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mell Like Teen Spirit

不只一次的说,这就像是一场梦,有点不真实,更有点太美好。一转头手机里还在欢声笑语,书桌上那张小翅膀的照片还时不时的让我看着发呆。阳台外面的风景没变,可看风景的心情却不一样了。

还没回来的时候,虽然累的困的要死要活,当时就想回来之后把前后两段不同的感觉写下来,看看有多大的变化。可今天坐在这里,突然发现,我已经没法再那么冷静客观的,把自己重新摆在一周之前,那个有些距离,有些拘束又有些不那么确定的位置上了。

去悉尼之前,也直到现在,我觉得我既义无反顾,又有所顾虑,矛盾的自己都理解不了。从自己的心里,我确实我认定了这段特别宝贵的感情,或许时间还不是那么的长,虽然天天都在聊,了解的还未必然那么的全面,可有些说不上来的感觉,曾经我觉得我都不会再有了。好长时间以来,我都不想去了解别人,不管对方是个什么样的姑娘,就感觉何必呢,了解一个人要付出多少努力啊,这么累,万一再不行,又浪费时间,挺排斥的。所以说有的时候,好像我也有点中年心态了,可是为什么这次能进展到现在呢,我在same上发起聊天,在微信上隔一阵时间以后又继续傻呵呵的开始,每一次,现在想想,要是当时也报着不要浪费时间的觉悟,这一切美好的现在就都不可能了。

所以有时候我就想,很多事情,你在一个看起来完全没有可能的情况下还在坚持去做,未必然就真的结局已定纯属于无用功。就好比最早一开始,都说了不喜欢男生,按正常理解能力我还搞什么飞机啊,前面不是有几个坑的问题了,是前面连路都没了。你看现在的我,哪有什么情商可言,我又不是说感情专家老练到还能嗅出一点点话中话,话外音或是能一眼看穿对方的防备心理。我那会的水平就是噢,原来如此,全盘相信了。然后呢,当时心里确实有点郁闷,心想真操蛋,好不容易碰上个妹子,性格开朗聊的挺欢人又在澳洲不至于远在天涯海角,看那张照片还挺美,怎么就这取向呢,这不坑爹么。可是呢,虽然被气了一次几天不想联系,还是觉得不聊聊挺可惜的,当时我觉得可惜的是啥我现在也说不太上来。就是那种感觉吧,觉得可以相互了解,觉得很难得。当然了,我当时也有一点点幻想,总觉得说不准呢,不是1/10么,虽然这么分析问题一看就有点没脑子。

然后呢,可真是就走到现在这一步了,虽然又有新的要考虑的问题出现在眼前,又还差一点才能走到那个特别的里程碑,可是总还是相比以前前进了一大步。在一开始那个情况下,谁能想到今天的情形。两天的时间,有好多次,我都想张口问一问,能不能在一起,可就是磨磨唧唧说不出来,确实吧,我觉得有个虽然让人很惭愧但也不是完全坏事的方事,我觉得我虽然展示出了各种幼稚和不成熟,却没有刻意的去改变自己的表现。两个人相处嘛,大家也都知道情意正浓的时候什么事情都愿意去做,什么表现都可以坚持,可相处毕竟是个长久的过程,至少我对待这份感情的初衷就是这个样子,平常有哪些方面,在这有限的时间之内就坦诚的表露就是了,也让你看看我是个什么样子。当然了,这不是说自己就不想去做任何改变了,只想让对方来适应自己,反正怎么说呢,就大概是那么个意思。

然后最后还是说到了这个在我心里悬了好久的问题,其实那些顾虑我也早早的就有些考虑,虽然我们已经聊过了,不过坦白讲,其实你的很多想法,我们在以往的聊天里都断断续续点点滴滴的表露过,我也都大概的知道你是怎么想的,当然除了你突然说你想去成都,这个我是真没看出来,现在想了半天,也没从之前的对话里有过任何的蛛丝马迹,这怎么出来的我去。不过这个么,我其实心里现在根本没有特别想去的地方,所以我听了也没什么感觉,再说了,因为想去哪不一样就不继续相处,这不扯蛋么。然后其它的问题,就像我说过的那样,我不想让你去考虑这些繁琐的问题,每个人在每个阶段最重要最优先处理的事情都不一样,所谓的成熟,对我来说就是越来越可以让自己以对方的位置来考虑对方的感受了吧,有些时候要共同分享,有些时候要一起承担,有些时候就应该各自解决各自问题了,当然了,也是在相互理解和支持下的独立。对于这些问题,虽然我还没有给你一个最终的解答,让我们都能够安心满意,可周末我们还是能走在Coogee到Bondi的小路上而不是相隔两地,这其实已经是我自己对于我自己内心不确定的一种给自己的回应了,我不想就这样放弃这份感觉,当然我也不想因为不成熟的思考而无法让两个人走的太远。

但还是和我们见面一样,有了感觉就要见面,有了问题就要解决,我错过了太多,我只不想再错过你了。就好比之前我发给我,我为什么会喜欢你一样,我觉得你是个有规划的姑娘,有规划,有追求,必然有我们碰上的所有问题。所以有的时候吧,虽然说当时因为这些问题我带着一点点郁闷回家了,可有时候我也想,你碰见谁不都有这问题么,确实,因为我年龄大了,某些问题显得后果严重性加倍了,可我觉得即便你跟一个小男生无忧无虑处几年,到最后不还要面对这个问题么,难道别人就一定解决的比我好了?人生总是充满着不确定性,我觉得吧,有的时候,之所以我还能够有不知道哪里来的信心在相信我们会走下去,是因为我觉得虽然我年龄不小了,可我也算是恰好也还处在一个可以选择的时间段之内,我还没有在哪个什么工作或是生活的体制里被束缚呢,有选择的空间,有喜欢的人,我只是还想尝试一下。

