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erence Lam
May 7 · 3 min read
(Source: https://www.skalex.io/wp-content/uploads/2018/12/contrasting-philosophies.jpg)

我近幾天重啟招聘模式,希望找到志同道合的夥伴加入區塊鏈事業。在香港做區塊鏈是搞革命,因為香港科技界主流近年被官媒洗腦,週圍都談人工智能及大數據,大家很多時只看到表像,我們這類區塊鏈創業者就像創科界的長毛一樣,或是電影 Matrix 中的 Morpheus。

Peter Thiel 的觀點

我先借用一下 Peter Thiel 的一個訪問中的一節:

他拋出一個辯論題目,就是加密代幣 (cryptos) 與人工智能會否成為兩個陣營?前者是自由主義 (libertarian),後者是共產主義 (communist) (註:這是 Peter 說的,不是我說的)。Peter Thiel 在訪問中亦有談到中國對加密代幣及人工智能的截然不同的態度,大家自己看看吧,不想看片就看這節錄 (註:這是 Peter 說的,不是我說的哦。。。)。

十個 CS,九個 AI

我斗膽地將 Peter Thiel 這觀點化為己用,不同的是將加密代幣延伸至區塊鏈,而人工智能則明確地包括大數據。當將這些東西結合起來,或許能忽然覺醒,終於明白在創新科技的思維一向落後於世界的香港政府,為何要大力推動人工智能了。

香港十個 CS 學生,九個是想朝人工智能或大數據的方向發展。我需要更努力向大家推銷區塊鏈事業,因為若運用得宜,區塊鏈能解放已走向專制極權的互聯網,這亦是我們在互聯網奮鬥了超過十年後投身區塊鏈的動力。

一起構建去中心化互聯網

區塊鏈有不同的落地方向,我想邀請各位考慮投身區塊鏈事業,是希望一起參與構建新一代互聯網:由無數區塊鏈組成的去中心化互聯網。大家想像一下,不是由 Facebook 或 LinkedIn 主宰的社交網絡,不是由騰訊或 Line 主宰的即時通訊工具,不是由 Google 主宰的搜尋器,不是由 PayPal 主宰的支付系統,還有去中心化的 VPN,去中心化的直播 app,去中心化的遊戲平台等等不同的應用,將它們連起來,構築這個新一代去中心化互聯網。

Photo by Christian Wiediger on Unsplash

通過區塊鏈技術,弱化在現有互聯網世界壟斷管理權及進行監控的中央權威機構,將管理交由社群負責,社群通過持有不同項目的加密代幣來成為這新互聯網的持份者並參與管治。

我並不認為 100% 絕對的去中心化是可行的,更不認為去中心化能解決所有問題,但它能解決互聯網上的不少問題,並創造新的管理及經濟模式,例如我們 Forbole 自身作為一家公司,都會朝向去中心化運作,我們希望同事們都有合夥人的思維及利益,並能開辟自己的天地。


Forbole 中文平台

布樂鏈中文發佈

Terence Lam

Written by

destroy modern slavery

Forbole 中文平台

布樂鏈中文發佈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