談區塊鏈事業(二):加入 Forbole,同建新互聯網

Terence Lam
May 12 · 11 min read
Photo by chuttersnap on Unsplash

Forbole 在招募初始團隊

對很多即將投身社會的同學來說,區塊鏈充滿前景,但看起來卻非常艱深,又未能真正地觸摸到區塊鏈帶來了甚麽。所以很少人夠膽說自己想投身區塊鏈行業。在香港,與區塊鏈相關的企業集中在 FinTech,絕大部份是機構層面的區塊鏈,而我們 Forbole 則給大家一個在香港以至亞洲區都很少見到區塊鏈初創的事業發展機會。

我與 Kwun 在 AppWorks 的台北基地,為 Cosmos Launch 努力中。

首先,直接打個廣告,我們在建立初期團隊,包括 Community BuilderCore Developer (Blockchain)Graduate Developer (Blockchain)UX DesignerBlockchain Developer (Intern)Marketing Assistant (Intern)

再來,讓我較全面地介紹一下 Forbole 是甚麽。

Cosmos

區塊鏈旅程的開始

我與 Kwun Yeung 在 2009 年開始就合夥從事互聯網項目的開發及推廣服務,到 2017 年中接觸到區塊鏈,幸運地我們不是先看到 ICO 的亂象,我們是看到區塊鏈如何被運用到物聯網,從而一下子震撼我們 — 我們很快意識到區塊鏈將會改變現在被中心權威壟斷了的互聯網,我們的事業將會被徹底改變,而我們希望參與這場改變,我們尤其希望改變被 Facebook、LinkedIn 等腐敗的中心權威所壟斷的社交網絡世界。

走進 Cosmos

在短暫地探索 Ethereum 後,我們認為 Ethereum 的可擴展性的限制並不易短期解決,未必適合我們。然後我們看到 Steemit 才知道原來共識引擎可以有很多種,一向充滿好奇心的我們就繼續探索,倒底有沒有甚麽更適合我們的共識引擎或開發工具呢?然後我們找到了 Jae Kwon 及 Ethan Buchman 開發的 Tendermint,以至他們的 Cosmos 構想,深深被他們折服,然後我們就加入了 Cosmos 社區,這是 2017 年 12 月的事。

我三月底時寫過一篇 Cosmos 101,大家可以看看,當然亦應該要看 Cosmos 的官方介紹

看看 Cosmos 創辦人 Jae Kwon 如何介紹 Cosmos:

Cosmos 不是單一個項目,而是一個新互聯網,一個去中心化的互聯網。通過跨鏈通訊協議,將無數的區塊鏈高效、安全及有效率地連結,從而解決多年來困擾區塊鏈世界的擴容、耗能、低效等的老問題。

Cosmos 驗証人

我們打算以 Cosmos SDK 來開發用於社交網絡的區塊鏈,但過程中意識到我們要先理解如何營運區塊鏈上的驗証節點,所以我們走上了 Cosmos 驗証節點之路。因為我們是於 Cosmos 社區早期就開始活躍的人,亦是鮮見的來自中國地區的,所以我們創始人 Kwun 成為 Cosmos 於 2018 中的一個 Q&A 訪問對象,受訪者還包括 Cosmos 其中一個最大的投資者 Dokia Capital 的 Aural (投資了 1,000 萬枚 Atoms) 及另一活躍社區的驗証人 Chainflow 的 Chris Remus:

Big Dipper

在學習區塊鏈的過程,我們發現社區中大部份團隊都偏重底層技術及網絡安全,而較少重視用戶體驗,而這正是我們的強項。我們為自己做了一個區塊鏈瀏覽器,然後看到 Cosmos 有個 HackAtom3 的比賽,我們都挺有信心能拿到一些奬項,所以為項目改了個名字然後報名參賽,這就是 Big Dipper 了:

http://cosmos.bigdipper.live

結果我們在 HackAtom3 的一個組別取得第二名,贏到 5,000 美元等值的比特幣。時至今天,Big Dipper 在 Cosmos 社區內大受歡迎,根據 Google Analytics,在過去兩個月,Big Dipper 有近萬個自然瀏覽,他們來自全球 120 國家的接近 2,000 個城巿,使用的語言達 109 種。

