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見了未來 (DAY 3)

還記得賽馬會教師創新力量的一星期進修,來自荷蘭Kennisland 的Kimon 給我們一個空間想像十年後的教育。我們都會一致認為科技的進步,知識已隨手可得,發達的互聯網絡,智能電腦,甚至虛擬電子世界可以讓知識不受時間及空間限制。因此,我們想像未來的教育,教師傳授知識的角色會轉為學習的促進者,學生個人成長的輔導者。學生會因應自己的學習需要而自學,但由於知識的接收已不受時空所影響,學習的重點會著重於閱理能力,分析及批判的能力。

各人也是獨特,有不同的強弱能力,教育如何可以促使各人發揮自己所長及補不足?標準化的考試制度會規範了課程發展,也會師生及家長以考試作為學習的導向。這樣的學習模式,並不能讓學生因材施教,教育就只能處於這樣的困境?


今天到訪了荷蘭的Picasso Lyceum 中學,給我看到了未來的教育。不!這正是廿一世紀需要有的教育創新!

Richard (助理校長)向我們介紹學校,當我了解到學校的學生的學習多樣性如此廣闊的時候,我呆了!學校有讀寫障礙的學生,有資優生,有運動健將,又有特殊學習需要的學生!我發現到學校沒有把以上學生分門別類來分班,所以同一課室也可找到存有不同程度及學習需要的學生!在這課堂中怎樣因材施教?


學校讓每位學生按著自己能力去定下學習目標。每位學生也有一位導師,與他們一起定立目標及檢討進度。例如,學生可以按自己英文程度去進修,網上已有不同程度不同科目的學習資源,學生可以按自己的目標及進度去完成。


校園中,有很多學習的公共空間。Richard 説學生在空餘時間,或課堂的學生互動時間,學生也可以享用這地方。

我隨便邀請了三位學生訪問,她們都在學習英文,兩位來自同一年級,但她們正在自習的英文程度是不同的。另一位學生,則來自比他們高的級别。可見這個共享空間能製造跨齡學習的平台,彼此學習。我問他們一天多少時間在這裡學習。我感到驚訝!其中一位學生,告訴我每天情況不同,例如昨天有一課教師在課堂教學,其餘時間也在這空間作小組討論及個人功課;今天全天也在這裡自習。

我問她們是否喜歡也學習模式,她們面帶笑容回應:是!因為有自由,又可按自己的節奏去學習。

事實上,我們每一刻也在學習,學習是天性的。嬰兒不用人教就可以慢慢行爬、學企。。如果學習是按著各人的進度及能力,學習是不用迫岀來的,學生更可以愉快地學習。

於進修的第一星期,我們所想像的未來學校,原來不是空想,因為遇見了Picasso Lyceum。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