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限時批】林欣怡:未來,遺憾不要來

文/林欣怡

受邀在《台灣限時批:100個新世代尋夢藍圖》中寫了「給盧正的一封信」後,博客來OKPAI邀請我以「台灣限時批:未來,□□不要來」為主題寫一封信。我很高興的答應,身邊的朋友也都建議我應該以「死刑,不要來!」「殺戮,不要來」等等作為主題寫這封信。正當要提筆之際,傳來消息,盧正的父親過世了。

收到訃文時,我沒有很訝異,因為畢竟盧爸爸已經高齡90了,也聽盧正的姐姐,盧菁和盧屏談過他身體的狀況,但還是難過…。因為,我們再次晚了一步。

和江國慶的父親江支安一樣,盧爸爸終究沒有等到盧正平反冤情的一天。

我只能對兩位姐姐說,「雖然盧爸爸走了,但我們沒有忘記盧正,會繼續努力」。盧屏則回覆我說「父親是真的靠意志力走過奇蹟,因醫生都覺得不思議,因為原本前年醫師宣判只有兩個月生命的,我一直告訴父親要撐到胞弟清白到來。父親已經盡力了,他現在已跟胞弟碰面了。」「我寄了訃文給馬總統和監察王院長以及法務曾部長、台南賴市長,內頁還特地加印了娟芬及妳之前幫胞弟寫的文章。雖然,我們知道他們可能不會有什麼感覺,但我就是不要讓他們忘記胞弟的冤,也讓他們知道台灣人權不容踐踏,別再冤死無辜了。希望對日後的死刑執行能多思考。」我們到底還能做什麼事情幫助盧家,減少她們的傷痛?到底還有甚麼管道能夠讓盧正的案子有機會重新被檢視?…我真希望有一個好答案。

很多人直覺的認為,推動廢除死刑就是只為壞人人權,不顧好人人權。但是若您願意仔細想想,就會發現,廢除死刑是為了所有人的人權,也同時能避免江爸爸和盧爸爸的遺憾。

如果死刑消失了,當刑事司法體系發現冤案的存在時,國家可以面對面地與當事人道歉,而非走到墓碑前面流淚。

如果死刑消失了,國家與人民將更需要面對台灣刑罰制度的問題,現行的監獄制度怎麼樣來教化各式各樣的受刑人,才能夠使我們的監獄行刑法符合立法意旨,而非只是單純的隔離與收容。

如果死刑消失了,沒有了擋箭牌的政府,才會認真地面對犯罪被害人保護制度的不足,面對被害人保護預算不足,方針凌亂的現況,台灣人將更能夠細緻地要求和監督被害人保護。

如果死刑消失了,當重大刑案發生之時,也許我們心中一瞬間會出現要求死刑的誘惑,但是在下一秒鐘,我們將會反思地追問:為什麼會有這樣的刑案發生?而非停留在一瞬間要求死刑的當下,就忘記社會的改善不會由死刑來促成。

殺戮的艱難
 當然,要達成這樣的目標不容易,現在我們能做的事情就是破除大家的迷思,瞭解死刑的真相。因此,我想要推薦一本書《殺戮的艱難》作為大家思考這個問題的起點。在台灣,討論死刑的書籍不多,以台灣為主的書更是少。作者張娟芬曾經寫過《無彩青春》紀錄蘇建和三人的故事,對於司法問題的掌握非常精準但卻又能用淺顯白話的語氣和讀者對話。這本《殺戮的艱難》一方面呈現台灣社會對於死刑案件與死刑的看法之外,另一方面作者也深度參與在廢死運動中,作者揭露這些死刑犯的弱勢與社會結構的限制,也剖析自己參與過程中一路上的心境轉變。廢除死刑,不是太多高深的理論堆砌而成,更不是要求被害人原諒的傳道士,而是找到如何與社會中的惡相處的方式,也許這過程會矛盾和不安,但卻是作為社會一員的我們需要面對的問題。

本文轉載自:http://okapi.books.com.tw/index.php/p3/p3_detail/sn/1193

延伸閱讀:
 1. 盧正家屬陳情信(2010/09/07)
 2. 給盧正的一封信


Originally published at www.taedp.org.tw.

One clap, two clap, three clap, forty?

By clapping more or less, you can signal to us which stories really stand out.