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都是大姨媽》

史提芬周曾經講過:

「大姨媽由細到大話俾你聽鬼就係恐怖,所以就算篤屎唔臭你都一樣睇佢唔起,鬼唔埋黎咬你,你都一樣會驚。如果我地能夠反轉呢個觀念咁就得嘞。」

香港人多少也受這位大姨媽的影響。「萬般皆下品,惟有讀書高」的觀念已根深蒂固。本來以學習為目標是沒問題的,不過要反映一個人讀書高,在香港也只能靠單一的考評,大姨媽告訴我們人生的勝負就是取決於從小至大多次的考評。然而我們的學生都很聽話,他們對大姨媽的話深信不疑。在權威性人格的教育下,如我僥倖在考試中獲勝的,在耳濡目染的影響下,我也漸漸成為別人的大姨媽,繼續將“鬼就是可怕”的道理薪火相傳。同時,落敗的一群永遠也成為大多數,被打進十八層地獄,萬劫不復。

我很深刻當地小學校長的分享:「學習其實很簡單很自然,是不用強迫的。這猶如當我們是孩兒時,學習飲食自理一樣,出於天然。」

至今,我仍然覺得鬼是可怕的,猶如學習必須刻苦,目標在考試取得成功,愉快學習多是經過包裝的商品等。不過,我深信牛頭馬面處處,也會遇見如小倩般的溫柔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