講真話的人

還記得第一個星期,導師口中盡是不留情面,用力地揭穿「社會創新」的黑暗面,甚至肆意挑戰著社工的專業。還記得那時,心有多麼的不甘,但就是無法駁斥,因為… 他說的事實,只是直接了一點。

今天,來了綠腳丫的 Kenny,他同樣是那麼坦率直接,不留情面地道出了業界的黑暗面 (其實上週的 Winnie 亦然)。今天再聽到一次,我卻開始會心微笑。衷心感謝 Kenny,他不是社福人,只是一個「素人」,但卻緊緊閱讀者社會的問題,甚至是社工的問題,那些我們做社工都不想去承認的問題。

「我們保持小組織架構,這樣才可以機動」
這讓我想起了一百毛。機構組織越大,要決策、行動的代價越高。小,即快,可以時刻緊貼社會需要。

「我感到憤怒,所以我要做點事」
反國教、大嶼山保育、古洞北… 他們沒有走到前線劍拔弩張,卻以教育,以繪本,將想說的,隱隱但卻硬錚錚的記錄在繪本中,以良心插畫永續著一個個香港故事。

「我們的成立就是為了分裂和解散」
真心配服Kenny的前瞻性…這是哪來的信念!?不過聽著他的分享,讓我想起了 AYP 前總幹事黎生的教導:「一個領導的最終目標就是變成小薯仔」。這與 Kenny 的理念同出一轍。我們培訓參加者成為義工、策劃者、幹事、核心成員,最終用自己的信念和方式走出去成為分支,傳承綠腳丫的精神。這,不是 Empowerment,那是甚麼?

四個字,甘拜下風。

我想起了在 London 一個黑人區。我們自得其樂,以音樂、藝術、種植親近大自然。那絕不是高深的學問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