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氣的產地旅行(圖文故事集)

yi-zheng zhou
Jun 3 · 8 min read

出發去淡路島以前,我其實對淡路島的印象近乎零。只有在協助日本設計公司TRUNK DESIGN的活動上大約知道它在地圖上的位置,也大約知道淡路島產的香佔了全日本70%,但實際狀況我們全然不解。因為不清楚,但已經好幾次協助推廣這些來自神戶的產品,為了讓以後介紹起神戶更為有自信、更像直銷集團(最好是),我們決定走向產地去看看,也當作是員工旅遊(啊,不是)員工進修的一部分。

出發:跨過明石大橋

那一天我們是從TRUNK DESIGN在神戶垂水的空間一起出發,設計師兼老闆堀內一方面希望藉由這個空間能讓旅客看到神戶各種豐富物產;一方面希望以開放穿透的辦公室,讓附近鄰居也都想要走進來聊聊。因為這個店面/辦公室是在坡道上,所以照片是斜的(不是我頭歪)。

太早開門,右下方可以看見前一夜的垃圾還在

那天我們早早就在店門口,「番頭」住有先生急急忙忙拉開鐵門,並且為我們煮了咖啡(哭)。過了不久,TRUNK DESIGN的頭家堀內康廣先生開著帥氣的金龜車來到店門,要用這台沒有冷氣沒有安全帶什麼都缺唯有不缺帥氣的車子載我們穿過明石大橋去認識淡路島的職人們歐耶!

帥屁啊

職人產品第一道「線香daily」:每天一點香氣的必要性

在台灣,我們在好幾個市集都協助神戶來的TRUNK DESIGN銷售他們的香氛產品,其中,賣得最好的應該就是下面這個叫做daily的線香。之所以稱為daily,是因為TRUNK DESIGN希望這個產品無論從香味、或者是從價位的角度,都能夠「日日使用」,而不會覺得有經濟/鼻子的負擔。當然啦,另外一個從日本傳統(或者東方家庭)的角度,家中供奉祖先牌位,每日上香換水,這樣的daily不是也是一個美好值得延續的的傳統嗎?

來到製作daily的淡路島工廠「大發株式會社」有一件事情符合我們想像,還有另外一件事情完全不符合想像。符合想像的是,如同我們認知的日本工廠:窗明几淨,讓人有他們其實一天在捕魚,五天都在打掃的感覺。

但是呢,它不符合我們對「製香工廠」的印象,走進廠區,其實感覺像是來了香味管制區,努力吸幾口想要有人在製香存在的證明,失敗,什麼氣味都沒有;不像在台灣,只要靠近香行十公尺,就會聞到嗆鼻的味道,彷彿走進香火鼎盛的廟宇(當然不是禁止燒香的行天宮)。

大發株式會社下村暢作先生親自鉅細彌遺地帶著我們參觀工廠。從製香的基底粉開始說明,所有製香材料都是由此為基礎,下圖下村先生手中拿的是天年堂的「優良本粉」。這個本粉構成香的基本味道,是有點溫柔的粉味花香。為了讓「香」之所以能成為「香」,這個味道是無法移除的。

從這張照片開始有氣味了,有點木屑感的粉香味

下村先生接著拿起碳粉,這是讓香能夠持續然後的主因,也是讓線香發煙的罪魁禍首。「本粉」與「碳粉」為基礎,再加上怎樣的成分就是每一家的秘技了。一般來說,日本的碳粉似乎因為某些技術,所以可以加得比較少,而不影響香的結構(或許是因為日本都是短香嗎?)換句話說,如果你買台灣的香,可能會覺得煙(碳)味比較重,大概就是這兩個東西的比例問題。

碳粉決定香的硬度與發煙量、燃燒速度

「本粉」與「碳粉」加「秘密」結合,就會成為麵糰類的東西,馬上可以加工成義大利麵形狀的線香形狀:

喔喔喔!下麵了

另外一個帥哥師傅會收集好(不知道排這麼整齊要幹嘛)

好的,切頭去尾。

然後出國比賽。

接著,一個板子一個板子如同豆腐一樣壓乾。

再次裁切之後,就是線香了。

哇啦,大發株式會社的一款線香就這樣生產出來了。有興趣的消費者可以到下面網址看看這款碳味不重、可以每日使用淡路島線香:

