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stworld (HBO): Mistake makes history

錯誤,創造了世界/歷史

illustration credit: studio_violita

2016年,HBO製播的影集《西方世界(Westworld)》,內容講述一個由人類以人工智能(AI)所建立的虛擬—真實世界。在這裡,你可以做任何在真實世界中做不到、無法做的事。

可想而知,一但人類擺脫了道德上的束縛,對任何人或事的責任都可以透過一個按鍵或一堆程式就可以取消時,人類什麼事都做得出來!

然而,真實並非如此簡單的構成,我們還需要各種故事,以提供行為與行動的動機,而讓世界成為真實的故事,乃是從錯誤開始。

世界或歷史,便是一連串的錯誤所構成。這些「錯誤」,包含了期待人類應該是完美的,或者應該可以是更好的諸多想像。

在人類歷史上,「追求完美」本身,即是一種錯誤。這個錯誤,造就或構成了「世界如其所是/示」的樣貌。人工智能,就是要讓機器更像真正的人類。

「世界如其所是/示」,是黑格爾「存在即合理」的體現。「世界如其所不是/示」,則是由一連串「世界如其所是」的這些錯誤所構成,也或許是世界的真實樣貌。

這些「世界如其所不是/示」,就是那些被刻意隱藏起來的一連串「錯誤」。我們藉由去合理化(de-rationlaize, de-legitimize)「錯誤」的存在與價值,而使得世界得以其所是之方式運作。因此,我們一方面去合理化這些錯誤,另一方面則必須要繼續容許錯誤的存在。

從技術史的角度(ref. Stiegler),人類本身就是fault的體現,人類沒有天生能夠如其他生物求得生存的本能,所以從一出生,人類就必須要依賴他人、環境及世界。據此,人類的發展乃是一系列de-fault的過程,例如創造各種工具、不斷地修正、擴展、延伸人類的缺陷等。這些都是de-fault的內涵。

然而,de-fault的前提其實就是fault,沒有後者,又何來前者。因此,人類的生存與發展,乃是fault與de-fault辯證下的產物。如果歷史是變動的,在de-fault之後,其實更多發現到的是,人類不斷的「擴展(或暴露、挖掘)」自身的fault。這是個弔詭(paradox),也是人類社會與歷史得以繼續發展所需要的必然性(necessity)。

references:

Luhmann, N. and S. Fuchs (1988). “Tautology and Paradox in the Self-Descriptions of Modern Society.” Sociological Theory 6(1): 21–37.

Stiegler, B. (1998). Technics and Time, 1. Stanford, California, Stanford University P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