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不落帝國的落日餘暉:鐵娘子與香港

【一週歷史大事】• 文:劉家叡 • 發文日期:2017年4月16日

1977的今天(4月16日),柴契爾夫人以反對黨(保守黨)領袖的身分訪問香港,開啟了日後這位「鐵娘子」與香港前途命運的深深牽絆。

有「鐵娘子」之稱的柴契爾夫人,1977年4月16日訪問香港。她是英國第一位女首相,亦是20世紀英國連任時間最長的首相。可惜,2013年4月8日在床上閱讀時,中風不治,享年87歲。

1970年代初期,英國政府為了即將到期的新界、新九龍租約到期問題開始與中共談判。所謂的新界、新九龍的租約問題,得追朔至1898年。1841年清帝國將香港島永久割讓給英國後,英國隨即在1898年以「租借」名義,向大清帝國「租借」界限街(Boundary Street)以北的土地,租期為99年。

1898年前,界限街(圖中的虛線)原是大清與英國佔有香港的一條分界線。其後,1898年英國以「租借」名義,向大清帝國「租借」界限街以北的土地(虛線以上的土地),租期為99年

這些新土地被命名為「新界(New Territories)」與「新九龍(New Kowloon)」。依據租約,到1997年,英國就必須歸還這些土地的主權給中國,而英國政府自1970年便啟動與中共的一連串有關香港回歸的談判。與此同時,也開啟了日後香港主權回歸中國的序章。

1970年代這十年間,英國多次向中共爭取新界、新九龍租借續約以期待繼續統治香港,均遭中共嚴正拒絕。1979年鄧小平掌權後,中共對於收回香港主權的決心更為強大。1982年9月,成為首相的柴契爾夫人訪問北京並獲得鄧小平的接見。

鄧小平(左)與柴契爾夫人(右)會面,談論香港主權問題,柴契爾夫人提出香港「主權歸屬中國,治權歸屬英國」。

在會議中,柴契爾夫人開宗明義地向鄧小平提出香港主權問題。柴契爾表示,香港若想要維持繁榮,必須由英國統治,並提出香港「主權歸屬中國,治權歸屬英國」的分離式統治架構。鄧小平對於柴契爾夫人的提議悍然拒絕,並強硬地表示:「主權不是能夠拿來討論的。」中國政府只接受租約期滿前過渡時期的交接協商。最後甚至語帶威脅地表示,若中方收回香港前發生什麼「大事」,中方不排除以武力收回香港。

鄧小平所謂的「大事」,是指由英國當局掌握的香港上海匯豐銀行所發行的港元可能造成的經濟問題。中方對於港元的發行狀況一無所知。而英方若是在中方收回主權前操縱香港金融,將對當時中國乃至於全亞洲造成難以彌補的傷害。

會議在尷尬的氣氛中結束。原本挾著福克蘭戰爭勝利者之姿態,訪問中國的「鐵娘子」,在北京,著實地碰了一鼻子灰。她在北京人民大會堂前狼狽地摔了一跤,也被人揶揄是「摔掉了香港的未來。」

1982年,與鄧小平會面後,柴契爾夫人步出北京人民大會堂時踏空跌倒,成為香港人難忘的一幕,被揶揄:「這一摔,摔掉了香港的未來。」
1982年,與鄧小平會面後,柴契爾夫人步出北京人民大會堂時踏空跌倒,成為香港人難忘的一幕,被揶揄:「這一摔,摔掉了香港的未來。」

面對中方強硬的態度,柴契爾夫人似乎沒有多餘的選擇。最終,在1984年,正式與中國政府簽署了《中英聯合聲明》(Sino-British Joint Declaration),展開香港為期近十四年的政權移交過渡時期。

1984年12月19日,時任英國首相柴契爾夫人(左)和中共總理趙紫陽(右)簽署《中英聯合聲明》。

聲明中,中方承諾香港將維持資本主義與固有制度五十年不變,而英方將完全放棄香港的主權與治權並歸還中國。而中英聯合聲明中的中方承諾,也被刊憲在《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之中。

筆者按:

1841年,《南京條約》讓大清帝國正式把香港島割讓予英國 。這一百五十六年間的殖民統治,加上巧妙的機緣和天然地理優勢,成就香港今日繁榮的勝景,使其有「東方之珠」的美譽。香港度過了二戰期間日軍血腥佔領的黑暗時期,英國在一九四五年重返香港執政。然而,隨著中共在大陸的全面執政,以及世界去殖民化的浪潮下,港英政府也不得不面對一個嚴肅的問題:香港是否適合再由英國繼續「殖民」?

一開始,為了換取英國的承認,中共未向英國索回香港的主權,並保證香港不會受到侵犯。隨後,文化大革命的暴亂風潮席捲香港,左派人士在香港四處發動恐怖攻擊,不僅使香港市民陷入恐慌,更使港英政府疲於取締這些激進活動。最後,在中共前總理周恩來的一聲令下,香港的非法活動才結束。至此之後,香港便成為了西方在亞洲的情報中心、中共與退居臺灣的國民黨政治角力的舞臺以及中共遭國際制裁下唯一的物資、金融進口地。

值得注意的是,中共政權從未承認其建政前簽署的三個條約:《南京條約》、《北京條約》、《拓展香港界址專條》。由於中共不承認,所以《南京條約》中規定的「永久割讓香港島」對中共而言是不具效力的。故此,中共在「索回香港全部主權」一事上對於英國的態度才會如此強硬。目前三個條約的所有正本皆保存於英國政府檔案室與臺北外雙溪的國立故宮博物院中(條約一式兩份,由兩造簽署方保存)。

排版和編輯:徐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