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不再討論重量

illustration credit: studio_violita

2015年8月,一位高中生署名施蜜娜,在報紙的投書上寫道:

「沒有重量的自由是容易被搶走的自由。因為他輕,所以拿走是容易的,也因為他輕,所以放棄是容易的。懂得孤獨的人才是那個不會背棄朋友的人。懂得絕望的人才是那個不會放棄希望的人。懂得壓迫的人才是那個有決心反抗的人。今天學校不再談論有關重量的事情。避重就輕成為各學校的座右銘。禮義廉恥早就只是牆上的裝飾。林冠華,我們向您致敬。您把重量還給了這個輕浮的世界。」(自由廣場》輕浮的世界 自由的重量

不只發生在學校,從工業革命以來,整個人類社會都在追求輕盈、快速、小巧的成就,人們逐漸地不再喜歡思考大問題,也不再談什麼遠見,因為只有快速可以達成、很快可以看到成就的東西,才會為人所重視。

法國思想家Virilio曾提到過,追求速度的極致是光速,什麼時候可以達到光速?在無重力空間之中。根據牛頓的慣性定律,在無重力空間中,動者恆動、靜者恆靜,因此,追求速度的結果是,所有人都靜止了。當每個人都輕飄飄的靜止在該空間中時,展現出來的是所謂的「惰性(inertia)*」:每個人都只能被動地接受訊息,卻失去了主動性

之所以要談論「重量」,除了重量是物理現象之外,重量更是與身體有關。當我們感受得到身體時,我們才有機會意識到身體與其他身體或世界之間的連結、身體鑲嵌於社會中的狀態,以及身體作為一種物理性存在所具有的潛力。

對速度的追求,一方面要求輕盈,另一方面則要求透明。輕盈,才可以快速移動;透明,則可以降低在快速移動時可能遭遇到的阻/障礙。

加速的社會,當然得要避談重量。

然而,當我們不談論重量,或在追求加速的過程中逐漸失去談論重量的能力時,我們將面臨的可能是一個暨透明又不透明的時代。相對於喬治・歐威爾的老大哥(Big Brother)而言,所有人都是透明的,但相對於人們彼此而言,我們根本不知道也不在意誰正在看著我們,或甚至控制著我們。

從有人類歷史到現在,自由從來就不是輕而易舉可以得到,但卻是輕而易舉就會失去的!如果歷史曾經教過我們最重要的兩件事,其一是「你自己不去爭取的,就永遠不會屬於你」。其二是「你去爭取原本就該是屬於自己的東西,還會被旁人認為你為什麼要求這麼多」。然後,就是革命了!

(本文改寫自2015年8月已發表之短文)

*inertia是涉及質量的,在空間中靜止不動的物體本身本來就具有質量,只是在運動中抗拒變化。關於inertia的解釋:This tendency to resist changes in their state of motion is described as inert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