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人」教育

筆者是兩孩之父,如同一般父母,對孩子的照顧,盡量無微不至,起居飲食,洗澡更衣,功課溫習,課外活動,一應俱全。本來,我也以為自己是一位開明的父親,每事盡量先問孩子意願,多留心他們的需要。可是,身為父母親的感受,始終不同。

有一次,看見4歲的女兒,拿起剪刀,想替我剪開包裝袋,我便一個箭步跑上去,拿走她手上的剪刀,擔心她會弄傷自己。又一次,跟小兒到廚房一起弄早餐,讓他拿起刀切火腿,做早餐,可是看他拿刀不穩,手指平放在火腿上,我便不由自主出言,說由我操刀,代兒弄起早餐來。

如此種種,為父的心態盡顯,既想讓兒女學習獨立,自行處理,但又生怕他們受傷,於是處處掣肘。這種父母親的心態,對於他人的兒女,一定更甚,試想,如果你替親人照顧兒女,你會放心讓他們舞刀弄槍嗎?

這不正是一般老師的心態?我們在學校有如學生的父母,當然想他們學會獨立,可是又怕他們生意外,要向學校和家長負責。

可是,在荷蘭訪校交流的過程,來自香港的同工,都不約而同有以下的觀察:在幼兒教育的學校,4歲孩子的桌面上,剪刀隨處可見,是他們伸手可得的學習工具;另一所學校,8歲的孩子更可以使用鋸子鋸木。同工看在眼裏嘖嘖稱奇,但心底裏又覺得,其實理所當然。

我們希望學生成長,獨立行事如成人,但同時又當他們是小孩。在整個教育過程中,便在「成人與小孩」之間掙扎。

荷蘭的教育似乎沒有這方面的掙扎。原因很簡單,他們視孩子為成人,在教育的過程當中,給予像成人一樣的對待,尊重他們,與他們同行,一起學習。於是,孩子要拿起剪刀和鋸,只要是他們的學習,這如同成人一樣,他們會為自己的學習負責。哪怕他們會受傷──我猜只要他們不是蓄意傷害自己或他人,其實也不要緊。我們育養孩子,不是說「跌大」嗎?孩子跌倒了,不要走上去扶他,讓他自行爬起來,孩子習慣自力更生,以免他被過份照顧。我們有在之後的教育之中,貫穿這份教育的精神嗎?如果孩子會自行站起來,繼續走,自然會有自己要走的方向。可是,只要我們一直扶他,或者因為怕他走得遠,或走到崎嶇不平的地方,因此把孩子的活動範圍圈起來,那麼,孩子就在我們的控制下成長。

我們如何看待我們的孩子,我們的孩子便如何成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