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 A Little While

人生经历到现在,感觉每天最大的困难,已经不是说今天我要做多少事情 ,而是今天对于这些事情,是做还是不做~这种感觉已经有了很长时间,我感觉这是一个人生很多阶段变化里非常重要的一个,虽然我一直以来都找不到很清晰的思路来表述这个状况。

有时候感觉,三十岁之前的道路,就好比一个正态分布,很小的时候没什么束缚也没什么指导,除去小部分的父母要求,学校作业,剩下大把的时间都是想干什么干什么,然后慢慢的外部的框框越来越多,你得学这个,做这个,完成那个,掌握那个,然后整个人就像被安在一个轨道上,啥也不用太多想,把你应该干的事干完,时间就都没有了,完全没有说我哪些要做哪些不做还自我判断一下的机会,这种情况在高中基本上就达到顶峰了; 然后到了大学,突然你有了一定的选择,有些课可以选着上了,有些成绩没那么多要求了,你可以考研你也可以工作了,有那么一种非常流行的常见论调,很多人到了大学就迷失了,我觉得有时候不是因为你太多事情可以去做,而是因为有太多的事情你可以选择不去做了,不去做而没有任何压力,最后一看走到路口两手空空,时间却没有了。然后再往后继续下去,到了博士生,我感觉现在基本上生活除了个别的时间结点,大部分时候的状态都是,你完全找不到一点点的外界要求,每天的日子怎么过来,完全都是看自己心情了。虽然从小经过那么多年的应试教育也好,考试教育也呗,无论多少的负面评价,起码有人给你布置个任务,有人扔给你个作业,你都不用动脑子想今天我要做个啥作业,明天我要干点啥这种问题。

年轻的时候,我一度觉得人和人的差距主要就来自己于大家完成同一个任务时候的高下之分,现在我越来越感觉,人生道路走下去,人和人之前的差距就更来自于你对你自己下了什么样的任务强迫自己去做什么事情,因为还是那个感觉,所有的事情,当到了我这个年纪,99%都找不到非做不可的理由。然后就是各种挣扎了,我感觉我也就具备一般程度的自律水平,可能一般稍微好一点的规划水平,不过有一点比较好的,就是时不时在闲长了蛋疼以后内心产生的莫名其妙对于空虚生活的负罪感,然后就是靠着这点点负罪感的时不时刺激一下,强迫自己能做一点基本必须要求之外的事情,虽然比起别人还差的远,虽然也不见得就要去做什么大不了的事情,看看书,写写日志,有时候写写简历什么的,哪怕整理整理资料,有时候都让我觉得一天过的挺充实的,感觉自己的心理满足层次就是这么低吧。

然后说点别的。

我已经好久时间没看电影了,看电影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在日志里插进图来,顺便来几段不用动大脑的评论,然后看一看,篇幅就差不多了。虽然很多热门新鲜的网络服务我都用,好像这些年我就一直接受不了那140字的快餐式的表达,一直守旧的感觉写东西就要好好想一想,写得长一点,写的内容多一点。我想这个方面以后怕也是改不了了。

然后从悉尼回来,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每天早晨都过的恍恍惚惚的,早晨起来先是一股莫名其妙的瞬间失落感,然后习惯性的查下手机,看到我想看的,聊上几句,然后才能恢复生活的常态。

然后每天感觉必须得在学校待着了,在家里待着那种一个人的感觉极度强烈,简直坐立不安,只有在学校里随便找些事情干一干分分心,这一天才算是能过得下去。有时候感觉这master room真是白换了,不如如一小单人间里待着呢,这空空荡荡的,简直就是个孤独感增大器。

然后每天晚上,有时候感觉大家都忙,也不见得每天都能和刚认识的时候那会那样聊那么久,虽然这种情况非常正常,每段关系的大部分时间,也都是在平淡过程中相处,可这不是还不算一段正式开始的关系么,所以有些时候偶尔脑子抽风也会想,你说慢慢要是每天联系的都这么寻常了那真和我曾经在微信里说的,慢慢的冷下来了可怎么办,这手还没牵上呢这不坑爹了吗。可是呢,虽然从回来以后就想再去悉尼,可有时候理性一点的思考一下,虽然经常见一见很重要,可一段感觉也不应该只是靠见面才能维持下去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事情要处理,各自忙碌总是不可避免吧,还是交流更加的重要一点。而且目前我这个情况,我总感觉见一面就好像饮鸩止渴一样,咋一回家日子更难过了呢~

当然了,以上的想法只是我在一般情况下并且某些人别和我突然自曝什么自己不靠谱啊,这个那个啊,你好好想想跟不跟我处啊,我有各种奇葩的可能啊等等情绪的时候我的正常心理感受,碰上此段这种奇葩对话的时候,我一般思考如下。

怎么说呢,就像我昨晚简单说的,喜欢一个人又不犯法,而且感觉着更像是一个个人的单向行为,你怎么给你自己定位其实对我没什么影响。而且很重要的一点是,从一开始到现在,我一直习惯以自己的感受来了解你,而不是竖着耳朵听你怎么说你自己~

掐指算算,我对你的了解就四个方面:微信聊天我的感觉,看你日志我的感觉,见面我的感觉和你发神经的自我剖析~ 这四个把,微信聊的最多最久,我喜欢上你就是靠这个,所以也就不用太多说了~你的日志吧,实话讲,大部分看的我发毛,一般我爱把看日志当成是一种消遣,不过看你日志这个效果基本没有,除了个别段落,我看了你的日志以后主要感觉就是怎么说呢,你觉得你这人比我想象的冷静,我也说不上用什么词,有点那种宠辱不惊的感觉~你自己自我定位的那一套吧,怎么说呢,当然不好了,可是我也说不太上来,我确实没有太大的反应,因为和你见面带给我的印象太大了,以至于我没办法把这些和我现在残存的那个周末的印象联系成一个人,所以你不管说啥,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都是我会去根据你那两天的样子想象你在很多事情上是什么反应~

当然了,你老说让我再想想这种话我确实有一个确定的反应,那就是影响我写与你相关的日志的心情和积极性,一般我就想这人怎么这么烦呢,说几个这个我就不喜欢你了?就走了?你当我菜市场买白菜呢还挑挑烂叶子, 觉得别人因为这个就拍拍屁股走人了,我就给你留下这印象了?微信和日志都让狗吃了?然后完全没心情写啥了,写个东西老累了,不如抠脚看个电影~

然后吧,其实我还有些话要说,不过有个道理叫细水长流,在不见你的时刻,也不是每天都有那么多的话可以认真到要一句一句写来的程度。有的时候,分开来写一写,让隔几天都有的话可以说,可能更好一点吧对现在的两个人分开的情况。可是呢,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你这一周流露了好多次你的犹豫,或者是因为你在见面之前并没有怎么正儿八经的去考虑这些问题,而现在我的表现又有点让你感到压力了?还是说很多事情,当你开始冷静下来的时候,你才能更加明显的感觉到内心深入那种不确实的感觉?好像在我们目前的相处过程中,我反而变成了那个不冷静的一个~

今天,我偶然中看到了我去年写过的一篇日志,有很长的时间,我对于我在曾经那个时间段内写下的东西都有意无意的跳过不看,今天读了读当时的某一天写下的那些话,我想连我都忘了我曾经也有过那么失落和绝望的时刻了吧。能走那样的心情走到今天,其实,我真不觉得结果是有多么的重要了,而且,难道我的人生低谷还能比那个更低?实在是难以相像~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ivanbuaa.wordpress.com on March 20, 2015.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