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沙尼亞】派爾努|Pärnu|Airbnb 怪異又有禮的小毒(上)

北歐地帶大部分時間都偏涼,夏天日照時間由4點左右日出到晚上10點半左右,所以太陽對他們來說特別珍貴。愛沙尼亞人都說夏季的生產力大大下降,因為要把握時間出去玩!

因為有人on99地把塔林的房子提早出租,意外地換來一個不能不去的10天旅程,而且歐洲假期多,10天旅行又何足掛齒。

來到愛沙尼亞已2個多月,波羅的海周邊的城市就只去過瑞典的斯德哥爾摩(Stockholm),今次決定由塔林沿海南下,玩到拉脫維亞(Latvia)和立陶宛(Lithuania)

Pärnu是愛沙尼亞的第2大城鎮,在資料蒐集時都說這地方是愛沙尼亞夏天的首都,很多愛沙尼亞人都會來這小鎮過暑假。她有最燦爛的陽光和長長的海灘,還有少不了的經典古城區。

可是出發前2天才知道我們計劃的週末剛好撞上一年一度的Baltic Weekend Festival,單看名字以為是什麼傳統節日,興奮之際才發現是老娘年輕時最愛的電子音樂會,要不是拖著honey可能已經買飛留位了。

突然一醒,我們還未找住宿,即時開電腦就知大件事,整個鎮的Airbnb、Hostel和酒店都滿座,餘下少量房間是平日的3倍以上價錢,平均約40€晚變了120€以上,還有另一選擇就是10€營地,營帳自備。

終於找到唯一一間價錢較合理但仍然偏貴的房間,對,屋主說他就住隔離房,浴室公用,好吧,就抱著一個認識一下本地人的心態BOOK了。

兩小時車程後,到了公寓前,面向馬路的是一道又一道90–96號的房門,而我們租的56號房一直都找不到,不斷確定地址正確卻找不到入口,天色開始變暗,水點一滴滴開始灑下,我們打給屋主希望他能指示方向,得到這個回應…

你們找不到嗎?找56號的門就對了,你應該能找到,難道想我下來接你們嗎?

好啊,我們自己再找,誰怕誰啊。我們走過公園,走過垃圾房後,晚上9時15分終於在公寓的另一面找到寫著55–65的門口,門前有個密碼鎖,我們再打給屋主:

我不知道你說什麼密碼,我在Airbnb清楚寫著9:30才可check-in的,我正在看新聞,9:30時我會來迎接你們。

什麼新聞重要得房客都不管了,當下火燒心頭,心想忍到明早一定不客氣回敬你;我們背著大背包在簷篷下等到9:30,真的就開門了;眼前是個頭髮凌亂,下巴有點彎彎,穿極簡白衫配牛仔短褲的年輕人,應該20出頭,用不太流利的英文和我們打招呼,我沉住氣保持微笑,吹水部分留給另一半;打開屋門看到4道關上的房門,屋主打開第一道讓我們進去;房中間是一張已打開的梳化床,播放著奧運新聞的電視,旁邊再有一張單人床和被,房裏有3個木櫃放著一些小孩的照片,看起來有點似屋主,而所有木櫃都有條粗粗的鎖鏈鎖著,感覺上屋主好像不很歡迎租客,連帶我都極不安。

記得屋主在Airbnb寫著晚上不可以洗澡,因為會有噪音;靈光一閃,我問屋主會不會參與weekend festival,他說晚一點就準備出去了,果然是小鎮的大派對,大部分人都參與了,就是說他晚上不會在家,洗澡也沒有問題啦。

搞清楚他的house rule後,第二道門傳來洗衣機聲音,打開門只見一個有點銹跡的浴缸和一部洗衣機,洗衣機上有兩條用過的牙線。

再打開第三道門⋯撞鬼了⋯用色奇怪又污糟的廁所,沒有洗手盆,只有一個馬桶,總知踏入廁所一關門你就面貼門板,再次感到非常不安,立即返回房間關上房門,這下才發現鎖鑰位被膠紙封住了,意味著不能鎖上,唯有用大背包頂住⋯⋯

就這樣,趕快地沖個涼就滾回房間,過了一晚。

第二天的早上,8點就起床包好行李checkout,實在不想在這房子裡多待一分錢;忽然傳來敲門聲,心想:使唔使咁早來趕人走,我立刻加快收拾行李,honey走去開門應付屋主;過了一會,行李收好,honey說屋主原來想邀請我們喝茶,但已被他一口拒絕。

收拾行裝,我們便去屋主的房間敲門準備還鎖鑰,屋主忽然間打開話題問honey在塔林做什麼工作,而很詳細地問一些比較內行的問題,當然這時的他非常有禮貌,雖然聽得出他的英文比較差,每句說話都要想一陣子才說,有時候又會聽不明白。

我沒有加入對話,但看得出他很努力去問問題和很有禮貌,原來他也是修讀電腦工程的,可能因此說話不太自然,令人感覺怪怪。

然而他正在煩惱進修的方向,遇上行內人自不然想多問幾句意見。(因為這段對話後,作為一個大毒的honey竟然就此對他改觀,他表示很明白小毒的內向行為和欣賞他的發問-.-)

離開屋子後我們繼續在Pärnu城內遊覽,逛了大半天,honey突然收到Airbnb的短訊,是小毒傳來的,他在短訊裡為他見面時的無禮跟我們道歉,又突然後面傳來一把男聲,一轉身看到一個騎單車的人向我們衝來!原來是小毒!他竟然走來跟我們說又準備去weekend festival了(他為什麼會那麼喜歡電音?)

他問我們要不要再多留一晚,可以用35€給我們續住,雖然連續的事件令我開始對他改觀,但如果我們下午4點都還沒找到晚上落腳的地方會不會太沒用了;我們再一次拒絕了他的好意,但的確把原先想在Airbnb投訴他的念頭打消了。

然後我們又繼續旅途向拉脫維亞進發。

所以咧,這個故事教訓我們第一印象的重要性,只要有一點點差池,你即使再付出雙倍的努力也未必能挽回別人對你的印象了。科科。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