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 be a boss

出自荷蘭Inspector口中

回答香港同工如何實踐創新教育理念的答案

這個答案讓我有點詫異

詫異不是這個答案

而是詫異在於他的身分說出這句說話

Independent

在Roundtable的其中一個Session

有幸從掌握20多所學校的教育者口中聽到

他不知不覺間說了多次Independent

Work Independent

Live Independent

Independent

每個也重覆了一次

讓我總結他的分享是以Independent為題

在香港

有心的同工相信不少

但為何大家知道甚麼是真正對孩子好的教育

而卻只有很少人會站出來發聲及行動

每每自稱自己是專業

受過師訓的老師們

反而要由學生/家長/界別以外的人士

推動我們口中的「專業」改革

是否合理與合情呢?

不過 我諒解的

正正是我們很多同工都不是

Work Independent

自然地未有那種勇氣去實踐心中所想

去推倒現有制度

這11個英文字母

我會好好牢記

不!

不只牢記,我更會努力實踐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