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是木工「產業」,而不是「木工」?

森林系男子
Oct 29, 2017 · 5 min read

在木頭的世界裡,台灣有許多非常厲害的師傅跟設計師,比方說從公東、懷德居、北科大這些嚴謹木工訓練出身國手級高手,都是享譽國際的。(應該沒有做不出來的東西!)

森林系男子在努力作木業研究時,經常爭論哪些師傅與技術應該優先介紹,也經常用很好的木料互相敲擊彼此。最後之所以沒有討論這些大神,因為我們在意的不只是技術,而是從 1.作為台灣代工文化的一部分、2.一種量產機制、3.一種工作關係,4.一種地方產業,這幾個方面來思考,所以才會主要介紹這些經歷台灣錢淹腳目的產業界老職人。

以下分項說明我們的互相敲擊出來的思緒(也歡迎帶木料一起來與我們相互敲擊):

1. 台灣代工是我們不應試圖抹滅的文化的。

讓我們不厭其煩地引用吳泉源與林宗德的論文內容:

「貶抑與忽略這段〔代工〕技術史,除了造成歷史記錄的消逝外,同時也帶來知識與社會的後果:既然過去幾十年來我們的技術成就只是借用或抄襲外來技術的結果,這種沒有原創性的生產活動與從業人員,也許替台灣帶來可觀的財富,終究是欠缺技術實踐的主體性。一個缺乏主體性的技術實踐,自然無法構成一個吸引人的角色模範(role model):一個值得年輕人追求,可以在台灣這片土地上安心立命、長久實踐的職業生涯。在這個意義上,「黑手」或「工程師」只是台灣社會向上流動的過渡範疇,沒有專業意識型態(professional ideology)與社會價值上的自主性與尊嚴。」
(《從網球拍到半導體:台灣產業技術特質的探討》。吳泉源、林宗德。)

木工在代工時期有非常輝煌的成績,仔細調查一下,從羽球網球拍、日本紙窗框、日本收音機框、各種漆器,一直到今天各種家具,都是台灣代工的成績。這背後不是純粹的「勞力」,有很多細緻的技術能力、談判手腕、國際情誼,當然也很多興衰故事。仔細面對這些歷史,提煉沈澱出台灣自己的特有性格,是我們宅宅男子小小的願望。

2. 量產的技術是工藝擴散的基礎。

但我們可能更愛,那些可以走入每個人的家中、大家可以輕鬆拿起來賞玩、可以每日使用,客人來的時候,還可以跟他們說一則台灣工藝故事。能夠量產的技術,才有機會讓價格稍微親民。

3.具有自主性的工作關係。

森林系男子在閱讀「美術工藝運動」的文獻時,很在意他們對於產業製品被「分工」成非常多環節這件事情的討論。比方說作一台車子,為了管理上的考量,一個工人被分到的工作可能搞不清楚自己在做什麼。這通常也意味著,這個工人之所以工作,就是為了純粹能夠賺到錢。

「美術工藝運動」的一些人認為,傳統的工匠生活,通常在自己的工作坊,掌握著自己做出來的成果。不是半成品,而是一個成品。對這些匠師來說,錢依然是重要的因素,但是製作出這個東西的「成就感」與「意義」也是工作的支撐。

換句話說,工匠生活擁有一點現在比較少見到的自主性,能掌握工作的意義。這也是我們有點「浪漫」的期待。(是的,我們知道這是一種有點欠揍的浪漫,請見諒。)

4.一種「地方」產業。

森林系男子試著「妄想」:某項技術,與地方文化纏繞在一起,是否有機會成為一種「具有地方標誌的技術」?以「跳台」為例,這個機具由日本人發明,由「美國公司」引進,a.不但深深影響豐原在地木業發展,而且b.在當地被「最佳化」成「卡緊卡緊」風格的「跳躍」模式,是否能把這視為一項技術從「移植」到「生根」的過程,而它生產出來的東西,也因此有其獨一無二的面向,這樣不就可以視為一種地方產業呢?

— —

要讓森林系男子的「妄想」不再成為「妄想」、「浪漫」不再「浪漫」、「願望」不只是「願望」,唯一的方法是自己動手去推動、說服與改變。我們努力挖掘某項技術的各種歷史線索、觀察師傅的一舉一動(變態…)、追蹤產品的走向、爭辯行銷的方式,只希望讓很少有人願意為之發言的台灣師傅與代工技術,能有翻身的一天,成為豐原,與台灣的驕傲。

支流企劃室

a little company focus on taiwan local craftwork.

支流企劃室

a little company focus on taiwan local craftwork.

森林系男子

Written by

為行人今年暫時出道的小團體,由於非畢業於森林系,以半路出家之姿埋首研究台灣林木產業等相關知識。目前正在嘖嘖推出阿煙跳台杯募資計劃,請大家支持與分享!!https://www.zeczec.com/projects/a-en

支流企劃室

a little company focus on taiwan local craftwor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