然后吧说点肤浅的。其实相比你的日志风格,我的风格一贯肤浅。

我现在脑子里有无断的片断,我们两天时间的各种不连贯的分散在不同场景里的片断。我这个人有个特点,就爱说我对你的特别印象,我觉得吧,我真是对你喜欢到一定的程度了,甭管你信不信,也甭管你觉得这举动幼稚不幼稚,至少在相处的这个阶段,我就爱干这事情,至于说以后我还会不会呢,那我也不太知道,那得看你想不想让我继续逗你了。

第一眼见你的时候特别有印象,我跟你说了,我东看看西看看半天,老远的时候就觉得那个姑娘是你,不说和照片很像这种印象了,说点别的。我的第一下特别深的印象就是这人干事情效率高的都有点过头了,这带人逛学校逛的那个快,第一次来呢,啥也没看过,结果一会这里没啥意思别看了,一会那里没啥意思别看了,我靠,要不是我指指这个问问是啥,指指那个问问是啥,我基本上除了那个钟表啥也没记住。记住那个表,还不是因为某人耐心陪人多看了一会,而是某人的争论模式加争不过就要别人自己逛悉尼的模式开启了。

然后的印象吧,我们坐在darling harbour的台阶上,某人开始进入困的不行的模式,当时我就十分无奈,都知道今天来,周五晚上还不早早睡,搞得哥在飞机上补觉,自己没觉可补,这不是傻吗?不过人傻这倒不是重点印象了,那会你老把头埋在腿上喊困,我对你的小腿和脚丫子挺有印象。还正儿八经的看了看你的小脚丫,和ig上的感觉一样一样的,不过当时没说话,我觉得头次见面没多久说人脚好看好像有点点那啥,哥的审美很宽泛,不过哥的癖好还是很有限的。

然后吧,下雨在food court 的时候,坐你旁边看你印象也特别的深。基本上我觉得我最后已经把脸侧面弧线啥样,头侧面弧线啥样这种细节全都看了个遍,那些关键的就更不用讲了。以前我都一开始不这么明目张胆的看人,这次也不知道是为啥,成熟了脸皮厚了?还是说一开始就觉得两天好少啊,得多看看才行?

然后么,记得第二天晚上在有个路口我们想去哪里吃饭的时候,你习惯性的往墙上这么一倚,然后等着我做决定。那会我觉得你特别小孩子,在大街上往墙上倚,这么随性的事我觉得我得好多好多年没干过了。然后么,某些人弄了一路的头发也特别的让我想笑。扎了又扎,缕了又缕,折腾的不亦乐乎。自己人在悉尼时间这么长了,又不是不知道风大,老来海边瞎溜达,又不是不知道风大,真是个小姑娘。所以说么,有天聊天的时候我说你看起来比照片上小一点,不只是说你脸长的要小,而是说这些很多细小的方面,从照片上我看不出来,只有和你走在一起了,时间长了才慢慢的感受的到。

然后么,最后一天晚上,我们做在一起我给你礼物的时候,某人竟然还害羞低下头问我这是干什么,那会我觉得你特别特别可爱,和有些时候我们在微信上聊天的表现反差巨大,我的意思是这么可爱的小姑娘有时候竟然敢在微信上逗我玩~

还有好多细节,包括我们说的话,我都记得好清楚,可能以后慢慢的的这些东西都会变成那种美好,甜蜜又朦胧的感觉吧,那就在这些印象还没有混成一锅颜色的时候,我先在这里挑着给你说一说。你说什么叫喜欢一个人呢,我之前在微信上把每个点给你列一列,那叫喜欢,像现在这样一句话一个动作一个表情清楚的记在心里,每个虽然都没有特别的内涵每个也都是普普通通的流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解释和道理,这也叫喜欢。 两个人在一起,就是靠这些平平常常的小细节把生活补充完整的吧~

然后最后在飞机起飞之前,马上要关手机了,我和你说等我回家,你说嗯,然后我说要不要等我再来,你又说嗯,那会看了觉得特别特别的感动,就那么一瞬间,我真想和你永远这么的待下去了,可能这话说的感觉上有点假吧,可我当时真是那么想的,我就觉得这个姑娘真是一定要好好珍惜,即便认识的时间没那么长,错过了肯定是要唏嘘一辈子的。当然了,你别有什么心理压力,我这么说这么想,不见得咱俩真没成了我就会有什么过激表现,我这个年龄,知道怎么样去收藏和放下一段感情,比起以前成熟多的多了。

先写到这里吧,看看我现在写的,看看我之前写的,我觉得我放得开多了,你还好意思说我在悉尼举动二么,我这人就这样,别人一个台阶就迈到的阶段,我总得迈个两三次,缺点自然不说了,显得人智商有问题,然后自己还老后悔怎么没多前进一点;也不是没有优点吧,起码我觉得我更有耐心去一点一滴的看你美好的一面,对大部分的小细节都至少比大部分人吧或者说平均人数以上,更能去发现和看在心上。所以说,如果我以后牵了你的手,我可以有大把的初识的细节可以回味,也挺好的,虽然现在我也时不时觉得,你说我怎么就不能得寸进尺一点呢,好像也影响不了你对我的印象~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ivanbuaa.wordpress.com on March 17, 2015.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