,又是否代表有惡意?這亦是另一個區塊鏈管治的有趣議題),因為我們用的共識算法是被設計成永不分叉 (never forks),若未能達至三分之二以上的共識,寧可剎停,都不會繼續出新的區塊,一切以系統安全為首要考慮。

但,33% 的節點的取向,我們真的不理會?若 33% 太多,25% 呢?20% 呢?多少才算多,多少才算少?

隨著一條區塊鏈的發展,總會遇到重大的有爭議性的更新,如果第一次更新有 20% 的人反對,或許還好,而當第二次更新,同一班人再反對而不獲接納,多少就會有點不是味兒。每次更新,或許都能獲逾三分之二的節點同意而獲通過並進行,但每次都會累積了一些與主流節點相左的節點,當二十次更新後,與主流節點有大小不一的意見不合的人,累計的數目可能已遠超 33%。

現在回想以太坊的成功,或許就是因為比特幣社區一直以來已累積了不少持不同意見的人,Vitalik 這天才在最好的時機出現,提出一個驚人的想法,就令很多比特幣社區的人加入去以太坊,其餘的事就是歷史了。

現實世界,不同意見的人不一定是有惡意,但當我們視他們全部為有惡意,那麽他們都被逼成為有惡意的一群,他們更有可能成為一群像梁山泊的存在。

問題的處理可以很直接,就是你打算犠牲哪部份人。政治往往是妥協,但當有一班人覺得自己每次都是要妥協的一方,系統就會不穩定了。最要命的是,香港近幾十年,誰是真正的惡棍,盲的人都看到;而又是誰,預見自己工作 50 年都買不到房,大半世都沒機會打高球,快死了都無錢醫病,到真的要死了都買不起骨灰龕?預見死無葬身之地,倒不如做條梁山泊好漢,至少能在小說中被世人瞻仰幾百年。


開始在我的發佈中加入 LikeButton。LikeButton 由 LikeCoin 基金會推出。當你將這個 LikeButton 加入到你的內容,你就能將讀者的點讚化為被動收入,獲得真正的有讚有賞。

Forbole 中文平台

布樂鏈中文發佈

Terence Lam

Written by

destroy modern slavery

Forbole 中文平台

布樂鏈中文發佈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