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輕人憑什麼做育成?」 1 個用 Lean Startup 精神砌出的社會創業育成計畫

過去,一次性的創業競賽掛帥,許多改善社會的好點子往往因為沒有相應組織的培育而胎死腹中。因此,憑著「開創」、「真誠」、「熱忱」3個組織信念,憑著觀察到這社會有越來越多的年輕人想投入專業去創造社會的正向影響力,有個團隊用傻膽闖天關,自告奮勇扛起填滿社會企業生態系統缺漏的角色。

這個「傻團隊」是誰?社企流,一個誕生於 2011 年,台灣第一個華文社會企業資訊平台。當初只是個看似無利可圖的非營利「地下」志工組織,卻在 2013 正式登記為公司,同年年底,創辦人林以涵隻身前往全球最大初創社企育成機構 UnLtd 英國總部接受培訓,並帶回一只合作備忘錄,領著當時平均不到 30 歲的 4 人團隊,啟動社企流iLab(UnLtd Taiwan)育成計畫。

做育成計畫 難度有如蓋一棟 101

UnLtd 是國際上最龐大的社會創業家支持平台,2000 年開始,英國政府在人民的支持下決定將部分的樂透信託基金投入建置UnLtd,支持「用商業模式改善社會問題的創業者」,並串連各界資源人力協助社會企業的啟動、成長與規模化。16 年過去,UnLtd 成為一個擁有團隊的堅實組織,在英國境內建立多個據點、培育千名以上社會創業家,甚至將育成經驗授權各國有志推動社會創業育成計畫的單位。

在 UnLtd 已發展 10 多年的情況下,照理說,台灣版的 UnLtd(社企流iLab)應該只要把英國模式「複製貼上」就可以了吧?但這就像廣告裡的那句經典台詞「港款丟毋港師傅」,社企流iLab不像英國 UnLtd 擁有得天獨厚的富爸爸(樂透基金)做後盾,也不似英國擁有完善的法規與政策背書,若全盤套用 UnLtd 經驗,就像把英國人的衣服穿在台灣人的身上,9 成不合身。因此嚴格說起來,社企流iLab 育成計畫應該算是從 0.1 開始的。

社企流共同創辦人林以涵曾形容:「iLab 育成計畫是個需要密集實踐與腦力策劃的專案,面向多元,就像蓋 101 一樣,複雜而精細。」

iLab的啟動需重新統籌資源與人際網絡,而顯然社企流是十足幸運的,在縝密的機制設計、盡力招兵買馬後,星展銀行與新竹物流前瞻性地投入資源,成為 iLab 第一屆唯二的贊助夥伴,許多業界、社企前輩也義不容辭地加入,成為導師與協力夥伴,讓 iLab 逐漸浮現了清晰的藍圖與願景。而第二屆 iLab 進一步擴大規模,以三年為期(2016 年至 2018 年)與星展銀行、保德信人壽、永齡教育慈善基金會合作,共同扶持 44 位有志於利用商業模式改善社會問題的創革者。

邊「學習」創業,也邊「協助」別人創業

在社企流 iLab 啟動的初始,正值社企流從志工組織轉型為公司的第一年,3 位共同創辦人胼手胝足地撐起 3 大業務(網站平台、社群活動、育成計畫),也因此,當時社企流所處的創業階段離培育的組織非常接近,就像社團裡學長學弟的同儕關係,總能用最熱騰騰、血淋淋的經驗手把手陪伴創業家,盼這些後進者能少走些冤枉路、跳脫框架創造更深刻的影響力。

創業過的人都知道,創業歷程中最辛苦的莫過於有苦說不出,找不到一個得以傾聽訴說、激盪想法的對象,而 iLab 正扮演了這樣的角色。我們透過「Account Manager」機制(類似輔導長的概念),讓每位合作創業家擁有專屬的社企流窗口,真誠建立起與合作創業家的信任,並用同理心去理解社會創業者的決策脈絡與需求,進而媒合適切的導師與資源、設計同儕共學課程,協助社會創業者站穩社會創業旅程的第一步。

充滿多樣性的同溫層,We Are Family

不說一定很難相信,人人都嚮往的烏托邦情境 — 互助共享、扶持成長 — 切切實實地在 iLab 上演:「綠藤生機」導師鄭涵睿運用自家技術,協助復育在地古物釀酒的「禾餘賣酒」前製原料的催苗;「1982 法式冰淇淋」採用同期夥伴「貓便當菜」的貓糞肥所種出來的玉米作為冰淇淋原料。

各式各樣的合作關係逐日在 iLab 社群裡發酵,也因為彼此的合作與團結,搭起了 iLab 多樣生態圈,相信這充滿多樣性而又同溫的生態圈能在逐年耕耘下持續擴張,創造 1 + 1 > 2 的影響力。

不夠完美、仍在嘗試,iLab將是永遠的「測試版」

在經歷第一屆的洗煉後,第二屆的社企流 iLab 猶如脫胎換骨,根據過去經驗大興土木、調整計畫,透過更完善的機制設計去挖掘、引導深富潛力的有志之士投入改善社會問題的行列。我們相信 iLab 將是永遠的測試版,因為社企流團隊永遠都願意用更高的標準要求自己,斤斤計較於讓每一份資源用在能帶給合作創業者最大效益的地方,並跟隨社會創業者與時俱進,提供切合時宜的育成資源與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