數據以外的事-臨床研究的未知航程

與其等待環境改變,不如改變環境

對於醫療新創團隊來說,臨床數據的取得以及後續的分析,往往是團隊重要的發展依據。因此,H. Spectrum在第二堂課邀請到曾參與臺灣-史丹佛STB計畫的高雄長庚醫院放射腫瘤科的王友明主治醫師,以「臨床數據的取得與應用」為題,向學員分享他在臨床研究上的方法與目標,並給予心態上的建議。

從小開始,探索式教育鼓勵創新

王友明醫師以航海探險家哥倫布的照片拉開序幕:哥倫布相信往西邊走一樣能抵達印度,雖然當時仍無法確定這個想法對錯,但是他仍勇於航向未知。王友明解釋,臨床研究就好比哥倫布的航行:在研究後得到一組數據,即使不知道繼續努力的結果為何,但還是要努力朝心中想解決出的問題邁進。

「而我想改變臺灣的醫療教育,我想要改寫教科書!」王友明點出他的夢想。同時,他卻也坦承這方面有相當大的困難,因為他認為臺灣從小的教育就不鼓勵創新,或是追求自己想做的事情,而是要求認真地解題和考試。相反地,王友明則推崇美國重視探索的教育形式;以他兒子小二時在美國加州的小學為例,校內有一個活動是Gold Rush Day(掏金日),藉以推崇當時拓荒人們的探險精神。

病灶本身比數字更具意義

那麼,為什麼想要投入新創,又該如何運用臨床資料創新呢?王友明解釋,「地球不停地在轉動,醫療環境也會改變!」世界一直都在變,那麼醫療一定也會需要創新,也一定會有人跳出來做。

王友明以癌症腫瘤的大小為例,從一開始依嚴重程度只有分成T1、T2、T3和T4四個級別,到現在有些又能再細分為a、b、c等等,他點出創新和探索是背後能不斷進步的主因。再舉食道癌說明,王友明表示,如果只單純地背誦數字,知道不同病灶範圍代表了不同的階段,如何發現病人剩餘壽命其實和病灶長度沒有因果關係,而是與腫瘤的狀態有關?對此,王友明分享了在做臨床研究時所需要的心態:

不能只知道數字本身,而是需要往未知航行

以堅定的信念,向前方的未知前行

「你們還記得小時候的夢想嗎?」王友明詢問,他自己長年待在醫院,面對大大小小的看診、研究與會議,自己的夢想幾乎被現實消磨殆盡了。此外,追求夢想的路也是未知而長久的。他以美國Rushmore(總統巨石山)的建國四傑雕像為例,這項計畫歷時長達十四年,但真正有在動工的時間卻僅僅六年多,因為工作團隊在建造之餘還需要頻頻尋覓財務和人力來源。對此,他也坦承現在的國內生醫的研究與教育環境並不友善,像是科研經費的不足與民間自主動能低落等等。

王友明表示,追求目標的路途雖然未知與困難,但只要有信念,一定能像迪士尼樂園建造時一樣:即使迪士尼本人來不及真正用雙眼看到樂園完工,但他的心中早已有了那幅完成後的畫面,「他早就看到了!」。因此,他鼓勵學員記住小時候的夢想,用誠實的心態去面對與實踐;過程一定艱難,環境也不會友善,但是一定要有這樣的魄力:

與其等待環境改變 不如自己改變

移轉性腦癌治療的已知與未知

最後,王友明醫師針對自身的夢想侃侃而談。他研究的主題是有關移轉性腦癌(Brain Metastasis)的治療,移轉性腦癌是指當身體其他器官的癌症病變,像是心臟、肺等等,經由血液循環使腫瘤轉移到大腦;他表示這是相當嚴重的病症,即使治療過後平均也只有四個月的壽命。

王友明指出,目前對於移轉性腦癌的治療方式可分為兩種。第一種是全腦放射治療(WBRT),顧名思義,是針對整顆大腦做放射治療,因此簡單快速、低成本,但相對地副作用很大;第二種是立體定位放射手術(SRS),它的特色剛好相反,複雜昂貴但副作用低。因此,醫生往往需要就不同病人的情況考量,給予病人不同的治療方式,像是病人的經濟狀況與預估剩餘壽命等等。

然而,這些判斷依據卻造成王友明醫師的困難。他解釋,醫學研究分為前瞻性與回溯性兩種,前瞻性研究像是預測,而回溯性則運用過去的資料庫歸納因果,然而他發現當運用上述兩種研究的結果給病患治療時,在預期壽命的部分往往不精準,「預估太長太短都會被罵!」王友明苦笑地說。但也是因為這個狀況,促使他往新的領域研究。

心律變異分析(HRV)便是王友明醫師新發展的領域。「從心律變異可以看出很難看到的東西。」他解釋,早在中國古代,扁鵲便用「脈象」為病人診斷;現代的HRV則有異曲同工之妙,它是一種量測連續心跳速率變化程度的方法,並分析由心電圖或脈搏量測所得到的心跳間隔時間序列。

開始至今,王友明漸漸地發現了腦部移轉狀態與心律的關聯性,也試著利用智慧型手環等新裝置來量測心律,以取代過去使用較為不方便的心電圖。他表示,這部分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他也會持續努力和嘗試,在未知的旅途中航行。

講師簡介

王友明,陽明大學醫學系、陽明大學生理所博士班。現為高雄長庚醫院放射腫瘤科主治醫師,並擔任實習及住院醫師教學負責人。除放射腫瘤科學術及臨床經驗外,亦擅長臨床數據蒐集、分析與應用、臨床醫材開發及前瞻性臨床研究。此外,王醫師於2015年透過Stanford-Taiwan Biomedical (STB) Program前往矽谷的史丹福大學從事訪問研究,成為2015年的STB Fellow。

撰文:趙先平
校稿:卓筱涵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