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IOIO Creative為例,記Startup 的二三事

為多了解本地業界對以VR教授文言文的看法,筆者相約了數間製作VR的公司,其中一間就是十下創作 (IOIO CREATIVE)。筆者認識十下創作,是因為一次從媒體報道,於理工大學平台舉行的生死教育展覽中,有一項讓人以VR的方式,經驗一生的玩意。媒體報道,不少坊眾對此都很有感觸,筆者嘗試過後,也的確有淡淡的感念,因此留下了製作者──十下創作──的卡片。

然而,本文不談以VR教學文言文,但談對一間年青Startup的看法。

筆者在IOIO Creative 試用VR 設備。

記事一

通過電郵寄出訪談邀請後,很快便收到回覆,更請我留下聯絡電話再溝通。當我回覆電郵後約10秒,電話便響起來了。電話筒中傳來一把很興奮的聲音,內容大抵是來電者也對古文很感興趣,更驚訝有教師欲以VR方式教學文言文;當筆者欲查詢,要做到筆者天馬行空的想法,資金方面的問題,來電者便直言,「做好件事先!」總之,他很雀躍;而其實,我也很興奮。

如果來電者不是能道出我們在電郵中的內容,我猜,我會掛線的。因為我無法想像這是一所公司的代表來電,與我溝通正是之後會面的George。

記事二

George是有備而來的。事前他請我將已有的想法告訴他。席間,他告訴我,他和他的團隊對我的計劃都很感興趣,當然,尤其是他。而且他們更對我的計劃商談過,更提出了想法。這樣受尊重的待遇,我深深感受到是因為他們本身對計劃的興趣。可是,當他欲提及工作的規劃時,我明言現在仍是很初步的諮詢,而且由於也涉及賽馬會的資助金額,因此未知資助方、校方需要怎樣的招標、審批程序。說到此,George便滿肚是氣,對於現存的招標制度,只求價錢低,不重視質素的情況,不吐不快。

可見,其實我們不是談生意。

記事三

最後,George向我介紹了幾間VR製作的公司。我有點傻了眼。他說這幾間是以他所知,做事認真、有心的公司,如果我有需要多向業界了解,可以找他們。George說他不怕競爭,因為他對自己的同事很有信心。他更邀請我,稍後可以私下再多談一下古文教學的事宜,對,不是公事,是私下。這位公司的主事人,正在與我洽談一宗可能的生意,而他卻願意私下談一下。

左起:George、Hochi、筆者

關於以上幾件事,我想回應一下:

一、記得在「賽馬會教師創新力量計劃」的培訓中,曾提及過年青人的特質,或多或少,讓我從George及他的公司可見一斑。

二、George,你的確很「純」,十下創作的同事,要好好看管他!

三、謹以此文,當是我對George提出的「friend reque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