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的彈性

荷蘭教育其中一個有趣的地方,就是不同學校可以因應不同的學生特性設計學校。學校的上課時間、每節時數、學科數目、學習方式等,都可由學校因應學生的需要而調整,因此,你在荷蘭問當地的教育人員,他們的小學體制如何,上課情形如何,他們會答你:很難一概而論,要視乎該校的情況。

反觀香港呢?香港也很有彈性吧!香港的教育部門一直下放權力,讓學校「校本」決定,也讓學校成立「法團校董會」,學校事務由學校自決。如此情況,不正反映香港的學校也有很大自決的空間嗎?的確,香港的學校也存在不少彈性,觀乎學校之間的差異也確實不少,例如上課時間、午膳時間、學科數目、課堂節數、課外活動等等,不正都是有差異嗎?不過為何香港的教育仍予人「同一式樣」的感覺呢?

相比荷蘭當地,香港的考試主導情況嚴重得多。香港高中課程,為學生準備應考文憑試,因此整個課程也以文憑試作為指標,課程因此變得牢固,鮮有改變的空間。縱使初中的課程改動空間較大,但由於要和高中銜接,因此也早滲入高中的教學成份。這也變相令課程更加窒息。小學的課程本應有較大彈性,可惜也有全港性系統評估,學校或多或少也將評核模式融入課程,將課程調校至讓學生可以應付考試的方向。這便由上而下地綑綁了香港教育。

此外,家長的選擇也催成了這個局面。主流的香港家長選校意願,當然是學校能培育子弟成材,但多功課、多測考也成了學習有成的保險。這也成了學校課程、功課量、測考次數與家長意願之間的循環。而這個循環更早由學前教育開始!香港的家長,不少於學前教育已為子女準備額外的教育,例如不少課外活動、拼音班、普通話,更甚者,在升讀小學前已考獲不少資格,音樂考試、普通話測別試,劍橋英語等,比比皆是。可想而知,自學生升上小學、中學,對學校的要求。學校也被外在的壓力重重綑綁。

因此在不同的社會因素、價值觀、文化背景底下,香港的教育彈性雖然存在,可是卻未必,或者未有誘因,如同荷蘭教育般,讓學生從小開始,有更多元化的教學選擇。

我們如何可以為香港的教育鬆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