職人產品第二道「和紙香」:方便攜帶,偶然才忽然意識到的、身邊的香氣

大發株式會社另外一個極具特色的創新產品,是將香的材料放入和紙中,做

出「和紙香」。一開始,是為了替傳統的「香」找尋出路,製作更方便攜帶的「新形式的香」。如下圖,如同某個年代某一種火柴:一疊小小的四頁小書,就是24根線香的概念。

這款「和紙香」在TRUNK DESIGN的協助下,後來也開發多等多種概念與產品。(詳下)

下村先生先給我們看整張的「和紙香」。最初,這款產品是他與和紙工廠一起合作的,但因為做完「和紙香」的造紙機器,會有縈繞不去的「香」味,嚴重影響和紙工廠的其他產品,所以下村先生被迫要將產品整個拉回到自己工廠來做。

研發製作的時候,就是必須自己抄紙。

這不起眼、仿若台灣工廠精神的鐵皮屋,就是大發株式會社的香味秘密。

調香室裡面充滿各種基礎香氣,以及以前研發出開的氣味。注意看,中下方的鋁罐上面寫著「父的背油」。(是要模仿被父親揹著的時候,聞到的氣味嗎?汗味?髮油味?讓人無比好奇。但我們又不好意思伸手拿來聞,萬一如徐四金的小說《香水》背後藏著一個恐怖故事怎麼辦?行人全體就都成為一罐一罐「氣味」?)

經過TRUNK DESIGN的規劃設計,這款「和紙香」以雷射雕刻成枝葉狀,有24片葉子,可以摘下葉子,放進錢包,讓香氣隨身行。味道變淡之後,再放到附贈的不織布上面點燃,讓他發出最後的香氣。這就是產品ku。

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到此參考:

包裝出貨的日常(就這樣,日本七成以上的香從他們手中一根一根被細心地傳遞出去,請靜心看圖)

日常
日常
日常

結語:

淡路島除了是日本最重要的香氣製造工廠,另外,它溫柔的海潮香氣也讓我們留下深刻印象,跨過這片海,就是這幾年很熱門的瀨戶內海。首次來到淡路島,我們沒去任何熱門景點(例如安藤忠雄的海的教會),只是直奔工廠,認識了厲害的當地職人,覺得日本「香」產業是個縮影,有不同的頑固角色在繼續支撐、維繫,其中,設計師與工廠職人各有其角色:

淡路島的海

A. 株式会社大発的不斷革新:

大發株式會社的下村暢作先生說:「香」作為傳統工藝,隨著宗教活動與日常儀式的改變,慢慢失去它的舞台。為了面對這個困境,他一直在想新的辦法,希望為製香產業與淡路島找出能夠持續下去的新路。下村先生在海邊跟我們聊到這段的時候,同事們問他是不是很愛挑戰。下村先生毫不猶豫說:「我最喜歡了。」感覺完全符合他的名字:「暢作」(想做就做)。

下村先生帶我們在工廠裡繞繞
左:堀內康廣/TRUNK DESIGN;下村暢作/株式会社大発

B. TRUNK DESIGN的職人助跑角色:在工廠職人的基礎技術下,TRUNK DESIGN提出了更精準的產品定位、更細緻的說故事方式,讓大發開發出來的產品更能被市場接受。為了感謝TRUNK DESIGN,和紙香目前只獨家供給TRUNK DESIGN開發。

我問到大發的下村先生如何認識TRUNK DESIGN的堀內先生,兩個人都笑了出來,然後說:我們是在往台灣的飛機上認識的。當時下村先生來台灣參訪,想多認識這個世界「香」的文化;堀內先生則是受台灣創意中心邀請來做顧問。兩人在飛機上一拍即合,立刻約下飛機在台灣的熱炒店約喝啤酒,因此開始有了一連串的情誼與合作。

好吧,這段因為台灣的情誼,由我這個台灣人記錄下來,本身好像也算是有點梗。

fork.work 支流

a little company focus on taiwan local craftwork.

yi-zheng zhou

Written by

Editor in Chief of Flaneur Culture Lab, Founder of Fork.work, 文化編輯者, and a patient of brain cancer./行人文化實驗室總編輯、支流文化創辦人以及。

fork.work 支流

a little company focus on taiwan local craftwork.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