蝸牛拖著我去散步

感謝小春的故事分享,九星期後,我再拿岀去向大家分享。

從小到大,我是個衝衝衝go go go 人。Nancy 看得準,用火車頭來形容我。當急著向前的時候,會忽略了很多周遭的人與事的關係。我要學習慢下來,照顧身邊人的需要,而不只是完成眼前的事。正正在這十星期中,我們一開始不斷要問why why why 尋找root cause . 而不是how how how 如何處理。這個不同的思維,帶我重新思考工作的意義,為什麼而做!以及令我嘗試把教育的框架向外推了一下。

以下係我的一位同行者/朋友/師傅向我發岀的:

「可行性要諗。我地都唔係只識發夢既人。好明白 action 先見真章。

但唔想係呢個階段,因為一d 以為唔得 / 好難/ 無辦法既野,就抹殺左真正重要既野,

不斷收窄、否定可能性、未做就先判左

就係因為呢個思維,太多人一路妥協。

其實有d 野,自己一個人做以為唔得,但大家諗下計、試下試下,可能會搵到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