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歲女孩用日記告訴我的和平──安妮・法蘭克

【一週歷史大事】❖ 文:劉家叡 ❖ 發文日期:2017年7月9日

兩天前,是第二次世界大戰中國戰區開端戰役──七七事變八十周年紀念。關於這段近代中國悲慘的歷史,相信大家在自己的歷史課本上都讀到了不少。今天,我們同樣要講關於二戰的事情,只不過,不是你我常聽到的血淚戰史,而是一個猶太人──安妮・法蘭克(Anne Frank,1929–1945)與她的一家人為了躲避納粹德國的迫害而躲在位於荷蘭的阿姆斯特丹某間公司的地下室的故事。到底是什麼故事呢?大家一起來看看吧!

誰是安妮・法蘭克?

安妮出生於1929年,德國法蘭克福人。一家人信奉的是猶太教改革派,捨棄傳統猶太教繁文縟節的規矩而更有彈性的猶太教派別。爸爸是德國政府的僱員,有著良好的績效,一家生活和樂融融。

安妮・法蘭克(Anne Frank,1929–1945),二戰時寫下著作《安妮的日記》(Het Achterhuis(荷蘭文直譯:密室,英文版書名:The diary of a young girl)。 圖片:擷自網路。

然而,隨著希特勒上臺後,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納粹德國政府首先在《紐倫堡法案》中剔除了猶太人的德國國籍。隨後,便展開一連串的歧視性政策。包括猶太人須配戴猶太之星、猶太人禁止搭乘公共運輸交通等。

為了避受到暴政荼毒,法蘭克一家決定舉家搬離德國。恰巧安妮的爸爸奧托收到了荷蘭阿姆斯特丹果膠公司的聘書,他們便決定搬家至荷蘭,展開新生活。

巨變

在荷蘭,法蘭克一家的確過了一小段舒適的生活,卻沒有持續很久。1940年5月10日德國進攻荷蘭,到了14日,荷蘭絕大數領土淪陷,17日,荷蘭全境投降,進入納粹治理時期。

德軍奏效的閃電戰術,殺得歐洲各國措手不及,法蘭克一家亦如是。德軍佔領荷蘭後,迅速制定許多迫害猶太人的法律,並比之前法蘭克一家在德國的所受到的壓迫更為嚴重。

其中包括禁止任意行動、只能上猶太學校、必須向勞動營報到等措施。當時的人都理解,如果真的向勞動營報到,那肯定是回不來了。

因此,在1942年,法蘭克一家決定藏身,在奧托好友蜜普‧吉斯(Miep Gies)的協助下,搬遷至自家果膠公司三樓至四樓之間唯一有通道連結的隱密「後院」。安妮的著名著作《安妮的日記》,便是從此年6月12日持續紀載至1944年8月1日被納粹祕密警察逮捕為止。

《安妮的日記》

安妮‧法蘭克在日記中紀載的事項五花八門,關於外界戰事的、家庭紛爭的、青春期少女懷春的⋯⋯無一不包含。在這本日記裡,清楚的紀錄荷蘭被德軍佔領期間所發生的種種事情。

外界戰事部分,安妮藉由收聽荷蘭地下反抗電臺接收同盟軍與納粹軍對抗的最新消息,安妮特別喜歡其中一位電臺主持人的播報,也因為他,安妮不斷的在日記中強調她想要當一位新聞工作者,在日記結束以前都是如此。

《安妮日記》是安妮・法蘭克紀錄荷蘭被德軍佔領期間所發生的種種事情。 圖片:擷自網路。

家庭紛爭上,安妮對於母親的種種誤解與不滿、對聰明美麗的姐姐瑪戈的忌妒與羨慕,以及後期其他家庭加入後的磨合,都被生動的紀錄在一頁頁日記中。青春少女對於身體的發育、性慾的初識以及對於同屋簷下男孩彼得的情愫,誠實甚至乎露骨的筆調使這本著作更為貼近事實與人心,也是戰後佐證納粹暴行的最佳證據。

被捕

1944年8月,安妮一家被密告並遭到蓋世太保逮捕。被捕後,一家人隨即被分散並送至不同的集中營。據同一集中營的目擊者指出,安妮在看見每一次暴行後(毒氣室、槍決、餓死⋯⋯),都會在角落暗自垂淚,亦展現出這位15歲小女孩不凡的同理心與氣度。

最終,安妮與姊姊瑪戈仍不敵集中營內的傷寒病魔而去世,時間就在德國伯根──貝爾森集中營被英軍解放前三個月。

後記

1945年,僥倖躲過納粹審問的協藏者蜜普將安妮的日記交還給法蘭克家族唯一生還的人──奧托。奧托整理這些日記,依照安妮的願望,將日記修改後公諸於世(按:後來有再出版原版),揭發納粹德國的惡行惡狀,並宣揚和平的價值。

這本日記出版後隨即在世界各國引起閱讀熱潮,更被各國教育單位指定為「必讀書籍」,藉此讓年輕的一代了解戰爭的可怕,以及和平的重要性。安妮‧法蘭克在荷蘭更是成為家喻戶曉的名字,2004年的票選中,安妮成為最偉大的荷蘭人第8名,僅次於荷蘭民族英雄。

有趣的是,法律上,安妮從未是荷蘭的公民(1941年被剔除德國公民後為無國籍人士),卻早已被荷蘭人視為重要的一份子,並傳頌於歷史之中。法蘭克一家躲避的果膠公司,被改建成安妮・法蘭克紀念館,供後人憑弔這段歷史,而後續發現的兩顆小行星,也被分別命名為安妮・法蘭克,以及蜜普・吉斯,表彰這兩位女性所做的偉大貢獻。

安妮的父親奧托逝世後,日記的手稿交給了荷蘭國家戰爭檔案局保管,目前,荷蘭當局依舊致力於蒐集散落世界各地的缺失手稿。安妮雖然無法見證這一切,卻也在另一種形式上,達成了她的夢想。

筆者有話要說

筆者特別選擇了這篇來寫,實在是有鑑於最近國際之間的關係,似乎又回到了一、二大戰前的氛圍。美國與俄羅斯、美國與北韓、中國大陸與日本、俄羅斯與歐盟⋯⋯最近,中東地區也頗有薪火燎原之勢,令人心焦。也許慘絕人寰的世界級大戰不會再發生,但區域戰爭的不斷爆發,其實造成的傷害並不亞於世界大戰。此外,這些區域戰爭,也是源自大國間的合縱連橫,才會有打不完的仗。

日本安倍晉三政府企圖在2020年修改日本憲法第九條,放寬軍事限制,將「自衛隊」升級為「國防軍」,以因應中共解放軍的崛起以及朝鮮人民軍的威脅。這樣的舉動也掀起了東北亞地區自戰後以來最嚴峻的對峙,不僅僅是北韓與中共,殖民地期間深受迫害的南韓,亦反感這樣的決定。而南韓最近也因為部屬薩德飛彈系統而與中國大陸、北韓頗有齟齬。

看到這些事件,我們不禁要思考:和平是什麼?我們為什麼要和平?也許,這些野心家都應該再把《安妮的日記》拿出來讀一遍,讓15歲的女孩來告訴你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