驗証節點生涯

試煉

在 2018 年末,Cosmos 的重要里程碑展開了- Game of Stakes。GoS 作為Cosmos 主網上綫前的預演,是史上第一個基於拜占庭容錯、具實質經濟誘因而有逾 200 個節點參與的競爭性的去中心化網絡,各參賽節點施展渾身解數,既要保衛自己的安全,又要找機會進行攻擊。

GoS 發展有些戲劇性,但最終還是在波濤中完成了。在高手如雲的 Cosmos 中,Forbole 名列為 “Never Jailed” 勝出組別之一員,獲得 5,000 枚 Atoms 幣的奬勵 (Atoms 上巿後曾高見 8 美元以上)。

IRISnet 是 Cosmos 官方在中國的策略夥伴,按目前的計劃,它們的 IRIS Hub 將會是第一個與 Cosmos Hub 以跨鏈通訊協定連接的樞杻,若這計劃成功,將是區塊鏈技術的重大突破!我們亦因為 Cosmos 而進入了 IRISnet 的社區。

IRISnet 並沒有類似 GoS 的一次性比賽,而是有個分階段的激勵測試網,我們最終獲得第一名,贏得超過 50 萬枚 IRIS 幣 (Iris 上巿後曾高見 0.2 美元以上)。

實戰

我們在 Cosmos 及 IRISnet 上逐步建立了一小點聲譽,而兩者的主網於今年 3 月正式上綫。至目前,Forbole 在 Cosmos Hub 全球 130 個驗証節點中排名第 16 位,在 IRIS Hub 是第 8 位。

隨著 Cosmos 的原生加密代幣 Atoms 在交易所開始進行交易,一向較低調的 Cosmos 的名聲亦突飛猛進,巿場像忽然醒覺有一個優秀的項目在解決區塊鏈的重大技術瓶頸,真正實現繼以太坊後的第三代區塊鏈。目前 Atoms 巿值排名全球第 15 大。

同時,當巿場有更多的區塊鏈採用 Tendermint 作共識引擎,它們都需要驗証節點,這令 Cosmos 上著名的驗証節點亦有更多發揮所長的機會。所以,我們開始擴展加密代幣資產組合,例如我們以少量資金參與了 Terra.money 的私募以助啟動我們的驗証節點,並於其主網在上週上綫時作為其創世節點之一。Terra.money 是個基於 Cosmos 技術的穩定幣系統,我們目前在其驗証節點中排第 22 位。作為穩定 Terra 幣的權益抵押幣 Luna,在上週開始進行交易,升幅逾 300%。

我認為區塊鏈驗証人可以說是一種新類型基金經理。通過對區塊鏈技術及社區的了解及人脈關係,我們將繼續發展驗証節點的業務,令加密代幣的收入來源更廣泛,同時令我們的品牌接觸到更多的人。

ForboleChain

ForboleChain 是我們在籌劃的區塊鏈。由於 ForboleChain 的計劃將有重大變動,故目前的白皮書已過時,我們將會在大概三至六個月內完善細節再行公佈。

在 Forbole 的發展機會

Forbole 目前全職員工只有Kwun,我們一直壓縮開支,並不擴展團隊,在靠著自己省吃儉用,及十幾位朋友的少量天使資金支持下,用了一年半時間建立了以上的基礎。簡單概括:

  • 雖然還不多,但我們每月產生加密代幣收益。
  • 我們創建的 Big Dipper 網站有來自全球的自然瀏覽。

近期我們有來自資深的區塊鏈領域人士的新融資,現有投資人追加投資的反應亦非常活躍,以及在幾個比賽中賺到的加密代幣資產,加上我們已摸索出上述的有 tractions 支持的發展路向,又已建立了一點基礎,是絕佳時候建立一支早期核心團隊,我們在台北已與一位強手合作中,在香港亦有來自投行及 FinTech 的幕後顧問團。

我們崇尚去中心化,當然希望團隊文化都是去中心化,相信我們眼中的扁平、去中心化理念,你很難在其他香港及台灣的初創中看到,我結語會再說。現在我先說明在 Forbole 的兩大事業路向。

Community / Marketing

在我們這個階段及模式,首要的受眾就是區塊鏈及加密代幣的愛好者,而當中又能分為熟 Cosmos/不熟 Cosmos/未聽過 Cosmos,雖然 Cosmos 巿值已排名 20 大,但其知名度仍顯著低於巿值差不多的區塊鏈,所以這裡已有很大的發展潛力。加上 Cosmos 中文內容嚴重不足,而我們則是香港以至南中國區域惟一的前 20 大驗証節點,這是我們在 Cosmos 社區中的優勢。

