螺旋式 青蛙青蛙跳

因為賽馬會創新教師力量計劃,讓我這個井底之蛙跳出來,跳到井面可以環看世界。以往只知道現在教育的局限,想改變什麼,但我又會認為無可能改變,只有一個「想」字。但當這我走到北歐,探訪了不同的學校、接觸不同的創變者,我才對「變」有方向及信心。原來香港的教育是這樣落後,這樣保守,這樣的不合時宜。

我還記得參加計劃的第三周,Ada Wong 叫我想十年教育目標,我呆了!睡不著覺。。。這個計劃不是著眼點在下一年嗎?十年?五年我都不敢想,未免太大壓力吧?我不習慣為自己定下這麼長遠的目標。我是實幹型,就是具體地了解了事情的發展方向,然後逐步實踐及完成,這才是我有把握的!

參加了這個計劃,我有幸認識、甚至經歷創變的過程。不斷吸收不同的資訊,不停的去尋問真正的需要、根本問題。腦就快爆炸的同時,又安靜自己寧聽自己的內心世界,進一步與自己收復,又為目標定位。周而復始,思考以螺旋式軌道運行。

我很欣賞你們!就是我參加計劃後,接觸到的你們!你們看見社會的需要,並且燃點起了你們的熱心,你們願意花上時間、精神、金錢。。。為著你們的信念去開始創變。你們也經歷了多個螺旋軌道,行了大半個圈,又好像返到圓心,但原來是邁進了一大步。

我要寫下這六周走進這螺旋軌道的感受,哪怕我會以為自己走進了死葫蘆,不再向前行。

這周去了丹麥四岀探訪,探訪的對象是早一個兩月前,自己網上找到及自己連結而得的。這個經歷給我了解到世界資源很多,只要大膽問就會有意料不到的收穫。這個經歷也讓我重新感受到「不確定」的剌激,創變的路很難有了全盆計劃,然後實施岀來的。五年或十年的遠景就是指南針,容許行駛導向時遇上什麼風浪搖擺不定。幾年前我參了工作假期計劃,每天都以「今日唔知聽日事」、「船到橋頭自然直」,「no worry , be happy 」來生活。這些「不確定」令我獨立了,膽大了。今天參加了創新老師計劃,再要面對「不確定」的未知數,我也要告訴自己「No worry, keep going.」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