荷蘭作家小說中譯版遭審查:回教戀人被完全抹走

荷蘭作家范福士 Daan Heerma van Voss 在本國未必算名人,但他的小說卻被中國出版商相中,翻譯成中文出版後,他卻很掙扎:他的小說明顯被「竄改」了。

點解可以相信膠事錄 | 緊貼膠事錄更新 | 緊貼國際媒體報導香港摘錄 | 舉報錯字:Fb 訊息留言板

正如標題圖片所示,范福士被中國網路界十分吹捧,甚至吹成「文學明星」。甚至他自己覺得所謂行程很奇怪,例如他自己甚至沒有讀過莎士比亞,自己要在前往中國的航班上緊急補讀「馬克白」,來應對中國的讀者的問題。甚至他要在15分鐘內解答關於拿破崙的問題。

然而他自己發覺這種經歷不是最奇怪,甚至有同行的詩人,幫一個素未相識詩人拿獎,主辦方表示:「你們都是西方人,所有都認識吧。」

但他的作品開始翻譯後,就出現問題。例如翻譯首先要從德文開始工作,明顯不是最理想。大約半年後,中方突然問,能否改變其中一個配角的回教身分。但范生表示,改變的話,整個作品將會不一樣。

因為他的作品,其中一個主線就是講述回教學生在校被欺凌,因此與主角達成臨時協議,「最後一戰」。而回教學生的確是近年歐洲不少地方面對的問題,因此令該小說相當有話題性和時事性。

但范生對作品被審查的懷疑一直揮之不去,最後出版後,他果然叫第三方讀者來讀書,發現回教學生不見了,當然隨之不見的是關於性愛的畫面。再詢問書商代表,對方回答到「你說是特定的宗教人士嗎?」最後明顯是全部出版商工作人士都知道,只有作者不知道。

范生對中國書商表達不滿,表示自己憤怒,對方表示沒有特意誤導他,並表示「直接稱呼伊斯蘭教」「不明智」。

事件令范作家終於在簽書典禮,忍不住問他的中國同行,在中國,小說還是非小說有更高評價,人們更加尊重事實還是捏造。

幾乎所有中國作家都表示「為了大家的利益就是最好」。但誰確定「大家的利益」?更有趣的是中國書商表示,對范作家的其他書有興趣,「保持聯絡不是壞事」,但似乎范生對無法取得簽證都無所謂,表示有些原則要先談好。

Gausee 寰雨膠事錄

A Cantonese blog once focus on offbeat world news, getting more & more serious as “mainstream merdia” (which speak Pekingese) lost their eyes on proper quality of journalism

Jeromy-Yu von 寰雨膠事錄

Written by

離地品味L,曉法德文嘅德奧控 ,奧匈帝國流行音樂愛好者,著名玩具包括寰雨膠事錄及新聞噏乜9 Journo, cosmopolitan-conservative-snob , amateur historian, most works in Chinese

Gausee 寰雨膠事錄

A Cantonese blog once focus on offbeat world news, getting more & more serious as “mainstream merdia” (which speak Pekingese) lost their eyes on proper quality of journalism

Welcome to a place where words matter. On Medium, smart voices and original ideas take center stage - with no ads in sight. Watch
Follow all the topics you care about, and we’ll deliver the best stories for you to your homepage and inbox. Explore
Get unlimited access to the best stories on Medium — and support writers while you’re at it. Just $5/month. Upgrad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