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地春夢

這是一個悲劇故事,悲慘的不止是一個結局,那一整代人也是一個悲劇。

戰爭、官能、死亡、酒精、女人、愛情就是這故事一直圍繞的東西。《戰地春夢》滲透了一種虛無、迷惘的情感,而海明威,正正就是那「迷失的一代」的代表人物。

主角亨利從美國來到一戰的意大利戰線當醫療人員。在無常和無理的戰爭中,亨利和其他人沉醉於酒和女人。他像缺乏一種堅定的使命感,不過和其他戰友、意大利人和神父建立了厚實的友誼。在戰線上,沒有人說得出這場戰爭是為了甚麼原因;沒有人知道參與這場戰爭的信念甚麼;沒有人知道他們的死期幾時來臨。一切信仰、價值都在這場無意義的戰爭中變得灰飛煙滅。在那個年頭成長的人精神都散渙,所有以為是定律的東西都被這亂世否定了。生存剩下的,就是官能上的享樂,肉慾上的激情。亨利遇到來自蘇格蘭、美麗動人的凱瑟琳。

「我覺得她好像有點瘋瘋癲癲。是也沒關係。我不在乎沾上甚麼情史。總比每天晚上到軍官妓院,讓那些姑娘爬在你身上,反戴你的帽子表示親暱,一面又穿梭上樓陪同僚的軍官好多了。我知道我不愛凱瑟琳,也沒想過要愛她。這是一種遊戲,就像橋牌,你不玩牌卻說話聊天。就像橋牌,你得假裝賭錢或賭其它的籌碼。沒有人說出賭注是甚麼。我覺得挺不錯。」

已經不在乎甚麼,只求一瞬即逝的快樂和刺激,已成為了亨利,或者是海明威,甚至是那一代人的寫照。亨利和凱瑟琳在一起也看似只是互相慰藉,填補自己在戰爭的無常中那空虛的心靈。不過後來,亨利和凱瑟琳也真正相戀了。而我不知道那只是互相慰藉的加強版還是真正無償的相愛。

『「你很有智慧」亨利跟格里菲伯爵說。
「不,大家以為老人家有智慧,這是一大錯誤的見解,老人不人變聰明,他們是謹慎。」
「也許那就是智慧。」
「很不吸引人的智慧。」』

海明威的文筆簡潔爽快,但在𠂆簡短的字句裡,也展現了他自己一套的幽默感。海明威的作品沒有一絲多餘、造作的修辭。他的作品吸引的地方,就是那種有畫面的描寫,強烈的寫實感,還有那百看不厭,的人物對話。

《戰地春夢》也是我喜愛的半自傳式小說。海明威把他19歲時到意大利當醫療人員,一次被迫擊炮炸傷被送到米蘭的醫院療養而邂逅了一位美國女護士繼而相戀的經歷改篇成此書。還青澀的海明威當時深深地愛上了比他大六年的護士,並決定雙雙回到美國結婚。在海明威回到美國後,卻收到了她的信寫著她已跟一位意大利軍官訂婚了。海明威小說的寫實感,不是來自他的才華與幻想,這是來自他所有的親身經歷。

海明威就是那迷失的一代。而這句話是來自他們更上一代的人的口中。可是我想,相比起經歷一戰的那一代,我們這一代就更加迷失了。我們都在這個高度資本主義的社會中迷失了,彷佛在利字行頭的時代裡,人心中的信念和社會價值徹徹底底地被抹走了。活在這個時代裡,我們也是一個悲劇。

Like what you read? Give Fungy Leely a round of applause.

From a quick cheer to a standing ovation, clap to show how much you enjoyed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