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國的月亮特別圓?

第一屆「賽馬會教師創新力量計劃」,來自9所中學、小學的25位教師,於第五周到荷蘭作教育交流。

為什麼我們要到外地觀摩交流呢?在香港不也一樣可以看到不同學校的教育情況嗎?而且背景相若,更易比較,更易學習。

然而,到外地觀摩的難能可貴在於,我們可以掏空一切,在陌生的國度,帶來更大的反思。不過,我猜我們很容易跌落一個陷阱:在外國看到的教學情況,很美好,可是似乎不適用於香港,或者我任教的學校;這教學情況很棒,如果在我的學校這樣子實施便好了!我們在看外地的教育時,很容易便有這樣的推斷。可是,一旦下了這個判斷,我對所看到的便很容易形成成見。外地的教學文化背景等,都與香港大不同,

既然如此,我們何不掏空自己,從外地教育的歷史背景、發展,以及未來的去向,來一個根本的探討,對眼前的教育加以剖析,才與自己的教育加以對比。這樣,我們要比對的,便不是某個學科的處理,而是這個學科處理背後的文化觀,價值觀,歷史意義。

例如我們了解到荷蘭的小學,其中一個特別的處理,是由一位老師作全科的老師,負責教授學生的所有科目。那麼我們可能首先會問,我自己可以嗎?香港的教師能夠嗎?這在我的學校未必管用。可是,我們何不問問:為什麼荷蘭的小學教育會有這樣的發展?這根本性的因素,可能更值得探討,因為,這決定了我們將如何看待眼前的教育情況。想想眼前的教育的發展由來,影響因素……如果我們會如此看待刻下的外地教育,反思自身的教育環境,便可以更徹底地反思。

外國的月亮,圓不圓,我不管,但總有值得欣賞的地方!

*原文經修訂後,刊於《教協報》673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