Community BuilderMarketing Assistant (Intern) 就是負責建立這個社區。我當然知道很難找到懂區塊鏈的非技術類人才,所以最重要的是對方希望朝區塊鏈領域發展,只需要有這個心態,通過與我協作就能逐步掌握。Fake it till you make it,在初期就是將經過我過濾了的內容,英文轉中文,或中文轉英文,在工作過程我會指引有甚麽的人與事要留意。

其實過程像武俠小說,你會發現區塊鏈是一個江湖,有很多精采故事在發生,但你將不只是看這本小說,而是親身走入這個江湖。

Developer / UX

這包括了 Core Developer (Blockchain)Graduate Developer (Blockchain)UX DesignerBlockchain Developer (Intern)

三個 Developers 看 titles 就會知是經驗上的分別。但我開始懷疑,若我在香港或台灣找人,我是否應這樣分。Intern 就仍然是 Intern,因為他們真的未畢業,但如果是 Graduate Developer,他或她其實有不少機會是實質的 Core Developer,因為我估計我不會在區內找到熟悉 Cosmos SDK 及 Tendermint 的開發員,若然,其實大家都是從頭學起。所以就算你是畢業生,不用擔心,我們看的是你作為開發員的能力、潛質及世界觀。

UX 是另一個區塊鏈大題材,例如我們的 Big Dipper,其中一個最多人稱道的就是它相較其他區塊鏈瀏覽器有更友善的 UX。Big Dipper 的發展潛力又廣又深,我們已有很多 ideas 想引入,UX 實在是不可或缺的一環。

成為 Forbole 初期團隊的意義

革命思維

我們對能參與 Cosmos 這個新互聯網構想感到非常興奮。我們是搞革命的人,與大家常見的機構層面的、中心化的、非公開的、有審查的區塊鏈思維徹底相反。所以我們期望初期團隊都有一致的理念:致力於改變現在被中心權威統治的互聯網。

作為 Forbole 的成員,你一定要有心理準備,我們會面對比其他初創更多的否定甚至歧視,尤其在 AI 及大數據壟斷主流初創界的今天,我們的想法與他們的中心化想法,差不多是民主主義及專制主義的分歧,莫說一般人及創投風投會否定我們,就算是其他初創都會有不少否定我們的人,例如會覺得我們為區塊鏈而區塊鏈,覺得中心化社交難以被顛覆,甚至覺得我們是騙徒。

我們連融資策略都與大部份初創不同。

Ignore the naysayer。

國際視野

我們的 traction 來自全球 110 個國家及地區,參考 Big Dipper 的數據,來自美國及中國的流量分別是 19%,然後韓國 9.1%,日本 4.3%,俄羅斯 4.1%,德國 3.4%,英國 3%,加拿大 2.9%,香港 2.6%,雖然我們是真正的草根香港人初創,但我們不太特別重視香港巿場。我們認為抱著無分國界種族的思維,將是我們賴以成功的基石。

當然,作為香港人,我們希望 Forbole 亦能為香港初創界帶來一點驚喜及貢獻。

半創始人思維

很多時候,這是空話。我們兩個當然能這樣說,至少我們有創始人利益。總不能單方面期望員工有與我們一樣程度的創始人思維,這是很多創始人一廂情願的想法。我們認為,創始人思維不是 0 與 1 的,是可按程度區分。

老生常談的員工認股權當然會有,而區塊鏈初創間中會有的加密代幣的未來權益都會有,就是我們自己的區塊鏈的原生幣。我們並參考 Cosmos 的做法,歡迎同事日後建立自己的驗証節點,參與維護新互聯網,並從中獲益。

開「資」散「業」

現在的中心霸權與壟斷型企業不斷收購其他初創公司,期望在對方壯大前消滅他們,nip them in the buds。

我們與他們則對著幹。隨著我們的發展,一些骨幹成員或許希望自己幹一番事業,我們不會勸阻之餘,更希望大力推動。我們是希望在我們的主樹幹長大的同時,亦能播種,生出更多擁抱新互聯網的初創。

我們就是會違反常理,所以重申,我們會受到很多主流的否定。但上帝關了一道門,就會開一扇窗,在主流否定的同時,我們亦會得到非主流的支持,革命的時機已到了。


Forbole 中文平台

布樂鏈中文發佈

Terence Lam

Written by

destroy modern slavery

Forbole 中文平台

布樂鏈中文發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